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知道叶眉说的怎么样,是指自己有没有脱身之术,他很谨慎的说:“问题不大。 ”

    叶眉“哦”了一声说:“你再想想,需要的话我可以想办法拖上几天。”

    季子强很稳定的说:“谢谢你,叶市长,本来我就没有什么的,应该都是诬告,我不怕调查的。”

    叶眉就长吁了一口气,她感到一阵的轻松,是啊,自己选定的千里马,怎么就能够随便的毁在一些宵小之辈的手上,对季子强她还是很了解的,她相信他的智慧,也相信他的应变能力,看来自己是多虑了。

    叶眉就轻轻一笑说:“那就好,对了,在那里多注意身体啊,要学会照顾自己,不要光想着工作。”

    季子强幸福的听着叶眉絮絮叨叨的叮嘱,他的心又开始游荡在往昔两人那浪漫温柔和缠绵之中

    自己真的很幸运,自己在冷酷无情的仕途,能遇到这样一位疼爱自己的红颜知己,这事多么的难得,就算有一天,自己在宦海沉浮中会有伤心和绝望,但因为曾今拥有过她,拥有过叶眉,一切都不会完全的灰暗,那点点的过去,都会灿烂着自己的心田。

    有时候,这政府的效率还是很高的,主要看什么事,谁安排的。

    第二天一大早,市委的两辆小车就开进了洋河县政府大院,门卫老头也精明的很,对市里几大院的车牌号码专门在传达室墙上贴着的,闲来无事也时常的背诵几遍。

    这一抬头,就看到市上的小牌照汽车开进了政府,自己这里还没有领导下来迎接,心知不妙,是突然袭击,老头的嘴里就抱怨着,来也不说声,老是喜欢搞偷袭,又不是战争年代,日本鬼子进村扫荡。

    门卫老头就赶忙抓起电话给办公室报了警:“黄主任,黄主任,市里来人了,快下来。”

    办公室那敢马虎啊,不管是谁来,也不用管他是公事,还是路过,就算他是憋不住进来尿一泡,你也不敢随便对待。

    黄主任带上办公室的几个干事,火速的冲了过来,当然了,这也是要兵分两路的,还有人就给没出去的县上领导打起了电话。

    黄主任冲下了办公楼,就径直的来到了小车旁边,黄主任对市上的一些主要领导那是记得很清楚的,不管是长相,岁数,还是职务,做办公室主任要没这点功夫,那你就不要混了,小车也刚刚是停稳一下,市纪检委书记刘永东正在从车上走下来。

    黄主任就连忙上前,满面含笑的招呼起来:“刘书记你好,什么风把你吹到了,也没提前说下,我们好做点准备。”他认识市上的几个主要领导,特别是很有特点的领导,这市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就是很有特色的一个领导,好记,因为他的肚子是很大的,这就很符合肚子越大,权位越大,官腔越重,职务越高的原则。

    黄主任一面在招呼,心里也就打了个鼓,这个阎王来了,而且还是搞的突然袭击,只怕没什么好事,不知道那个干部又要倒霉。

    刘书记哈哈的笑着,简单的和他握了个手说:“准备什么啊,就是来谈点小事情,老哈在吗”。黄主任点着头说:“哈县长在呢,哎呦,张秘书长也来了,欢迎欢迎啊。”

    他刚说了一半,就一眼看到了张秘书长也从后面的一辆车上走了出来。

    张秘书长就笑笑,说:“好久没来洋河县了,今天陪刘书记一起来看看。”

    黄主任的心里就更沉重了,这市委,市政府两个重量级的人物都来了,显而易见,会有重大事情要发生。

    这时候,哈县长也下楼迎了出来,他和这两个都很熟悉,问过好,开了两句玩笑,就一起的上楼,到了会议室里。

    几个人客气一下,各自坐定,哈县长就问来道:“大书记和秘书长来也不先招呼下,好在我还没出去,不然就罪过大了。”

    刘书记也是哈哈大笑说:“我就知道你在家,我们心灵有沟通的。”

    他这玩笑让旁边的几个人都一起笑了起来。

    纪检委刘书记就对哈县长说:“你给你们吴书记打个电话,请他过来一趟。”

    哈县长答应着,就掏出手机拨了过去:“吴书记,你好,市委刘书记和市政府张秘书长过来了,请你来一下。”

    放下了电话,他们就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阵,等着吴书记过来。

    办公室也是没闲着,泡茶,上水果,发烟,一阵的凌乱,这面准备好了,吴书记也就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

    一见面,纪检委刘书记就开玩笑说:“老吴啊,你是不是一定要在体重上超过我才罢休啊。”

    吴书记也喘着气,说:“向领导靠拢是我革命的宗旨。”

    几个人都哈哈哈的笑着,但可以看的出来,市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和张秘书长的笑是坦然的,吴书记和哈县长的笑是有那么一丝不自然的,他们都在心里暗暗猜测着,今天这个袭击所谓何来,他们的目标会是谁呢

    玩笑几句过后,刘书记就收敛起了笑容,把此次自己过来调查举报信的事情,给吴书记和哈县长做一个简单的说明,在话意中,还隐隐约约的涉及到了季子强进常委的疑惑,这吴书记和哈县长也是心里暗暗惊讶。

    只是在没有看清事情演变之前,两人也没有随便的发表什么议论,只是唯唯诺诺的应付了一阵。

    纪检委的刘书记就问吴书记:“这个季子强同志来洋河也好几个月了,你们对他的印象如何啊。”

    吴书记在迟疑着,他需要一个短暂的时间来判断出事情背后的含义,这个举报信既然涉及到雷副县长,那么,毫无疑问的,是哈县长的指使,而哈县长背后就当然是市委的华书记了,但现在矛盾的地方在于,当初让季子强进常委是哈县长提出的,难道形势又发生了转变,他们又准备拿这个季子强来试刀了。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是不能再袒护季子强的,今天这纪检委的刘书记,本身就是市委华书记亲信,还是和季子强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急切中,吴书记就说:“季子强同志啊,人的本质应该还是不错的,但年轻人嘛,有时候难免把握不好自己,谁又能保证他们不犯点错误。”

    纪检委的刘书记就点点头,虽然吴书记的回答没有多少实质,但至少是表明了他对季子强很普通的关系,他不会为季子强抱打不平,出头强护的。

    而张秘书长的脸色就阴冷了很多,他这次来就是授意于叶眉的,目的也是在必要的时候为季子强洗刷一下。

    过去张秘书长没少对季子强防范,但时过境迁,两人现在没有了根本利益的冲突,这次能不能让季子强过关,也是代表着自己是不是很好的完成了叶眉的重托,但从职位上来说,纪检委的刘书记是市常委,张秘书长不能完全来主导这次调查,他注定只能是见机行事了。

    现在张秘书长是不能容忍吴书记这样的回答的,这样的回答,无疑会把季子强推上任人宰割的境地,他就冷淡的说了一句:“吴书记这话就不对了,季子强同志是交到你们洋河县来的,你们作为洋河县的主要领导是有必要对他负责的。”

    吴书记心中一阵的悸动,原来张秘书长此次就是来保季子强的,这真叫自己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偏向那面了。

    纪检委的刘书记也从张秘书长的话中听出了一些意思,他不满的扫了张秘书长一眼,但也不好说什么,这张秘书长就代表的是叶眉,为季子强这样一个小人物的祸福,自己还犯不着和叶眉为敌。

    刘书记就把眼光又投向了哈县长,他相信,哈县长是会有一个比吴书记更为明显的态度。

    哈县长的心情实际上更为复杂,他需要完成市委华书记的构思,尽快的把季子强击倒,他也一直在这样做,在认真,耐心的寻找着这样的战机。

    但今天这件事情,显而易见的,不是一次战机,从自身的角度来讲,也唯有让季子强度过这次难关,把事情的落脚点引导向打人这件事情,才能保证自己的最大安全,一但季子强在这次被上面拿下,或者处理,都势必会有人追究到季子强进入常委的问题上来,那么自己该怎么对华书记解释自己推荐季子强进常委的意图呢

    那是没有办法可以解释的事情,除非自己敢于说出真像,自己能说吗毫无疑问,这个真像自己是不能说出来的,一个县长,因为私利,妥协于下属的威胁,不要说别人,只怕华书记就第一个不能容忍自己。

    他看到了刘书记的眼神,知道该自己说点什么了。

    他摁熄了还有很长一截没有抽完的香烟,看着刘书记和张秘书长说:“季子强同志来洋河时间不是太长,我们的接触相对比吴书记要多一点,都在一起办公,对这个人我还是看好的,同时,对这件事情,我是持怀疑态度的,就我对季子强同志的了解,他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其中一定有所误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