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就想催一下,他接通了省委组织部谢部长的电话:“喂,是谢部长吗,哈哈,哈哈,你好啊,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候一下你,呵呵,看你说的,应该的应该,前几天给你们送了一份推荐报告,部长收到了,奥,那就好,那就好,还要等等,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定下来,奥,快了是吧,好好,我们在等等。 那先挂了。”

    “啪”的一声,他挂上了电话,感觉自己心里还是有点急了,上面办事那有这样快的,自己这样好像有点失态,到让人家部长觉得我是不是很迫切,看来最近自己心态还是有了点问题,没有了过去的沉稳,这样可不好,有时候是会误事的,以后还是要多注意点这些小节。

    说到了季子强,他到很是沉的住气,也许季子强是在做出一副超然淡漠的样子,但不管怎么说,外人是看不不出来季子强有太大的变化的,他没有因为有希望提升而妄自尊大,也没有因为焦急的等待,而变的心慌意乱,魂不守舍,他依然如故的微笑和忙碌着。

    这个周末江可蕊到洋河县来了,她也是听说了洋河县的温泉山庄已经开业,所以这次来也很想去泡泡温泉,好好的感受一下。

    季子强心里是有点不愿意去的,自己和江可蕊的认识虽然是因为安子若,江可蕊也和安子若是朋友,但季子强毕竟不想让自己和江可蕊亲亲热热的样子让安子若看到,对自己和江可蕊来说这算不了什么,但对安子若或者就是一种刺激和伤害,所以季子强就找了几个借口想阻止江可蕊前去,但借口总归是借口,在力度和情理上显的有点苍白无力。

    最后季子强就勉强的答应了,说晚上吃完饭在说。

    安子若也知道江可蕊来了,但却一直也没有和她联系,她现在对江可蕊的感情很复杂,既有知音之情的思念,又有一种对江可蕊的嫉妒,过去多好啊,那时候她和江可蕊是一派天真敞亮,互相都不设防,本以为这种关系能到永远,可是谁知道江可蕊和季子强又一见倾心,让安子若的心灵受到重创。

    虽然她也知道这一切也是必然,可就是无法释放出心底的失落与哀伤,但心中那份友情和牵挂还是割舍不下的。

    刚才,江可蕊又给她打来电话,说季子强今天要开几个会,自己一个人很无聊,问安子若能不能陪她一起转转。

    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温软的话语,安子若一下子便忘记一切,心里头只有去见闺密的激动和急迫,她也马上借坡下驴,一口答应。

    她换上一身新买的名牌衣服,又从柜子里找出相配的提包,临出门时才想起还没有化妆,急忙又坐回镜前,描眉打鬓、擦胭抹粉,虽说是淡妆,可人却精神不少,在镜子里左看右看,做了一个鬼脸,觉得自信满满,这才开着她的红色宝马z4,来到了一个西点快餐店,早看到江可蕊正坐在窗前向外张望。

    看到安子若,江可蕊就一下子窜了出来,在门口就是一个熊抱,安子若只觉得被她搂得气都要喘不出来,那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真正发自内心的高兴,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两人坐下,点了一个铁盘海鲜披萨,两份鸡茸蘑菇汤,趁东西还没上来,江可蕊把她从省城带给安子若的礼物,一串8毫米海水珍珠项链,一个新款酷奇手袋拿了出来,两样东西都是精品,让安子若爱不释手。

    一会儿,披萨和菌汤都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聊,几番唏嘘。安子若又说起了这一年多时间在洋河县搞工程的艰辛,都以为当老板是多么风光,可别的不说,就说喝酒,哪天自己不是喝的晕晕乎乎的。今天旅游局来了,喝明天电业局来了,喝后天,劳动局来了,还是喝最多的一天,自己从中午喝到半夜,最后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打了一夜点滴。

    江可蕊也有过为应酬而喝多的时候,那种滋味,她是感同身受。吃完饭,江可蕊兴致很高,她拍拍肚子说,不行,今天又吃多了,得消消食,便约安子若一起逛街,两人在县城的百货大楼里,从东逛到西,从上逛到下,什么也没买,又走到步行街,继续逛街边小店,这时,天就快黑了,她俩逛到步行街的出口处,安子若看到一家酒吧,霓虹灯闪闪发光,在夜色中极为醒目,她对江可蕊说:“我现在很少到这种地方来了”。

    江可蕊说:“我可是常来。”

    安子若就很羡慕的说:“是吗那今天我们也那进去看看,难得偷来半日闲。”

    说着,两人便来到了酒吧里面。里面客人不多,只有几桌,桌上点着小小的香薰蜡烛,令酒吧光影摇曳、满室生香。两人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座位,江可蕊对前来服务的侍者说,一杯玛利莎鲜橙,加冰,一杯黑骑士,就这些。

    侍者走后,安子若对江可蕊说:“你点的都是什么呀,怎么从没听说过呀”

    江可蕊笑着说:“来了你就知道了。”

    正说着,侍者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只盛满金黄色液体的高脚杯,还有一个小冰筒,放在台上,安子若先呷了一口号黑骑士,马上摇头说,不好喝,一股子糊味。又拿起另一杯,尝了一点,这才说:“我喝这个吧,这个还行。”

    江可蕊说:“这个就是给你点的,甜酒,加点冰,口感更好。”

    两人坐在那里浅斟慢酌,江可蕊问安子若:“子若啊,你个人问题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中意的郎君。”

    安子若说:“我也不知是怎么啦,和男同事正常接触还行,可谁要是有点亲密的举动,我马上就烦了。”

    江可蕊摇摇头说:“怎么这样啊。为什么”

    安子若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想想男女两人在一起要过那么漫长的时间,可未来的幸福与否谁都无法预料,自己都不知怎么办才好。看她不说话,江可蕊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让金色的酒浆在酒杯中回旋,嗅着那迷人的烟熏味,一仰脖,把里面的酒一口喝光,对站在吧台边的侍者一扬手,说:“再来一杯。”

    江可蕊很同情的看看安子若说:“你以后多来酒吧坐坐吧,你看这里的装修,艳丽的色彩、墙壁上的浮雕、还有窗户上的彩色玻璃,是不是有点意大利风格,我告诉你,一个酒吧一个风格,一个风格一种心情,它让人在熟悉的城市里找到异域的风情,是不是很有趣”

    安子若就说:“算了,我准备成为独身主义,一辈子也没什么烦恼了。”

    江可蕊接过侍者递过来的酒杯,呷了一口,说:“什么话啊,我以后给你介绍一个好男人,到时候让你爱的死去活来。”

    安子若就笑了起来,说:“那是你和季子强吧,我可是没这样的情绪了。”

    刚说着话,就见季子强从外面走了进来,刚才江可蕊给季子强发过了一条短消息的,所以季子强开完会就赶忙过来了。

    安子若就笑着对江可蕊说:“看到了吧,洋河县地方邪,说着乌龟就来鳖,刚说他,人就来了。”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季子强莫名其妙的看看她们两人,也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当安子若提出邀请,让江可蕊去温泉山庄洗温泉的时候,江可蕊没有多做思考自然就乐呵呵的同意了。

    温泉吗,洗洗对身体皮肤又好,可以说是有百益而无一害,江可蕊有什么理由不同意的,季子强也是好一起去了。

    他们出了酒吧,坐上了安子若的车,很快就到了温泉山庄,安子若帮他们开了房间,有带他们到了情人温泉池,自己就离开了,季子强和江可蕊就坐进了温泉池中,不过江可蕊还是有点害羞,没有脱得全光,有条浴巾始终的搭在身上,这样也可以避免了两人赤身相对的尴尬,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在床上。季子强就想起了很多地方自古就流传下来的男女同浴的习俗。

    虽然在历史上有很多国家都出现过这种习俗,比如古罗马帝国,但是在近代,应该是只有日本有这种习俗了,这也让很多卫道人士不看不惯。当然也有可能存在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可能。

    不知道是被热呼呼的温泉水烫的,还是因为和季子强这么近距离的赤身相对,虽然身上围着条毛巾,包裹住了身上最重要的几个部分,可是当和季子强的目光相对时,江可蕊还是觉得自己身上好象没有穿衣服一样。

    就这么一会的工夫,江可蕊浑身上下红突突的,特别是脸上,在温泉水和她自己害臊的心理作用下,整个小脸就好像那被煮过的大虾似的。季子强很感觉好笑,又不是和外人洗,我们是两口子啊,她还这么害羞,季子强就逗她说:“可蕊,我帮你搓搓背吧。”

    在听见季子强说这话的时候,江可蕊用蚊蝇般的声音说道“不,谁让你帮忙啊。”

    说到这江可蕊好象猛的想起了什么似用更小的声音解释道“不过,我以前从来没有这样洗过温泉,你是第一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