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葛副市长也就叹口气说:“好在是个未遂,还有回旋的余地,要是遂了,那真的就麻烦大了,这次我帮你说说,但回来以后你是要好好的教育一下他了,都什么时代了,还强坚,也不怕别人笑话,一两百元就解决的事情,最后在进去坐几年,你说可笑吧”

    李少虎也很难为情的笑笑。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两人又喝了一会,李少虎的意思是就在这叫点吃的,但葛副市长摇头拒绝了,他很快的离开了这里。

    李少虎一个人悶坐了一会,拿起电话,就安排起行动了。

    其实不管是韦俊海还是葛副市长,他们都是瞎忙活,今天在他们商量着未来柳林市市长的同时,省委的常委会预备会也在乐书记的办公室召开着,参会的有组织部谢部长,有季副书记,还有省长李云中和常务苏副省长和常委副省长韩均慈。

    几个人都在客气的寒暄着,省长李云中就笑着对乐世祥说:“老乐啊,没看出来啊,你现在身体好像更好了,把你把保养的秘诀也给我们说下啊。”

    苏副省长也说:“就是就是啊,乐书记,感觉你脸色也红润了很多。”

    乐世祥就笑着给他们散着烟说:“简单的很,多吃饭,少喝酒,按时睡,早起床。”

    寒暄过后,乐世祥就说:“这次请几位过来,我的意思是想先和大家通个气,然后在上常委会,最近事情也多,这北江市的副书记已经缺位好长时间了,柳林市也是一样,市长也需要我们尽快的定下来,看看大家都有什么好的人选啊,说说,议议。”

    省长李云中就低头吸了一口烟,这个事情他想的也不少,但现在明显是乐世祥有备而来,自己先听听在说,苏副省长,韩副省长和他的意思一样,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乐世祥看看大家都不说话,就呵呵的一笑说:“怎么都没想好啊,那我们先听听谢部长掌握的情况,老谢,你先说说,说出来我们在议。”

    谢部长就打开了笔记本说:“对这两个位置的安排,我们组织部也是有过商议,那我就说下,北江市的副书记我们组织部门建议由叶眉担任,这个同志我就不多做介绍了,你们都认识,能力也很不错。”

    李云中省长和苏副省长和韩副省长就很微妙的互相看了一眼,他们知道,这个叶眉是乐世祥的正宗嫡系,在上次化工厂的事情处理中,乐世祥做出了退让,不仅拿下了叶眉,还让韦俊海上了一位,这对乐世祥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一次妥协了。

    这次看来北江市的副书记一职,乐世祥是志在必得了,那也行,人家是老大,拿个大头理所当然了,倒要看看柳林市市长他又准备怎么定,要是还用他的人,哼哼,对不起,那就太贪了一点,不要怪我们。

    本来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一直在关注柳林市的,他们曾今也希望乐世祥,或者是柳林市的叶眉书记,能对那个洋河县的县委书记进行一次无所顾忌的打压,这样他们就可以直接出面,保护那个年轻书记,以此事为契机,做一次反击。

    但没想到,最后乐世祥和叶眉都无动于衷,以息事宁人为结局,让事情烟消云散了,他们很是郁闷、

    今天就看乐世祥对柳林市市长的调配是个什么态度了,要是太过分,这也不失为一次反击的机会。

    乐世祥听谢部长说完,就看看他们几个人,很沉稳的问:“对这个叶眉的接替,你们怎么看看,她去合适吗,我感觉叶眉还是不错的,不管是能力还是党性,云中同志,你的意思呢。”

    省长李云中当然不能现在就给他个明确的答复,就算同意,也要等柳林市的人选定了在说,他就点下头说:“这同志我也熟悉,很有工作经验,这次也算是平调,对北江省目前来说,情况很复杂啊,需要一个能力出众的人过去才镇的住。”

    显而易见,他没有表示出自己的看法,但从内心里来讲,李云中是不看好这个位置的,因为这一定会是乐世祥的强争之地,他也清楚乐世祥为什么对一个副书记的位置这样感兴趣,因为李云中也知道这个副书记不会等的时间太长,所以李云中自己没有把握让乐世祥改变主意。

    乐世祥见李云中并不表态,也叹口气说:“是啊,北江市的情况很复杂,没有一个过的硬的同志过去会出乱子的,先说到这,谢部长,你把柳林市的情况也说下。”

    组织部长谢部长就继续说:“柳林市市长候选人,我这还没有在部里上会,但柳林市的韦俊海和原书记叶眉到是各自提出了一个不同的人选。”

    李云中省长就奥了一声说:“你把他们的人选说说看,基层同志的建议我们也是要听一听的,你说是不是,世祥同志。”

    乐世祥就很赞同的说:“是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嘛,谢部长,你说具体的情况。”

    谢部长低头看看笔记本说:“叶眉同志提出了一个是现柳林市委的张秘书长。”

    李云中省长心里就哼了一声,你们也太过分了,这叶眉提的人,那还不是你乐书记的人吗,难道你想把这两个位置都占了只怕你胃口有点太大,那会噎着你的。

    中国的官场好比一个赛马场,上场就要马不停蹄地跑下去。同比赛一样,官场有官场的游戏规则,违反规则就要受到处罚,最严厉的处罚是开除出局。官场上有心照不宣的潜规则,这些规则经过千锤百炼,不断成熟、完善并被所有人默认和遵守,只有遵守它才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好多看来简单的事情,都有它特殊的官场程序和法则,外行人就象盲人摸象,永远找不到出路。任何游戏都有相对固定的规则,无论是显规则还是潜规则,只有遵守了,才有可能被其他玩家接纳,否则就会被排挤出局。玩游戏如此,从政更是如此。政治既是一项工作,更是一门艺术。

    今天你乐世祥真的要打破这个游戏的规则吗那也没办法,我们只好试一试了。

    李云中就冷冷的看了看乐世祥,继续的听谢部长说:“还有一个人选是韦俊海同志提出的,这是柳林市辖区洋河县的书记季子强同志,对于这个同志你们可能是不太熟悉吧所以他们这不同的提名人,我们组织部一直不好确定,今天请你们几位领导参考一下。”

    乐世祥就冷冷的接过了话说:“这个人怎么能不熟悉,不就是前些天那个报上说的“好书记”吗哼,我看太年轻了,暂时不予考虑,就把叶眉提出的候选人我们议一议吧。”

    李云中省长就想说点什么了,但苏副省长比他快了一步说:“我认识这个洋河县的季书记的,人是年轻,但能力很强,可以把一个几十年都是的贫困县,一举扭转,这样的人,我看北江省是很需要的。”

    韩副省长也笑着接了一句说:“前段时间我还去视察了一下,这人的确把洋河县搞的不错,连我都有点佩服起来了。”

    乐世祥没等他说完就接上话说:“从级别上来说,也不合适,市长是厅级,他现在还是处级,这样跳进影响不好。”

    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听到了乐世祥的这个话,两人都是一惊,不是昨天说好的两个位置都抢吗现在怎么老大的话意又变了,早知道是这样的意思,今天我们也不用到处打电话,给其他常委做工作了,看来老大还是想清楚了,不管怎么说,该给别人的好处,自己是不能要的。

    李云中省长就笑了,他看出了乐世祥的心思,这个县委书记和叶眉闹得全省都知道,明显就是乐世祥一派下一步打压的对象,他乐世祥当然是不会同意的,只怕他还在准备着什么时候收拾人家哩,但这个人对我们来说就很重要了,有他在柳林市,加上韦俊海,柳林市也就成为乐世祥一个永远难以攻破的堡垒,他乐世祥想要一年后的北江市,那么这个柳林市我们也就要势在必得了。

    李云中省长就说话了:“世祥同志啊,现在中央都是要求干部队伍年轻化,我想就算是跳半级,也不是什么问题,难道我们一个省常委班子,还定不了这样一个问题。”

    乐世祥犹豫了,他想了片刻说:“好了,这个问题以后在议,先说下北江市的副书记问题。”

    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马上就表态同意叶眉接任北江市的副书记,对于季子强的问题,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也都捎带着表示了顾虑,说这个人先放放,他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但李云中省长和苏,韩两位副省长却没有说话。

    乐世祥等了一会,见他们还是没说,就有点迫切的问到:“云中同志啊,你对这问题怎么看,也给大家交个底嘛。”

    李云中省长看看他们几个人,呵呵的笑了笑说:“这个问题我还没有考虑成熟,这样吧,到时候在常委会上让大家都议一议,同时呢,那个洋河县的县委书记的问题,也可以让大家谈谈看法嘛,毕竟是人多主意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