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还有一个为什么会提名季子强的原因是,韦俊海当时有一个顾虑,对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这两个人,他难于取舍,两个人的资格都够,葛副市长要和自己更铁杆一点,相对于吕副书记来说,也更好把握一点。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吕副书记老奸巨猾,游移不定,他和自己在这一两年中还算是配合默契,也能站在自己的阵营帮自己摇旗拉喊,但这应该是因为局势和利益所在。

    不过吕副书记在柳林也是几朝的元老了,他的实力和人脉都是韦俊海不敢小瞧的,用他也有用他的好处。

    那么自己就很难取舍了,提他们之中的一个,就一定会得罪另一个,韦俊海才不会为了别人的事情,莫名其妙的让自己得罪人。

    从韦俊海的内心来讲,最好是在现有的柳林市的干部里面任命一个,这样一个是自己很熟悉他们的工作方式,彼此也好磨合,再一个自己也都了解他们的底细,不会像空降的干部那样,上面有人,自己还要有所顾及,不便于自己放开手脚。

    这几天在他的脑海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他准备等自己报上的季子强推荐让上面驳下来以后,自己再亲自的上省城去一趟,看看市委吕副书记和常务葛副市长这两个能不能给省长说说,不管是他们中间的那一个当上,都不会撼动到自己的绝对领导地位。

    他在给叶眉开完了送别宴以后,就叫来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两人,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们,韦俊海说:“你们两人要理解我为什么推荐季子强,我是帮你们找个缓冲时间。”

    这两人想想也是,吕副书记就说:“我理解,不然我们两人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更容易受到省上某些人的打击。”

    葛副市长也笑笑说:“还是韦书记想事想的周到啊。”

    吕副书记就斜眼很鄙夷的看了看葛副市长,他娘的,真是脸厚,这就改口叫上书记了。

    韦俊海就说:“我实话实说,我是希望你们其中的一人可以上来,在这个问题上绝不偏向你们哪一个人,过些天,等我的正式任命一下来,我会单独的把你们两人给省长推荐。”

    这两人听了也是心中的一阵激动,心中暗暗高兴,但这种愉快的心情却是暂时的,还没走出韦俊海的办公室,他们的心就沉重了起来,心里那么一盘算,就是坎坷不安,都觉得对方比自己上去的可能性大点,吕副书记感觉葛副市长是政府的常务副市长,那上面领导一定会认为他工作经验更强,更适合经济工作。

    葛副市长可不这样想,他认为吕副书记本来排名就在自己前面,只怕自己就是给他充当了一个陪衬,到最后一定是自己做了垫背的。

    所以这两人都是心怀鬼胎,摩拳擦掌,随时准备跳起来撕咬。

    葛副市长还没有走到办公室,他就已经想好了一个方案了,他回到办公室以后,又从头到尾的想了一遍,就拿起了电话,很快的拨了出去。

    葛副市长对着电话轻声说:“我葛啊,晚上见个面,嗯,地方你定,到了通知我。”想了想,他又说:“那你到金海茶楼找个雅座等我,下班我过去。”放下了电话,葛副市长冷冷的眯缝起眼睛盯着窗台上的一盆文竹,许久都没有说话。

    下午,李少虎靠在金海茶楼一间雅室的明式圈椅上,一边等着葛副市长的到来,一边欣赏着墙上几幅仿刘海栗的泼墨山水画,以他老道的鉴赏能力看,尽管这画是仿品,但笔力酣畅、元气蒸腾,把山水画的缘物与寄情发挥的淋漓尽致,他不由得在心中感慨,这些民间才子,如果不另辟蹊径,就是画得足以乱真,也很难出名。

    就象他当年在晁老板的手下一样,自己全力支撑着晁老板的半壁江山,可仍然不是老板一样。他近来心情不错,手下的几个小公司收入直线上升,最近帮人家讨债也是连接了几个大活,利润真不错,最大的一笔收回来以后,自己就扣了30万元,那是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债务,经过他们的协调,恐吓和放了一点血,最后不仅全部收了回来,还多得了一点利息,呵呵,这多得的部分当然就归自己所有了。最近手头这样待办的项目还有好几个,主要是他自己忙不过来,所以先放一放,反正他们也跑不掉。

    唯一让他操心的就是自己那个宝贝儿子,每天里到处招摇,经常惹事,还让人家叫他华哥,妈的,经常和自己一起出去,别人叫自己虎哥,又要叫他华哥,倒底是两父子还是两兄弟呢

    更为麻烦的是,这小子有个爱好,专挑人家良家妇女的事情,你说老子开了好几个暗店,那一分钱不花的女人他不去,偏偏要费精神,费钱的找麻烦,想想的就缀气。

    前几天又干了点坏事情,让人家一妇女的丈夫给告到了公安局,说是强坚,虽说他被通缉,但问题不大,今天这不是葛副市长亲自给自己来电话了吗那一定是来找自己帮什么忙的,不然他怎么会联系自己,这就刚好,自己把儿子的事情也跟他说说,让他给公安局打个招呼,摆平此事,彻底去掉一块心病。

    不一会,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李少虎赶紧起身,白白胖胖的葛副市长在服务小姐的引领下推门进来,两人一番客气后就座,李少虎便让服务小姐开始上茶。

    也不和从什么时候起,世面上开始流行喝这种黑不溜秋的茶饼,葛副市长就爱喝这种茶,说是有暧胃、减肥、降血脂、防止动脉硬化等多种功效,周边的朋友在他的带动下,都开始喝普洱了。

    两人看着茶小姐灵巧白嫩的小手拿着茶刀,从茶饼上撬下几块放入一个白瓷盖碗里,加入沸水几番洗泡之后,刚要将栗色的茶汤倒入各人面前的紫砂盖碗,葛副市长胖手一摆,说:“慢”

    茶小姐不明其意,怔怔地年看着他,葛副市长指点她说:“小姐,你这里还缺少一个很重要的步骤,怎么就可以分汤呢”

    看着小姐不解的眼神,葛副市长笑道:“你是学艺不精呀,这头道茶你要先倒入公道杯中,用滤网过滤碎茶,然后再分入小杯,不然的话,我们岂不要喝一嘴碎末子了。”

    茶小姐脸红了,羞涩地笑了,说:“几位大哥,真对不起,我是第一天上岗,一紧张,就把程序给忘了一道。”

    李少虎笑着说:“没事,没事。”果然,过滤分杯之后,屋子里便弥漫开普洱茶特有的混杂着桂圆、红枣气味的陈香气息。

    李少虎看着葛副市长慢条斯理地在那里品茶,看见他只是点点头,心中想:“不知道今天叫自己来是有什么事情”

    但脸上却依然笑眯眯地,他不急的,一会葛副市长一定会自己说出来的。

    等喝完了这第一杯后,葛副市长才放下茶盅说:“老李头啊,最近忙什么,也没你见招呼我几次。”

    李少虎呵呵的笑笑,他收敛起自己横霸江湖的那一副嘴脸,很平和,也很绅士的说:“哪能经常找你出来喝茶喝酒呢,你是天上的龙,我是地下的虫。”

    葛副市长就哈哈的大笑起来了,他就记起了当初自己和这这个李少虎认识的情景了,这一晃好几年了,虽然自己也知道他在道上混呢,但自己就是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帮忙,这样的合作已经好几次了。

    葛副市长说:“什么龙和虫的,不说这些虚的。”

    李少虎坐直了身体,他知道葛副市长准备说实事了。

    葛副市长脸色也慢慢的凝重起来了,他说:“我需要吕书记和那个女人的一些证据,照片也好,录像也罢,总之,我需要。”

    李少虎的脸色就变了,他好久没说话,葛副市长看看他又说:“怎么,怕了。”

    李少虎点点头,说:“那个女人背后是谁你也知道,这事情风险很大啊,我怕接不住。”

    葛副市长冷冷的看着他说:“有什么接不住的,他在厉害也不过是个草莽中人,他还能对抗法律和权利。”

    李少虎苦笑了一下说:“那他倒是对抗不了,但他能对付我。”

    葛副市长皱了皱眉头,说:“搞隐秘一点就行了,又不是大事。”

    李少虎又想了一会才说:“好,我安排人试下,但不能保证就一定成功,那地方看着很松散,其实守卫的很严密。”

    葛副市长点头说:“我知道,但我相信你没问题的,要尽快帮我把东西搞到手。”

    李少虎嗯了一声说:“尽量吧,不过最近我也有烦心事。”

    “奥,什么事情”

    “还不是家里那狗小子,有惹祸了,最近跑外面去了,公安局在通缉他,有人诬告说他强坚未遂。”李少虎叹着气说。

    葛副市长就笑笑,摇下头说:“你这宝贝儿子啊,我都捞过他几次了,还人家诬告呢,我看一点都不会错。”

    李少虎也嘿嘿笑笑说:“有什么办法呢遇上这样个宝贝了,我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