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些严格的管制措施,只是针对觉悟低的普通老百姓而言,但对于政治觉悟高的领导们来说,一切一切都是开放的。 最美妙的是其中的一个美国成人频道,每天晚上22点以后,通宵都是成人节目,不知道领导们是否消受得了。有如此美妙的视觉盛宴,也难怪市里的大领导们不远百里,不辞辛苦,乐此不疲地到此雨花台别墅休闲了

    站在别墅的天台上,整个雨花山风景区的水光山影尽收眼底。在下午的余晖中,金色的水面如同一面铜镜,七色的树盖如彩云般层层叠叠,清风过处,婆娑起舞,好一幅唯美的大自然画卷,不愧这“雨花台”之名。怪不得古人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遗风,果然有境界你可以在毫无人工雕饰、纯天然的原生态中,背靠雄浑的高山,静观如镜的湖水,眼前是如画的秀美景致,耳畔是清丽的万籁之声在这里,你可以坐山观水,远离尘嚣,忘却世间的烦恼,独享静谧的人生。

    “太美妙了以后有时间,一定要常来此地坐坐,沾点灵气,长点智慧。”清风余晖之中,季子强思忖着,陶醉着。

    而在同一个时间,省城的省委家属院内,乐世祥让家里的阿姨炒了几个小菜,提前给省委组织部的谢部长和省委季涵兴副书记打了电话,把他们两个叫了过来,三个人开了瓶好酒,一起喝了两尊,这对季涵兴副书记和谢部长来说也不算稀奇,他们几个经常在某一人的家里炒点家常菜喝两杯的,不过今天谢部长和季涵兴副书记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乐世祥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他没说自己是不好打听的,那就再等等,他一定会说的。

    喝了几杯以后,乐世祥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严肃起来说:“你们两位都不是外人,我想先听听你们你们对北江省副书记和柳林市市长的安排怎么看。”

    季涵兴和谢部长两人对视一下,沉吟起来了,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要说重要,那当然是北江省副书记的位子重要了,因为这个位置的前景很好,但柳林市看这样子,也不能完全的放手。

    在这几天里,谢部长和季涵兴副书记也是碰过一次头的,作为乐书记的左右手和铁杆追随者,很多事情都要帮着乐书记提前思考,在一件重大的事情上,要是心里没有三,两套的方案,那应该就算失职了。

    乐书记已经有意想让季子强来接手柳林市了,虽然在北江化工公司这件事情上,乐书记做了退让和妥协,但就这样白白的把柳林市让出去,他还是心有不甘的。

    也或者,让叶眉的离开,让韦俊海的上位本来就是乐书记早已经设定的一个路线了,不然为什么这次他的妥协这么快一点都没有和对方讨价还价呢为什么他一直不愿意公布季子强和自己的关系

    但是不是他提前预定好的路线,这也实在是难以猜测,乐书记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可以看透他心思的人。

    别人也或者看不懂,但这两个人都心里还是多多少少能够窥见一斑。

    他们就猜测着,乐书记可能是两个位子全想要,但说不过去啊,不给人家对方留一点好处,这是犯官场的规矩的,也许会引发对方的反抗和抵制,对乐书记来说,那样做很不合算的,稳定是北江省目前的第一要素。

    所以他们两人还真的不好取舍,更不好劝乐书记放弃那一个,谢部长和季副书记对望了一眼,一时都没有说话。

    乐书记看看谢部长和季副书记,他自己就先笑了,说:“没关系啊,你们都和我一起搭档了这么久了,说错了什么我也不会怪到你们的。说吧,我准备明天就把李省长,苏副省长和韩副省长叫上,我们六个人碰个头,开个常委预备会,提一提这两个位置的调整问题。”

    谢部长和季涵兴副书记还真的有点为难,最后还是季涵兴先说了:“领导,我看这样吧,我们保柳林市市长这个位子,这柳林市一个是你过去的根据地,不能丢,叶眉一走,韦俊海上来,只怕那头就太空虚了一点。”

    谢部长也是犹豫了一会,咬了下牙说:“就是,让叶眉先等等,我们先要柳林市市长的位置。”

    谢部长和季副书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他们知道,想要一次拿下两个位置,根本是不现实的,就算在省常委会上,乐书记也未必就有绝对的优势,选择柳林市,为的是让季子强上来,这也是有点无奈,谁让季子强是乐书记的女婿呢,

    乐书记看看他们两人,轻轻的摇了一下头,但语气很坚决的说:“我想把两个位置都拿下。”

    谢部长和季副书记一下都皱起了眉头,这是一个重大的抉择,搞不好会引发北江省的一次派系斗争,但看到乐书记那决然的眼神的语气,他们知道,乐书记已经决定了,他已经吹响了战斗号角。

    这两人也就毅然的点点头,那就这样吧,就算开战,自己也要帮着乐书记完成这个计划,就算是失败,自己也要冲锋在前。

    谢部长和季副书记两人就长出一口气说:“行,那就两个位置都要,只是能不能把开会的时间推迟一点,多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也好做些准备。”

    乐书记看看他们这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自己就先呵呵的笑了,说:“不用做什么准备,我今天叫你们来,一个算是先通个气,一个就是请谢部长到时候按实际情况,把柳林市提的市长人选,还有叶眉单独提出的推荐人选都在预备会上提出来。”

    谢部长和季副书记都有点不解,既然想要季子强上来,为什么还要把叶眉提出的那个人选提出来,这样就会冲淡季子强的影响,但两人也不好多问什么。

    乐书记就端起了酒杯说:“好了,今天我们适当的喝几杯,这事情就先不要说了,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一瓶酒干掉。”

    季副书记和谢部长也端起了酒杯,季副书记说:“今天不许耍赖,平均分配,不要每次你光给我们倒酒,自己一会说血压高,一会说脂肪肝什么的。”

    乐书记就呵呵呵的大笑起来了。

    今天柳林市开了一个欢送会,叶眉总算是要走了,季子强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赶到了柳林市,在市委给叶眉举行了送别宴以后,季子强等来了叶眉。

    他们找了一家茶楼,这是一家在柳林市比较偏僻的茶楼,看样子生意也并不太好,季子强已经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了,见到叶眉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忍不住心中生出了许多伤感,就是这个人,带领自己走进了荆棘密布的仕途,也是这个人,让自己走上了只为关键的岗位,今天她就要离开了,多少伤心和回忆都一一的出现在了眼前。

    在两人关系最为紧张的时候,有两种矛盾的情绪一直在季子强脑子里斗争,一方面,季子强努力在说服自己,为了这段感情,为了对她的感激,干脆接受叶眉的观点,人生苦短,一切随意,不要和她那么认真,那么针锋相对,就这样走下去,心里有情就够了。

    可是,季子强最后没有说服自己,他到底还是让叶眉为难,也让叶眉伤心,叶眉今天走到这一步,是不是和自己也有很多关系呢要是当初自己二话不说,就听从叶眉的安排,让乔董事长的化工厂在洋河县安家落户,也许就不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了。

    季子强是有很多内疚的,叶眉很快就看出了季子强的心思,她微笑着对季子强说:“是不是开始埋怨自己了”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我有时候很矛盾,也许你的离开也有我的责任。”

    叶眉摇着头说:“什么叫咎由自取,说的就是我这种情况了,其实你一点都没错,是我太遵循一些官场的规则了,而你却没有这样,这就是我们的差别。”

    他们两人没有在刻意回避一些敏感的问题,两人讨论了很多东西,从原则到规则,从官场到良心,慢慢的,他们的心意又恢复到了往昔那和谐的意境,他们的论调和看法又开始慢慢的统一起来,两个人都不想让对方彻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等他们能够彻底放下的时候,他们还是希望能以朋友,以联盟者的身份相处。

    或许,这也只是他们两人的一个美好的愿望,这个希望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

    同一时间里,韦俊海也获得了极大的安慰,不管怎么说,叶眉离开了,她留下了这个书记的位置,这次自己是收获巨大,而且看起来省政府这面的实力还是一点不弱,只是叶眉这一走,下一步市长的人选就是头等大事了,不能让这位子空的太久,那会引起很多人的觊觎,搞不好又要来一场厮杀。

    韦俊海就想,自己是报了个季子强,但那算什么,材料上写的东西有时候一点作用都没有,以季子强的资历和他的级别,他想一步跨越到厅级来,而且上来就是举足轻重的市长,这样的概率只怕等于零,这也是韦俊海能够答应季子强的一个原因,因为韦俊海压根就知道这纯属扯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