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些常委里,大部分是跟叶眉跑的,但葛副市长和副书记吕旭到现在还是和韦俊海一路的,因为他们两人实在是也没有办法和叶眉融合在一起了。

    还有还有统战部长和柳林市的军分区司令,这都是游移不定的人,他们好像没有派系,但到底有没有,外人很难说清。

    今天的韦俊海脸上没有一点笑意,他必须强忍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他不是一个肤浅的人,他不需要用表情来增加自己的权威。

    叶眉的脸色有点黯淡,她点头示意让韦俊海主持这个会议,这也是一种姿态,给下面的众人一个信号,不会让他们一会过于吃惊而惊慌失措。

    是的,当叶眉这个意思一表明的时候,很多人都有点奇怪了,一般的常委会都市书记主持,今天怎么变成韦俊海了,大家一起看向了韦俊海。

    看到大家都关注的望着自己,韦俊海用带点惋惜的语气说:“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有个省委组织部门的通知,它对我们市里的影响很大,但我还是不得不宣布,虽然我也很不愿意这样做。”

    韦俊海停了停,看了一眼叶眉,叶眉的表情是正常的,也是常有的淡然,这也就说明她是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过就算你叶眉很坚强,但只怕在我宣布后你还是会有所反应吧。我倒要看看你会是个什么表情。

    韦俊海就又接着说:“接省委通知,柳林市市委书记叶眉同志将不日调离柳林市,具体去向,省委会做进一步安排,柳林市委书记一职,暂由我代替。”

    韦俊海的话让在座的都是心里一惊,会场马上显出了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喘息,每个人的眼睛都睁大了,都感觉到无法相信这就调走了,就这么简单,韦俊海用一个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就这样干净利落的干掉了叶眉乖乖,韦俊海也太强悍了。

    韦俊海就在那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的这枚炮弹产生的震撼,他的脸上是平静的,可内心那快感在不断的涌动着,自己的炮弹打到的不是叶眉一个人,所有在坐的都将受到震动,以后还有谁愿意和自己对抗,谁又会不长记性,他没有在马上说话,他还要好好的欣赏下。

    韦俊海再一次的将目光扫向了叶眉,让他佩服的是,叶眉真不简单,她竟然没有出现自己预料的那种惊慌和颓废的表情,厉害,心理素质不错,这种打击你都抗的住,看来确实是个人物。

    韦俊海一定要看到他所预计的结果,所以他就继续的打击:“叶书记啊,这样的决定大家都很遗憾,我和大家都还是很佩服你的能力和品格的,真希望你继续在柳林市工作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韦俊海就心里想,你叶眉就装吧,有本事你说话不要颤抖。

    叶眉说话了,但让韦俊海遗憾的是,叶眉真的声音一点都没有颤抖:“我也很希望留在柳林啊,我来的时间是不短,对这里是有感情的,也感谢大家对我这段时间工作的支持,在这我先说声谢谢大家”叶眉理解韦俊海此刻的心情,你就高兴吧,你就慢慢的笑。

    大家都望着她,有幸灾乐祸的眼光,也有怜悯和同情,谁都知道她为什么会离开,这样的感觉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也有人会感到压抑和恐惧。

    叶眉看着这些复杂的眼神,心里多少有一点感伤,虽然以后自己会走的更好,前途会更宽广,但就这样走了,还是心有不甘。

    不过叶眉还有话要说,她也需要给韦俊海埋个地雷的:“组织上有了决定,就算我有遗憾也没办法,服从是我们的原则,不过老韦啊,你代理了书记的职务,你有没有提前想好一个接替你的人,如果没有,从对柳林市负责的角度讲,我倒想推荐一个人。”

    叶眉这话抛的比刚才韦俊海的话更震感人心,韦俊海的话只能让大家触动下,可叶眉现在的话却可以让大家幻想,让大家有了希望,特别是市委专职专职副书记吕旭和常务葛副市长,他们让叶眉的话一下子给点醒了,是啊,现在已经有了个位子,两个人都是韦俊海的嫡系,都是很有可能上去的。

    韦俊海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个问题,你自己走就走吧,还想那么多,那是你关心的事吗,他刚想说:这次会议我们是不讨论这个问题。

    但叶眉已经开口了:“我提议让市委魏秘书来接替市长的位置,当然了,我随后会把我这个建议以书面的形式给省领导上报。”

    韦俊海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他无法回避这个问题了,他是绝不能同意叶眉的建议,这个张秘书长一直都市叶眉的人,他是从市政府让叶眉调到了市委,又是叶眉帮着活动进了市常委,这个人要上来了,后患无穷,还不如提季子强,相对于张秘书长来说,季子强明显是毫无希望的。

    韦俊海就呵呵的一笑说:“好啊,那今天我们就今天研究一个推荐人选出来,省委组织部门也确实是提出让我们推荐一个人选的。”

    这一说下面就一起闭嘴了,谁都不好提谁,想一想,不管是提那个,对自己都没好处,最好是自己可以被提名。

    韦俊海就笑着一个个的看了一圈,但谁都不愿意说话,他们最想提的就是自己,但自己提自己,那有点脸厚了。

    韦俊海等了一会也没见人说话,他就自己说:“既然你们不说,那我提一个人选,怎么样”

    几个脑袋都点了点,都感觉自己和韦俊海关系不错,特别是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都一下身体前倾,睁大了眼睛,看着韦俊海。

    韦俊海又说:“我看这样吧,现在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倡年轻化干部的培养,我看洋河县的季子强就不错,我提议他来接替我的职务,怎么样大家议议。”

    会场上一下子就炸了锅,他季子强算个老几,他才进政府几天,我们没收拾他就算好的,还把他给能的,议论声响了起来,人们已经不在关注叶眉了,都在打起自己的小算盘,谁可能上,上去的人会不会改变现在市领导班子的格局,自己会不会也动一动,要是动,会是那个位子。

    韦俊海的眉毛挑了挑,他有点想笑了,季子强啊季子强,这可是怪不得我,是你要让我提议你的,将来你自己架在火上烤了,可不要怪我,你看看这些人都想生吃了你。

    韦俊海对这样个局面很高兴,他就说:“大家要是没什么意见了,我们就这样报了,不过一切都是上面的事情,我们也就是一提,还是不要保太大的希望。”

    叶眉不愿意了,她就说:“我反对季子强提名,我还是感觉张秘书长不管从资格还是实际工作的能力上,都比季子强强,我反对韦市长的提议。”

    这一下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算是也清醒了,他们也就恍然大悟了韦俊海为什么要提季子强了,这季子强报上去肯定是个咯凉,死娃娃一个,最后大家还有机会活动,但这个张秘书长要是报上去了,那就威胁太大了,他可是有机会也有资格上来的。

    大家都暗自的盘算了一会,感觉在坐的这些常委,提谁都是对自己的一种威胁,算了,就提季子强,这样自己还有活动争取的余地。

    于是为了显示自己对韦俊海的忠心和追随,就有人开始附和韦俊海的意思了,韦俊海也要给叶眉展示一次自己的威力,所以在一阵讨论后,大家都定下了上报季子强,连过去跟叶眉跑的很欢的组织部长和宣传部长,也对韦俊海表示了支持。

    叶眉是始终没有改口,最后她站起来说:“组织决定我服从,但我保留我的意见,我还是会把我建议的人,单独给省委组织部报上去的。”

    韦俊海也冷冷的说:“这是每个人的权利和自由,你想报的话,你自己报就是了,我们常委共同提议季子强同志。”

    会议开的很不愉快,最后大家也是不欢而散。

    季子强在洋河县自己的办公室也心神不宁的来回走着,他知道今天市委常委会议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一点都不能放松和淡定下来,直到叶眉的电话响起:“子强啊,今天会上我已经把那炸弹头出来了,现在就看你自己了,我只怕很难再使得上劲了,不过我还是很担心啊,只怕事情很难操控。”

    季子强理解叶眉的担心,但既然这是老丈人乐书记的意思,那其中的深意就不是常人可以理解了,季子强也很认真的才想通了这个问题,一般的人,肯定是看不透的。

    就算是自己看懂了,但季子强知道自己还是要随着局势的变化,来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策略,上面的意图只是个大纲,细节还要自己去完善。

    季子强就说:“感谢叶书记的相助,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不要再担心我,我现在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也就拼一把,成则王侯,败者寇,走一步算一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