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的表情和行为却一如往昔的宁静,他还是客气的和遇见自己的每一个熟人打着招呼,没有人可以从表面看出季子强内心的变化和激动。

    季子强还有几件事情是要赶快完成,一个是公安局王副局长的转正问题,还有一个是自己的秘书小张下派问题,这都要抢在自己有所变化之前完成。

    不过现在的洋河县,要完成这两个看似复杂的设想,其实一点都不难,所有的常委都会为他找出适当的理由和充分的论据来帮他完成这两个小事的,只是开了一个会,王副局长就变成了王代局长,而秘书小张,就变成了文教局的张副局长,这样的结果也让季子强感慨万千,多少人为了这一点点权利,都会奋不顾身,都会低眉折腰,但今天的自己,却可以很轻易,很随意的就给了他们这些,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心里的满足。

    今天季子强又召开了一个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位县长们,还有宣传部门的相关人员,还有几个局长和酒厂的马厂长,会议室里今天人不少,房间里是烟雾弥漫,大家不知道季子强有什么重要事情,都在议论纷纷,当他进来的时候,就听见一片的唧唧咋咋,还没坐定,冯县长就急急的问:“书记,有什么新的精神。”

    季子强看着大伙这样关注,就笑着说:“今天和大家商量个问题,应该来说是个好事情,不过和有的同志心里想的那好事可能还是有点出入的。”

    会场响起了一阵的笑声。

    季子强就接着说:“上次我们去成都参加评比,认识的一个专家这两天要来我们县上,我们商量下接待的一些问题。”

    会场上就开始了议论和发言,有人问招待的档次,有人问招待的方式,一时间是群策群力,好不热闹。

    季子强说:“我们接待的主要重点就是通过这专家的到来,样把我们洋河县的酒厂做一个全面的宣传,打出个大名气,争它个好品牌,大家可以都发表下意见。”

    这样一说在座的都听明白了,奥,原来是借人家专家的名气来推我们烂酒啊,嗯,这主意不错,就算是接待多花点钱也很值得,于是大家就七嘴八舌的各自提出了建议,会场的气氛比刚才还要热闹,季子强没再多说,只是认真的听和认真的记,讲话的人看书记这样专注,那也是抖擞精神,开动脑筋,各诉己见,绝招不断,一时间是众说纷纭。

    官场上这种领导喜欢的事,大家一定要把它做好,领导讨厌的,大家一定要把它打到的铁律,在坐的都是很理解的,且不管这事对洋河县有多大的好处,就凭季书记如此认真的听,那也一定要保持很高的热情来参与进来。

    会议的热烈程度和氛围效果都让季子强很满意,季子强坐上书记以后,他现在不会像过去那样的讨厌开会,现在他可以享受这样的会议,什么样的感觉也比不上一种对权利的拥有愉快了,这样的感觉可以让你陶醉,也可以让你上瘾,现在季子强也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领导级别越高,他们就越是喜欢开会,为什么单位的平头百姓没有人喜欢开会,因为感受开会的心情是绝对不一样的。

    最后季子强就做了总结和安排,他很认真的对冯县长说:“你们政府的主要任务就是把势给我造起来,欢迎要热烈,气势要宏伟,对专家要去的酒厂一定要早做安排,一定要显示出酒厂的销售气氛来。”

    他又转过头对宣传部长孟部长说:“你给我联系各大媒体和电视台,省报和柳林报社都联系,能联系多少就尽量联系多少,把专家抬得高一点。”

    他见大家都点头领会了,这才宣布散会。

    过了一天专家就来到了洋河县,他们这小地方也没有飞机,专家就坐的火车来了,季子强早就和车站做了沟通,专家一下火车,就见季子强带着全县的领导班子在车站等待,这还到罢了,就见那下面是红旗招展,鲜花满站,到处都是欢迎他的人群,打横的条幅上几个大字:“欢迎北京专家来到洋河”,下面还有很多的媒体记者,专家还没走下车就呼啦啦的围了上去,专家一看这架势,赶快放开小蜜挽着自己胳膊的手,很配合的摆出了专家的样子,向大家招手问好。

    一时间这站台就在他招手中沸腾了,掌声,口号声响成一片,闪光灯也像一道道的闪电,照的他眼花缭乱,专家自己都被这样的场面感动了。

    季子强也为自己亲手导演的这欢迎场面自豪着,他又开始了他那特有的“嘿嘿”笑声。

    专家的来访本来是个游玩,没想到让季子强一下子就给提升了一个高度,现在变成了专家到洋河县来检查和指导了,专家也很高兴啊,自己在这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隆重,热情的欢迎,那自己回报几句赞扬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就当着众多的媒体对洋河县的白酒从理论上和实际情况上做了大幅度的表扬,这让洋河县的白酒名声传遍了全省的所有地方。

    报社和电视台也都很关注专家的动向,专家吃饭的时候,外面有人等,专家游玩的时候,身后有人跟,当专家到了酒厂实地考察的时候,让专家和所有媒体都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酒厂销售那是个忙啊,订货的客商坐满了在等着签协议,交钱的交钱,开单子的开单子,价格也比过去高了很多,就这,有的人还怕订不上,嘴里骂骂咧咧的往前挤。

    洋河县算是又出了一次大名,洋河县成了个大热门,报道中就少不了季子强的出现。

    季子强的风头强劲在北江省的县级领导中应该算的上是绝无仅有了,连身在省城大院的那些高层领导们也都把眼光聚焦到了洋河县的季子强身上,对他的关注也越来越多了。

    昨夜的春雨下得真有点大了,扫荡了一切混浊之气。昔日清绿的水河,这天是那样狂放浑浊,将一切碍眼的渣滓统统地带走。河水无声的奔流,携带着难以压抑的激荡之气。而大地上,山野间,河湾里,四处清新的空气,又很好地证明着自然之神内心的舒畅。

    季子强推开办公室的窗户,看着雨后放晴的天空,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又是一个好春光,他想写首诗来赞叹下春天的美丽,这个念头刚一闪现,就听到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明白自己是做不成诗人了,还是老实的做俗人吧。

    电话是叶眉打来的:“子强啊,告诉你个消息,我调离柳林的通知已经下来了,一会我们就要开会公布这个通知,我和张秘书长已经说好了,我会提议他做市长候选人,你那面呢,准备好了吗”

    季子强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上了,该来的总算是来了,他说:“我这也应该差不多,又要让叶书记你费心了。”

    叶眉笑笑说:“还和我这样客气啊,我们很久没有一起配合了,这次也一定能成功。”

    两人都相互的勉励了几句。

    季子强做了一会,他又给韦市长打了个电话:“韦市长,听说省上通知来了,我恭贺韦书记的荣升,呵呵呵。”

    韦俊海也是刚刚接到通知没多久,他连葛副市长都没有来得及告诉,这一下就听到了季子强的电话,心里也是暗暗吃惊,这小子的消息真快,看来他在省上的确是有很强硬的关系,估计一定是韩副省长了。

    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韦俊海此刻幸福和兴奋的心情,自己这一步的迈进,可以说让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独霸柳林的第一人,这样的喜悦和激动是在所难免的,韦俊海就笑笑说:“小季啊,你不用担心,更不用提醒我什么,我知道该怎么做。”

    韦市长的幸福真的很大,他获得了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收获,叶眉的调离通知送到了他的手上,只要这通知一公布,自己的威望会再一次的提升,柳林市谁还会怀疑一个能让市委书记离开的市长的能力。

    当然了,今天自己要主动的和叶眉说说话了,对一个失败者自己还是应该要有些风度的,让大家看看我谈笑间,强弩灰飞湮灭的气质,。

    到了下午常委们都来到了市委的会议室,所有的会议都可以迟到,但常委会议很少有人迟到的,对参加这样的会议,常委们是又担心,又喜欢,担心的是会上出现了状况自己要表态,那是得罪人没深浅的事,说一定就把仇人结下了,喜欢的是,这个会议可以让自己知道市里的最新动态,不会踏错步伐走错了路子。

    柳林市常务委员有叶眉书记,韦市长,市委专职党群专职副书记吕旭,常务葛副市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市委的纪检委书记,市委组织部长,市委宣传部部长,市委秘书长,还有统战部长和柳林市的军分区司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