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在分享着她此刻的欣喜,在激动了一会后,叶眉就回到了平静的状态,她就问季子强:“那你准备给韦俊海说清楚你和乐书记的关系吗”

    “嘿嘿”,季子强笑笑:“你应该知道我不会给他说”

    叶眉当然知道这不是个好办法,一个靠裙带关系上来的领导,走到那都会让人瞧不起,就算你有本事,别人一样会看不起你,对季子强这样的人来说,那种歧视他是难以忍受的,她就理解的点点头又说:“那你计划让我怎么帮你。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淡淡的说:“我请你在走的时候,提出一个和你关系最好的人来接任柳林市市长一职。”

    叶眉想都没想的说:“那就是你。”

    季子强摇头笑笑说:“不能是我,你最好提其他一个人。”

    叶眉很疑惑的看了半天季子强,真搞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就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说:“我的意思是假如有人提我,你尽力的反对就可以了。”

    叶眉就愣了好长一会时间,最后才笑了起来说:“你呀”

    离开了叶眉的办公室,季子强并没有急于的赶回洋河县,他还有一个步骤要完成,那就是去见一见韦俊海,这个步骤很重要,自己能不能完成最终的目标就在此一举了。

    跨入了韦市长的办公室,让季子强很惊讶的看到了韦市长没有招呼自己,也一句话不说,就那样专注的看着自己走入,关门,来到他的身前。

    对于自己的招呼,韦市长并没有回应,他一直就那样死死的看着季子强,让季子强有点毛骨悚然的味道。

    季子强靠近一步,又说:“韦韦市长,我没做错什么吧”

    韦市长眼光就变得疑惑又冷淡起来,他开口了:“你单独找韩省长去了,为什么”

    季子强依然很惶恐的说:“我也没有刻意找他,是遇上了,遇上了。”

    韦市长一点都不相信他的话,遇上了,哼哼,你可真会遇,要是你到北京去了,是不是还能遇见毛爺爺

    但季子强越级汇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呢,韦市长对这个问题还是很想知道的,他压了压心里的愤恨说:“听说你有事情要给我汇报,说吧,是什么事情。”

    季子强有点怯懦的嗫嚅说:“不是你要我写个关于叶书记和北江化工公司的东西吗,我写了。”

    韦俊海一下就睁大了眼睛,他很惊讶的看看季子强,说:“可是我没有让你直接送上去啊,你找韩副省长就是汇报这事情了。”

    季子强点点头说:“问题太重大,我怕连累到了你,所以把材料直接送了上去。”

    韦俊海的惊讶不可言表,他看着季子强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力求在季子强的脸上找出一点虚假和真实的写照,但看了许久,他还是看不出季子强的表情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假。

    他徒劳的闭上了眼,把头靠在了座椅的后背,想了想,又睁开眼,探身盯着季子强说:“到底是为什么要绕过我,实话实说吧。”

    这个时候,韦俊海就看到了季子强脸上快速的闪过了一丝惊慌,但瞬间,季子强又恢复了正常,季子强迟疑了片刻说:“这份材料一旦投出,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我自然要背水一战,交给你,万一你拿不下她,最后我怎么办交给上面,至少我找到了靠山。”

    韦俊海明白了,这个季子强怕自己的权力太小,更怕自己在关键的时候出卖了他,最后让他成为叶眉报复的对象,他想找到更上层的领导,把这个材料卖个好价钱。

    韦俊海摇摇头,他从这件事情上又看到了季子强的狡诈,不过这样更好,就算季子强把材料给自己,自己也是要送到上面去,这一来,反倒让自己置身事外了。

    他就对季子强说:“你怎么写的,有没有效果。”

    季子强阴狠的笑笑说:“一定会有效果的,除非”季子强说了一半就不再说了。

    韦俊海疑惑的看看他说:“除非什么”

    季子强也恢复了镇定,说:“除非我再送一份材料上去,说那份材料是你让我伪造的。”

    韦俊海差一点就跳了起来,他张大嘴,他的眼中就一下子充满了恐惧和寒意,犹如利刃般的眼神在季子强脸上来回的扫视着,他的愤怒也快达到了顶点,但看着季子强不动声色的样子,他还是慢慢的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季子强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想要什么

    韦俊海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小季啊,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叶眉对你怎么样,你自己也清楚,难道你不希望她倒霉”

    季子强很快的就说:“希望,但他倒霉了你的好处更大,我的好处呢”

    眯起眼,韦俊海判断着季子强这句话的意思,这小子想要来讨价还价了,韦俊海说:“我有什么好处大家应该同仇敌忾,不要总是想一些歪门邪道,这可是你季子强最大的毛病。”

    季子强说:“你好处当然很大了,如果我的第二份报告没有上去,你至少是可以接替她的位置,坐上柳林市市委书记了。”

    韦俊海难以置信的看看季子强说:“你在臆想吧,就算她下去了,也未必就是我上。”

    季子强笑笑说:“问题是几个领导在看到我的材料后都又问起了你的情况,这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可能是你上了,你一上,你的现在的位置不是就空出来了吗”

    韦俊海今天真的是浪迹宦海几十年中受到惊吓最大的一次,他听着季子强的话,看着季子强的脸,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季子强的话已经毫无掩饰的表明了他的心迹,这小子也太有想象力了,他竟然谋算起市长的位置了,就算自己上去了,但市里谁坐这位置,也轮不到他来坐啊。

    季子强这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胆想法让韦俊海大张着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季子强好像一点都没有看出来韦俊海的惊诧,他倒是又说话了:“韦市长,我感觉这还是你合算吧,我最多就是要个柳林市的市长提名推荐,这可是个虚的,但你是实实在在的得到了书记那个位置啊,你在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韦俊海也慢慢的缓过劲来了,对这个季子强他不能当成一个疯子看待,更不能把他看成傻子,季子强在柳林市的两任市委书记打压下,最后都有惊无险,化险为夷了,这样的人说出来的话一定不能当成玩笑和梦话,他说他会写第二份材料,那难保他就不敢。

    但叶眉真的会因为他季子强的一个材料就离开柳林市吗她离开了自己真的会接替她坐上市委书记的位置吗自己多少次魂牵梦系着那个位置,难道真的就有可能实现

    韦俊海的心有点乱了,虽然他一向都以沉稳内敛著称,虽然他一直都很老谋深算,但在巨大的誘~惑面前他还是乱了心神。

    在誘~惑和渴望中,他准备接受季子强的敲诈了,他就说:“那么你的意思就是我当上书记了,给你一个市长的提名推荐是不是这样”

    季子强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是这样。”

    韦俊海还是有点不解的问:“但提名推荐并不代表着最终的任命,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点头说:“想过了,不过假如市长的提名都有了,虽然我有自知之明,最后肯定我是做不上市长,但或者省上领导一高兴,给个副市长啊,秘书长啊什么的当当,呵呵,这也是有可能的吧。”

    奥,原来是如此啊韦俊海总算是彻底明白了季子强的目标了,这小子真是诡计多端,变化莫测,他今天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其实他真是的目的就是想要个副市长,看来他还没有晕头,韦俊海就笑了起来说:“好,子强同志,我答应你,要是真如你说的那样,我一定帮你一次,给你个提名,不管怎么说,这次你是出了大力。”

    季子强却一点都没有显出很高兴的样子,他看着韦市长,冷冷的说:“请韦市长不要食言,我的性格韦市长也应该了解。”

    韦俊海看到了季子强的眼光,他也是不自觉的感到了一股寒意,他知道季子强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他连当年华书记和叶眉都不在乎,他肯定也是不会怕自己的,韦俊海点点头,算是再一次做出了保证。

    季子强回到了洋河县,他有点兴奋,有点激动,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自己的目标越来越清楚,这一步的逾越,会给他带来无法想像的辉煌,以后的季子强,手中的权柄会更大,展示的舞台会更宽阔,他的全身也都充满了一种跃跃欲试的激情,热血也不断的涌上他的心头。

    季子强更是有了一种我主沉浮的感觉,看着那孕育着多元、多彩、多变、魅力无穷的城市,季子强有了很多的感慨,这些年的多变和复杂的环境,这些年自己所经受和破除的陷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历历在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