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见了季子强,慌忙站起来招呼,他的眼神是不断的飘忽,极力的回避和躲让着季子强射来的眼光。品 书 网

    今天的季子强衣冠楚楚,神采奕奕,他没有用嫉恶如仇,或者是厌恶憎恨的表情,季子强给人的感觉是亲切,安详,恬静,文雅,他先什么也没说,径直的打开了那壶茶的茶盖,一阵的清幽,淡雅,甜润,悠远,捉摸不定的茶香就飘了出来。

    季子强微微的闭上眼睛,他深深的吸了一口那流动的茶香,这才说话:“真是没有想到啊,这洋河县的小小茶楼里,竟然有如此的好茶,真是难得,难的。”

    王队长就一面给季子强倒上了一杯茶水,一面讨好的媚笑着说:“茶楼最好的茶叶就数它了,今天请季县长,等闲的茶叶,怎么上的了桌面。”

    “呵呵,谢谢王队长啊”,季子强从容不迫的坐了下来,这时候淡淡的看了张老板一眼说:“张老板,好多天没有见面了,看起来你的起色不错啊。”

    连连点头,张老板满面羞愧的说:“是不错,是不错,谢谢季县长关注。”

    他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搽着脸上的汗水,虽然包间还并不热。

    季子强提起了茶壶,给张老板也倒上了一杯茶,淡淡的笑了笑。

    那张老板更是手忙脚乱的异常惶恐的双手接过了茶杯,嘴里说着:“客气,客气,谢谢季县长。”

    季子强放下了茶壶,平淡的说:“上次见你了一面,实在是失敬啊,真是没有看出来,张老板还写的一手花团锦秀,洋洋洒洒的好文章,呵呵,不错,不错,才华横溢。”

    这话说的和和气气,平平淡淡的,但张老板听在耳里,惊在心中,他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当初也没太想什么,雷副县长让自己写,自己写就是了,谁都知道雷副县长是哈县长的铁杆,比起季县长来,雷副县长在洋河县的威望上一点都不比季子强差。

    现在王队长给他细细的分析了一下利害关系,也给他做了一些政治教育,让他看清形式,想用这点破事,就把季县长怎么怎么的,那是痴心妄想,只要等这事情结束,等待他的一定是季县长经常关照他那个酒店,一定会让他做个本本分分的好商人。

    这还不算,王队长还说了,只要他张老板不悔改,不改口,一定要把他过去的老底端出来,不要说酒店的问题了,他自己能不能好好的在外面待着,都很难说。

    这一番的教育之后,这张老板现在才是越想越后怕,除了怨恨自己做了个傻事外,还把雷副县长恨之入骨,要不是他蹿腾自己,自己怎么会脑袋发晕。

    张老板哆嗦着嘴皮,有点结结巴巴的说:“县长季县长,我我也是不得已,是雷副县长逼我这样做的,你也知道的,他管的是税务,我拧不过他。”

    季子强笑笑的端起一杯茶,在眼前晃悠了几下,研判着茶水的汤色,再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看来张老板经常是偷税漏税啊,不过呢,相对而言,那到底还不会危害到你的人身自由,你说是不是。”

    季子强在说话的时候,又看了看王队长,王队长就使劲的点点头说:“是的,人要是完蛋了,那钱再多有什么用,总不能在监狱里面摆阔气吧”

    那张老板就更是汗流浃背了,自己的小名自己是知道的,这些年做了那些坏事,他心里清楚的很,当然了,他也相信王队长更清楚,而对于王队长,他是不敢心存侥幸的,官场上的人,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出卖个朋友,再正常不过了。

    看着张老板这瘪样,季子强就有了另外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来的太过突然,就像是电闪雷鸣中那夜空瞬间的闪亮,他沉默了。

    他需要重新的调整一下自己的原有计划,刚才在办公室想的都是怎么让自己金蝉脱壳,怎么让自己脱身而出,看来是自己在考虑问题上是狭义了,这雷副县长对自己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发难了,他已经完全的影响到自己在政府威信。

    固然,宦海路上自己本应该是多栽花,少插刺,但对于雷副县长这样的人,不插他一插,光凭笑脸是解决不了问题。

    何况,上次吴书记也专门的叮嘱过自己,想要让自己发起攻势除掉他,自己也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就算吴书记不值得自己去卖命,但至少,自己目前还不能两线作战,看来自己是该下重手了,不然对不起姓雷的这么多次的照顾,也对不起吴书记的淳淳教导和殷切希望。

    季子强拧起眉头沉默了许久,这段时间,王队长和张老板也不知道季子强心里在想什么,两个人都是大气不敢出,扑闪着小眼睛,看着季子强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

    许久之后,季子强微闭的眼睛也蓦然睁开,他很突兀的问了一个问题:“张老板,我们的事情先不说,说说你和雷副县长吧。”

    说完话,张老板有点不解的看看季子强说:“我和雷副县长”

    季子强“哼一声,用阴森森的眼光锁定了张老板说:“过去你和雷副县长有没有经济往来”这张老板就一个冷颤,他是搞不清楚季子强怎么会问起这个问题,张大了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坐在张老板旁边的刘王队长等了片刻,也不待季子强再说第二遍,就先自冷笑一声说:“张老板,季县长问你话呢,你该不想让兄弟我为难吧”

    季子强也冷冷的说:“你只管讲实话,我不会抓你什么辫子,要报复你,还不需要这样麻烦”。张老板紧紧张张的来回看看季子强和王队长,嗫嚅着说:“我们做生意的,有时候也没办法。”季子强并不接话,继续的等他说下去。

    张老板知道今天不说点什么是过不了这一关,也就把心一横说:“雷副县长过去管公安,我为求的生意太平,他们少来骚扰,每年都会送上几次厚礼,一年下来,几万元是要化的。”

    对于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是可以想象的,现在的很多事情都是明的,彼此谁都知道,只要民不告,官不究,收了也就收了。

    但有时候你运气不好,或者别人要拿这问题做点文章,这也就成了隐患,现在季子强就嘿嘿一笑又很跳跃的转换了一个话题说:“老张啊,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面对我和雷副县长呢”

    季子强的口气很温柔,也把张老板的称呼变成了老张,然而这老张是一点都没感觉到季子强的和蔼,他的处境太艰难了,一面是分管公安的常委副县长,一个是主管工商,税务的老派雷县长,那个他都难以得罪。

    季子强看他说不出话,也料想他没办法回答,他就又说:“老张,今天你是一定要在我和雷县长之间做出选择的,你自己掂量吧,你要维护他,我也无话可说,就算我们今天没见过,你要是选择我,我倒是有个办法帮你以后每年节省下来那好多万的礼钱。”

    季子强的话一出,张老板和王队长都是一愣,他们从季子强眼中那浓浓的杀意中,就感受到了一股冷冽和惧怕。

    张老板强打精神,小心问:“那么季县长,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我肯定以后跟你混了。”

    季子强收敛起刚才眼中那一抹的凌厉,淡淡的说:“在必要的时候,你只要说出这次事件你是受他逼迫,处于无奈,再说出你每年受他勒索不得不行贿的问题,其他的都简单了。”

    张老板的脸上就阴晴不定的来回变换这神色,他细细的想想,自己其实除了此路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反正不是雷县长,就是季县长,总是要得罪一个,要真能把雷副县长直接搞翻,那得罪了也不怕。

    想到这里,张老板就狠狠的点了一下头,刚才那一身的猥琐全然不见,他面露凶光的说:“好,我听季县长的。”

    季子强这才呵呵的笑笑说:“这就对了,张老板这朋友我算是交定了。呵呵。”

    接下来,季子强就转换了话题,不再说这事情了,气氛也就慢慢的融和起来,他们谈着,聊着,喝着,又点了几个茶楼的特色小菜,还要了一瓶酒,喝了起来,就连张老板竟然也不再紧张了,抽个机会,还能说上一个逗笑的段子出来,引的季子强和王队长一阵的哈哈大笑。

    刚刚吃完饭,季子强正准备离开,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子强一看号码,是叶眉的,他就赶忙对王队长和张老板打个告别的手势,走出了包间,才接通电话:“叶市长你好。”

    “子强,你没在办公室啊,方便说话吗”叶眉在那面说。

    季子强一面往外走,一面说:“方便的叶市长,我一个人,正准备回办公室。”

    “嗯,市里明天要过去人,你怎么样”看起来叶眉还是有点不放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