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时候房间就很安静了,季子强是大气不出的端坐在那里,等了有两三分钟以后,韩副省长才放下了文件,抬头看了看季子强,嘴里说:“小季啊,今天怎么过来了。 ”

    季子强赶忙站起来,走到了韩副省长的面前说:“我想来给韩省长汇报点思想工作。”

    韩副省长就感觉有点搞笑了,你就是有思想工作也不应该来给我汇报吧,这也有点隔的太远了,但因为他和季子强多少有点特殊关系在,所以也就只是笑笑说:“好,你坐下,简单点说,今天我事情多。”

    季子强就近在一个靠椅上坐下说:“我来汇报一下我目前的一点思想状况,我想请韩省长帮个忙,看能不能把我调到其他市去,我不想到柳林市继续待下去了。”

    韩副省长一听是这事情,有点诧异,这小子也太胆大了吧,就因为他帮助自己解决过杨君歌和江铭晟的两件事情,他就敢来找自己搞调动了,韩副省长眼中就射出了一丝寒光,说:“嗯,小季啊,你这个想法要不得,在哪工作都是为当为人民工作,怎么还能挑肥拣瘦的。”

    季子强有点惶恐的说::“韩省长,我不是想要提升,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韩副省长依然很冷的说:“洋河发展势头很好,我也刚去检查过,有什么苦衷”

    季子强叹口气说:“我听消息说,我们叶书记最近就要收拾我了,本来上次就要收拾我,因为韩省长你去了,延缓到了现在,但听说最近叶书记又有那个意思了。”

    韩副省长一听是这问题,心里就放松了起来,他哈哈的笑笑说:“怎么,你让叶书记批评怕了啊。”

    季子强沮丧的点点头说:“我们矛盾太深了。”

    韩副省长也点点头,是啊,这个季子强确实和叶眉闹得太厉害,已经和叶眉势不两立了,不过这到刚好,叶眉,哼哼,自己都想收拾她呢,问题是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她也马上要下来了。

    韩副省长就笑着对季子强说:“不是还没动你吗,担心什么”

    季子强哭伤着脸说:“但是。”

    韩副省长就截住了季子强的话头说:“你放心的回去吧,有的事情很难说的,或者你给你们韦市长把这情况说说。”

    季子强说:“我怕韦市长做不了主啊,韦市长为我这事也和叶书记有过分歧的,要不是韦市长,我早就下去了。”

    韩副省长不以为然的笑笑说:“怎么做不了主,你回去给他汇报,就说我说让你给他汇报的,对了,你把秘书叫一下。”

    季子强赶忙到了门口,把秘书叫了过来,韩副省长就对秘书说:“你一会给柳林市韦市长去个电话,就说洋河县的书记有事情给他汇报,请他务必接待。”

    秘书答应了以后就离开了,韩副省长又说:“好了,你回去给他汇报一下,韦市长是一定会帮你的。”

    季子强也只要客气的道着谢,看看韩副省长已经不再想和自己说什么了,季子强也只好先离开了这里。

    韩副省长看看他的背影,点点头,心里想,这小子到是不错,对叶眉也是毫不留情,将来有机会了,自己帮他说说话。

    季子强严肃冷峻的离开韩副省长的办公室,他的脸上给人的感觉很凝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第一步棋已经开出了,而且效果还很好,至少给韩副省长又一次做出了提醒,自己是坚定的站在了叶眉的对立面,而韩副省长让秘书给韦市长的电话,又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季子强要盘算一下,更好的利用这个收获。

    季子强出了省政府就开上车往洋河县赶去,一路上季子强继续想着昨天和乐书记的谈话,同时他自己也在心里开始了一个复杂的计划,每一个细节季子强都反复的推敲,力求做到尽善尽美,不露破绽。

    很快的,就到了柳林市区,季子强停下了车,在路边又想了一会,就一转方向盘,开到了市委大院。

    上车后,季子强掏出了手机,给叶眉拨了过去:“叶市长,你好啊,我季子强,我刚从省城回来,可以看看你吗”

    叶眉在那面犹豫了一下,嗓音有点沙哑的说:“你来吧,我在办公室。”

    季子强到了叶眉的办公的地方,王秘书见他来了,过去请示了一下,就把他带进了房间,叶眉的脸色有点憔悴,她的表情也很落寞,看着季子强走近身边,她勉强的笑笑说:“你来拉,坐吧。”

    季子强坐了下来,说:“我路过柳林,想来看看呢,你还好吗”

    叶眉也走了过来,很靠近季子强的坐了下来说:“哎,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坐在一起了,谢谢你一直这样牵挂我。”

    季子强心中也多了一份柔情,他说:“我永远都会牵挂你的。”

    叶眉眼中也有了一点晶莹的泪光,她想到了自己的未来,也想到了自己对季子强的不公:“你最近不要乱跑,好好的考虑下以后的工作问题,以后全靠自己了。”

    季子强点头很恭顺的说:“是,我知道,就是这几天心里很悶,想回去调节一下。”

    叶眉叹口气,幽幽的说:“以后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了。”

    季子强就笑了,他笑的很潇洒,也很自信,这到让叶眉迷惑不解,但她依然只是看着季子强,什么都不说,她到想看看这个季子强凭什么还如此的自信。

    季子强笑过以后才淡淡的说:“这次我来就是想要叶书记支持我一下的。”

    叶眉看看他说:“支持你需要什么支持说吧。但只怕我现在力不从心了。”

    季子强说:“谢谢你,我在柳林市也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人,只有请你多费心了。”

    叶眉含糊的应承着,她在想,要是季子强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下台了,不知道他做何感想。

    季子强想了一下才说:“我想让叶书记帮我当上柳林市的市长。”

    叶眉一怔,季子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想法,难道自己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难道自己对乐书记的举荐他也知道了,不可能啊,这事情应该不会传到下面来,她很奇怪的看着季子强说:“你听到了什么”

    季子强笑笑说:“我听到你要调走了,韦俊海要上来了。”

    叶眉大吃一惊,带点疑惑的问:“你从那听到的”

    季子强是不希望一直这样欺骗叶眉的,再说,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人是可以信赖的,那叶眉一定是其中的一个,所以他就敞开了说:“不是道听途说,而且应该省上很快就有通知,你会被调到北江市做市委副书记。”

    叶眉听了季子强这样的一说,她的心里一阵的伤感,自己兢兢业业,小心翼翼的为了洋河县的经济健康发展忍受了多少夹板气,可到头来却没有人来理解,就凭他们一个陷害,就让自己离开了,她心里不平,也不服气,但自己有什么办法,自己不离开就无法平定北江化工公司这件事情,最后说不上还要危及到乐书记,可是唉。

    她心在痛,但脸上没有多少显示,她平静的说:“调就调吧,我到哪都一样,只是你,你以后要小心一些,不要让别人抓住什么把柄了。”

    她是真心的为季子强担忧,自己走了,他的日子一定很难过了,人家也是要收拾他的,那个韦俊海是绝不会把季子强当成嫡系来对待,迟早会有借口和机会的,那只是个时间问题。

    她虽然有点心乱,但有个问题她还是没搞清楚,她继续追问:“这消息你到底从那得到的”

    季子强今天也是准备来给她做个交代的:“我结婚了,我妻子是乐书记的女儿。”

    叶眉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一切也都清楚了,难怪他一点都没有怕过自己,看来就是自己傻啊,人家用自己保护吗,到头来自己被调走了,她真的有些失落。

    她的失落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季子强,他反到是高兴的对她祝贺说:“叶书记在这里我要提前祝贺你一下了。”

    “祝贺,为我离开柳林而祝贺吗,”叶眉无力的说。

    季子强看出了她的低沉,虽然她在尽力的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消沉:“我开始也不理解为什么要把你调走,所以我就向乐书记为你打抱不平,可是你知道乐书记怎么说的吗”

    叶眉没有说话,只是摇了下头。

    “乐书记的原话是怎样的:叶眉人不错,能力也有,北江市的市委李书记明年就到退休年龄了。”季子强就把乐书记的原话重复了一遍。

    叶眉慢慢的品味着这话,她的脸色也开始有了喜悦,好像在层层迷雾中看到了阳光,她的精神也恢复了,她的心跳也加快了,她真想现在就拥抱下季子强假如不是想到他已经结婚的话。

    对北江市的格局,叶眉也清楚的很,乐书记说的没错,北江市的市委书记确实马上就要退了,而北江市现在的班子里面还真的是缺少个挑的起大梁的人,看来以后这根大梁是要交给自己来挑了,这怎么可能让她不激动,不高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