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乐书记就站了起来,笑笑说:“哎,这几天真忙,我上去休息了。 ”

    季子强站起来相送以后,又坐在了沙发上,但一直想不透这个问题。

    一会江可蕊也看完了电视连续剧,就搭讪着对季子强说:“一个人坐那发什么呆呢,平常上班累,也不知道早点休息。”

    季子强就起来和她一起上了楼,走进他们自己的房间,江可蕊一下就像轻盈的燕子一样扑到了他的怀里,娇嗔地说道:“你还知道回来你还知道这个家啊”

    季子强就一面手上使劲的把江可蕊往怀里抱,一面说:“对不起,对不起,工作太忙了。一个县委书记大事小情你都得去管,哪一块顾不到都不行。”

    江可蕊就娇笑着说:“难道你比总理还忙啊”

    季子强说:“比他忙,比他忙,他好几个办公室给服务呢我就只有你一个给我服务。”

    说着就抱着江可蕊,一顿狂吻,把江可蕊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并手忙脚乱地开始解江可蕊的衣服。

    江可蕊就挣扎着说:“先洗澡啊,不要,不要,脏死了。”

    季子强说:“不脏啊”

    江可蕊就是坚持说:“先洗澡去”

    季子强没办法啊,自己现在是求人家办事的,做不了主,只得顺从地进卫生间洗了澡。

    很快的,季子强就出来了,我估计啊,他都没怎么好好的洗,季子强就抱着江可蕊的脸,把在她脸上亲着的嘴唇慢慢的盖住了她的嘴唇,他把她的粉唇舔开,她也迎合着他的舌头,两个舌头不停的在他们的嘴里打架,他感觉她的嘴内很舒服。

    她也很兴奋,不停的喘息着,他的手开始不老实了,他就开始摸她的身体,腰,小腹,手臂,大腿。

    季子强抬头看她,她正闭着眼睛享受呢,但嘴还张着,他于是上去用他的嘴堵上了她的嘴,他们再一次的热吻。

    与此同时,他把她推倒在床上解她的衣服,她没有拒绝,她也开始抚摩起他的胸,后背,腰。

    他笑了笑,她也羞涩的抬起嘴角,她红着脸把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看到她那迷人的模样,他真的受不了了,他没有用舌头而是用嘴唇吻了她,希望这个深情的吻可以让她永远记住。

    她头发散开,依然是那楚楚动人脸颊,美丽的大眼睛,呼扇呼扇的,就像要飞起来似的,甜甜的嘴唇,细腻的肌肤,匀称的大腿,他吻了她好久。

    接着江可蕊像头温顺小羊,身子被季子强微微抓起,季子强的身心全部放开,尽情放縱着自己。

    久别胜新婚,何况季子强又是年轻力壮,精力旺盛,他和江可蕊是一次一次,就跟欠了很多功课的小学生那种一顿狂补的样子,江可蕊也是兴奋到了极点,她喜欢季子强这样。

    一面做着,江可蕊还要问:“子强,老实说,你在外头有没干坏事”

    季子强就很严肃的:“别胡说”

    江可蕊还是有点怀疑:“男人都没有出息,你在外头这么长时间不过怎么没有内分泌失调”

    “怎么讲”

    江可蕊说:“听人家讲,平时过惯了,突然很长时间不过,内分泌失调,要长骚疙瘩的。”

    季子强不以为意的说:“歪理邪说。你还哪象一个县委书记的老婆。”

    江可蕊就幽幽的说:“快点调回来,我们不当那个县委书记了,我一个人在省城,一点温暖都没有。”

    季子强只好随便说了:“行,不当了,我的宝贝”季子强象哄孩子一样哄着江可蕊,又把江可蕊拥进了怀里,又是一番。

    夜已经很深了,江可蕊已经熟睡,季子强却伫立窗前,看那一轮明月将晶莹的液汁倾泄在大地上,他想到了柳林市,也想到洋河县,他心里还真有点想那个地方,他希望洋河县的老百姓都能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做一个甜蜜温馨的梦。那一轮明月,此时没有任何的纤尘浮云遮盖,就象他宁静而甜蜜的内心世界的映射。月亮福被众生,而无所求,季子强内心有这样的感慨。

    季子强看到江可蕊那美丽如玉的朣体,他想到了山上的野百合,那是他最喜欢的花。

    一大早,季子强就准备离开了,他就拥抱了一下江可蕊,看看江可蕊脸上有点不舍的表情,季子强心里也是一酸,说:“可蕊,在坚持一段时间,以后我天天陪你。”

    说完这话,季子强就需要赶快离开了,不然一会会让江可蕊哭出来。

    季子强离开了江可蕊的家,他又去了一个地方,他到了省政府副省长韩均慈的办公室,因为他总算是想通了昨天乐书记给他谈话的真正意图了,想通以后,着实让季子强大吃一惊,感到匪夷所思,他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起自己的老岳父大人了。

    于是,季子强明白自己现在亟待解决的是那几个问题了,为了这个计划和目标,季子强也要出手了。

    这次季子强没带任何的礼物,但他准备送副省长韩均慈一个更大的礼物。

    季子强是没有提前预约的,按说很难见到韩副省长,情况也是那样,在韩副市长办公室外面等待的人很多,而且几乎官职都要比季子强高,这样季子强就毫无意外的被秘书挡在了门外,季子强对秘书说:“麻烦你一下,能不能帮我通报一下。”

    这个秘书在上次韩副省长到洋河县考察的时候并没有一同前往,所以季子强并不熟悉,他只能好言相求。

    秘书就用眼中的余光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想什么呢,没见外面还有几个市长都老老实实的在等吗,你小子插队也不看个地方,这不是卖油条的摊子。

    季子强就一下子想到了电影里面的一些镜头了,自己是不是应该从袖子里摸出一块银锭,然后这秘书就能进去通报了,可是问题在于自己袖子里没有十两纹银啊。

    不过袖子里没有,兜里还是有东西的,季子强就走到了一边,从兜里掏出了电话,拨了过去:“韩省长你好,我洋河县的季子强啊,我想见见韩省长,奥,我就在你办公室的外面。”

    又过了10分钟的样子,当一个大腹便便的领导从韩副省长办公室出来以后,秘书就进去收拾烟灰缸,倒茶,然后汇报外面还有谁谁在等。

    当然了,他是不会汇报一个县委书记在外面的,那要等这些人都走了以后,才看省长有没有时间和兴趣见他。

    但没等他通报两个人,韩副市长就简洁的打断了他的话说:“外面有个洋河县的书记,让他先过来。”

    秘书一下就傻眼了,愣了一下,赶忙说:“好的,我马上带他进来。”

    走出了省长的办公室,这秘书不得不好好的再看几眼季子强了,这小子看来和省长是认识的,自己切不可在托大了。

    他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很职业的微笑一下说:“你是洋河县的书记。”

    季子强点点头,也含蓄的笑笑,这秘书客气而礼貌的说:“请你跟我来,省长要见你。”

    季子强正了正衣裳,看看一些都好,就跟这秘书一起到了韩副省长办公室。

    走进里间屋子,季子强目光稍微扫了一眼,他是第一次来韩副市长的办公室,这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办公室,布置的十分整洁,办公室的靠窗的位置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桌子后面办公椅上坐着韩副市长,此刻他正低着头,看着桌子上一叠厚厚的文件。

    韩副市长应该是知道季子强进来了,但是连头都没有抬一下,依然低着头,手中的笔刷刷点点的在文件上写着些什么。

    季子强当时就愣住了,他一时之间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看韩省长还在忙碌着,心想他可能抽不出时间来吧,我还是坐那里等一会吧,等他忙完了在看看他怎么说。

    在领导的办公室和在领导的家里那就完全不是一回事了,在家里他可能很亲切,也很热情,这是我们中国的传统,上门都市客,他把你当客人看。

    但到了办公室,那又是一回事情了,这里就要严格的按照等级制度来说话了,在这谈的是工作,说的是原则,人都严肃了许多。

    于是,他便径直走到客座沙发上坐下,然后便低下头等着韩省长忙碌。

    秘书心中暗笑,这小子怎么是如此做派,平时就是一个厅级干部来这间办公室,如果这位副省长不表态让座,也没有人敢随便就坐下,而这位年轻人居然在副省长一声不吭的、情况下自己找座坐下,果然是后生可畏啊。此刻,他就给季子强到上了一杯茶水,自己悄无声息的先离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