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时候,季子强也是闷闷不乐的,叶眉的危险看来在一步步的逼近,那么自己总是应该给她做点什么,他就告诉司机说:“你搭班车先回洋河吧,我今天自己开车,办点私事。 ”

    司机赶忙把钥匙交给他,又检查了一下车,就打车离开了。

    季子强开上车,准备到省城去,希望自己的运气好,可以遇见老丈人,至少帮着叶眉打探点消息,找机会帮她说说话那就更好了。

    季子强一路开着车就到了省城,半道上他还给江可蕊去了个电话,江可蕊听说他要回来,自然是很高兴,就让他直接到家里去,不要在外面吃饭,她和家里联系,做点好吃的。

    季子强说他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江可蕊的肉肉,江可蕊就笑着骂了他两句,但季子强这个贱皮子的家伙听到人家骂他,他还很高兴,想不通,怎么有这样的人

    一个人开长途,季子强就跑得相对慢了很多,一路上看着车窗外的小草、建筑、路人,他们都在拨弦自弹着荒野,路边的冬天,总带着一些萧萧野色,染着季节的露华。寒风也会突然刮起,冬的气息便更加浓烈了,一些哀凉的青郁渗入山川,季子强注视着飘零的尘风,如凌波般的心情,细细地,一点杂念也没有,带他入无人之境。他在思绪就交付给了冬天的落寞。

    到省城的时候,刚好就赶上吃晚饭的时间了,季子强直接把车开进了省委家属院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停下,他不希望有人看到挂有柳林市牌照的小车在省委家属院出现,门口的警卫在拨通了江可蕊家的电话后,把他放了进去。

    走进了屋内,江可蕊正在收拾餐桌,摆放菜肴,回头看看他说:“子强,你回来的刚好,菜也做好了,快洗下手吃饭。”

    季子强对她做个鬼脸,无声的用口语说:“要吃肉肉。”

    江可蕊就一下子绯红了脸,恨恨的瞪了季子强一眼,厨房里阿姨也出来了,帮季子强到了一杯水,季子强说声谢谢。上楼放下皮包,洗洗手有走了下来。

    江可蕊的妈妈也刚刚走进客厅,季子强赶忙亲切的过去招呼,有帮着把江处长的外套接过来给她挂好,说:“阿姨才下班,外面很冷啊。”

    江处长笑笑说:“你叫的什么还叫阿姨”

    季子强有点难为情的憨憨一笑说:“总感觉有点不习惯,呵呵。”

    江处长就摇摇头说:“这次回来就好好实习一下,现在先叫一声妈。”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就叫了一声。

    江可蕊从餐厅出来说:“妈,你又欺负我家子强了。”

    江处长撇撇嘴说:“稀罕好像不是我们家的一样。”

    江可蕊和她妈妈就嘻嘻的笑了起来,季子强只有尴尬的在旁边陪笑了一会。

    等了一会也没见乐世祥回来,江可蕊的老妈就说:“我们不等他了,他那时间没准。”

    季子强说:“要不打电话问问。”

    江可蕊说:“老爸不喜欢家里经常电话骚扰他,他要没事就回来了,不回来你打过去也没用,算了,我们先吃。”

    三个人加上阿姨一起就吃了饭。

    吃完饭季子强和江可蕊就上楼稍微的亲热了一下,一会乐世祥就回到了家里,季子强也赶忙下来,乐世祥看到季子强就笑着说:“子强回来了,我也正准备让你回来一趟呢,来,坐下聊聊。”

    季子强先帮着乐书记泡了杯水,就一起坐在了沙发上,江可蕊和她老妈听乐书记的意思是要和季子强谈点工作,也就没有过来,她们坐在了另一组沙发上,看起了电视,不过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了许多。

    季子强就陪乐书记聊了几句闲话,乐书记也逐渐的变得深沉起来,对季子强说:“子强,对北江化工公司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季子强感觉这问题有点敏感,就小心翼翼的说:“企业在柳林市落户本来是个好事情,只是在具体操作上,可能还是有点误差。”

    乐书记不动声色的说:“但现在已经是这样了,要是让你处理,你会怎么办”

    季子强不得不好好的想一下了,看来这件事情在省上已经引起了关注,只怕叶眉有点麻烦了,季子强就斟字酌句的说:“其实就北江化工厂的污染问题,也不是现在闹的那么严重,主要是排放,要是对污水处理下点功夫也是可以解决,在这件事情上,或者还有很多人为的因素。”

    乐书记不易觉察的点点头说:“肯定有人为因素在其中,但不管怎么说,这终究还是个瘤子啊。”

    季子强从乐书记的话中听出了他的意思,他就放胆说:“可以换个地方。”

    乐书记摇下头:“问题是已经在那里了,再换地方,厂家可能同意吗,搬迁费,征地费都成问题了。”

    季子强也点下头:“是的,问题复杂性也在这里,但事在人为,只要有这个想法,就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乐书记深深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对叶书记你怎么看。”

    季子强心中感觉不妙了,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乐书记提到叶眉,只怕是凶多吉少,季子强也就不敢乱说,很谨慎的回答:“我给她做过秘书,人很有能力,至于这次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她也许是疏忽了。”

    乐书记“嗯”了一声说:“我也和你是一个看法,这人有能力,也顾全大局,为人低调,不争名好利。”

    听他这样说,季子强就放了心,他可不希望叶眉有什么闪失,虽然在过去这几年,叶眉没少收拾他,但如果没有叶眉的提携,也就没有他季子强的今天,人要学会知恩图报,他也赞同的说:“我也感觉叶书记是个难得的好领导。”

    乐书记就笑笑,又说:“听说你们两人一直是争斗不休,现在怎么到有点惺惺惜惺惺的味道了。”

    季子强说:“争斗是因为工作的分歧,但一个人的品德不能因为争斗而改变。”

    “是啊,今天叶书记还在我那说你。”

    “奥,说起我了。”季子强有点诧异的问。

    “是啊,她提议让你接手韦俊海的工作。”

    “韦市长的工作,他要调动”季子强有点惊讶的问。

    “不,是叶眉要动动。”乐书记淡淡的说。

    季子强一下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没有因为叶眉提名自己去做市长而兴奋,反而他开始为叶眉担心起来,她多不容易啊,过去为了搞好和华书记的关系,经常违心的忍让和妥协,现在和韦俊海也是经常的忍辱负重,我既然今天有这个机会那句一定要帮她说两句,他就问道:“乐书记,为什么要调动她呢”

    “你恐怕是叫错了吧,在家还叫我乐书记你提的这个问题也是我最近几天一直考虑的问题,你来说说,假如照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两个人关系僵成这个样子,那柳林市的工作会搞的上去吗”

    季子强明了他的意思。但他还是想在努力一次:“关系不好,不能就怪叶书记一个人,就这样把她调离我看不公正。”

    “公正,”乐世祥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季子强说:“你认为做领导,做事业就和运动场上的比赛一样吗谁跑得快,谁就拿奖吗这是很幼稚的思维,这个地方只是看谁最合适,怎么对发展有利,懂吗,调动开了叶书记对柳林市的局面更为有利,因为她毕竟让别人找的了破绽。”

    季子强也明白这道理,要是两个最高领导顶上了,那受害的当然是柳林市的经济,工作和人民了。只是心里为叶眉感到不平,他就小声的说了一句:“明明就是陷害。”

    乐书记摇摇头继续的开道他说:“看问题要看长远,叶眉还年轻,准备调她来北江市做副书记,从表面看她是有点委屈,但北江市的市委李书记明年就到退休年龄了。”

    季子强马上就不在说什么了,他低下头自己想,原来省上是这样安排的,自己再说就是害叶眉了,过上一两年,叶眉要能坐上北江市的市委书记位置,那情况有大不一样了,北江市的市委书记是省常委,和柳林市的市委书记不可同日而言。

    看来自己还是在宦海中游的太浅,很多事情是是看不透的。

    对于今天的谈话,乐书记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为什么今天要和季子强来讨论这个问题,为什么还要说的这样透彻,他希望季子强听清他的意思,就算是送给季子强了一份厚礼,让他带给叶眉,以实现他下一个计划。

    所以乐书记又说:“她一走,韦俊海会上来,但柳林市市长的位置就空出来了,如果市里有人提名让你接替,那或者又会是另一番景象了。”

    季子强慢慢的醒悟过来,说:“我明白了,请叶书记提名推荐我”

    乐书记意味深长的笑笑说:“她提了没用。”

    季子强一下就有点茫然了,既然是要柳林市的人提,但又说叶眉提了没用,这是什么意思季子强思考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