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上,她理解省乐世祥所说的放弃柳林市的含义,她深深的责怪着自己,为什么自己当初就不能和季子强一样,顶住这个项目,保住自己的良心,要是那样,自己也不会给乐书记带来今天这样尴尬的局面,也不会让乐书记放弃本来亟待扩大和稳固的地盘,可以说,乐书记对李省长的妥协和让步,其实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昧的曲意迎上造成的,自己多坚持一点,也许不会发生今天的退却和让步。

    叶眉伤心的看着乐世祥说:“对不起,乐书记,都是我不好。”

    乐世祥淡淡的说:“有的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只怕是要委屈你了。”

    叶眉忧伤的笑笑说:“我没关系,到哪都是工作,但我没有管理好柳林,以后柳林一定会给乐书记带来更多的麻烦,这才是我伤心的地方。”

    乐世祥很大气的挥挥手说:“这算不了什么,你离开了柳林市,北江化工公司的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作为补偿,韦俊海会接任你的职务,所以你也应该有个准备,我们不害人,但防人之心永远不能放弃。”

    叶眉点点头,她不敢问自己未来会调到那里去,这不是她应该过问的,不过作为这次乐派的失利认输和妥协,代价一定会很大,但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这个尾巴已经让别人抓住,在闹下去,只怕会牵连更多,麻烦也更大,就此退让,是唯一可行的一个方案了,自己呢只怕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掌控大权,叱咤风云了。

    但叶眉不敢问自己,她却可以问别人:“乐书记,那那以后柳林市的市长由谁来接任”

    乐书记就眯起了眼,他不好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比他对政敌妥协更为让他费神,叶眉让人找到了破绽,自己必须帮她堵上这个漏洞,妥协和后退是必然的,但自己真的就甘心把柳林市全部交给他们吗不,绝不能这样。

    退一步不过是为了下次更好的进两步,那么这个市长人选就更为关键了。

    乐世祥沉吟良久说:“叶眉啊,你感觉谁去做这个市长更为合适”

    叶眉想了想,说:“省上还没有既定的人选吗”

    乐世祥摇下头说:“还没定,李省长估计也有点想法,所以我准备拖几天。”

    叶眉就说:“那我举荐一个人,洋河县的季子强,有他就能够稳住柳林市,有他也才能对付的了韦俊海。”

    乐世祥的眼中就一下子闪动出了一种让叶眉看不懂含义的亮光,但瞬间,乐世祥就说:“听说他和韦俊海走的很近。”

    叶眉摇下头说:“我过去也一直是那样认为的,但我错了,我们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去衡量季子强同志,他是一个奇才,奇人,他的胸怀比我们很多人都更为宽广,这样的人总是与众不同的。”

    乐世祥眯起了眼睛,就这样看这叶眉,看了很久,很久,他都没有说话,季子强能够获得他最大的政敌的赞赏,这对乐世祥来说也是意想不到的,这小子到底是何德何能,看来自己一直还是有点小看他了。

    叶眉见乐书记久久没有说话,也不敢再多问了,就说:“那我先回柳林市,早作准备。”

    乐世祥继续看着,似乎在沉思,又似乎在发愣,突然他又醒悟了过来说:“你不是家在省城吗,回家看看,住一两天吧,你这几年也很辛苦了。”

    叶眉很感激,有点激动的说:“我还是回柳林,我给书记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真的请书记原谅。”

    乐世祥“嗨”了一声说:“什么啊,天塌不下来,小小的一次失利和错误算不了什么,以后的路还长的很。”

    叶眉离开了省委乐书记的办公室,没有回家,她怕自己这样的心情会影响到丈夫和孩子,她还需要赶快的回到柳林市,战场本来是胜利者才有权利打扫,不过叶眉还是想自己能扫一点就扫一点吧。

    乐世祥在叶眉走后,也没有再去看文件了,他若有所思的站了起来,走到了宽大的窗户前,久久的远眺着这座城市的那些高大宏伟的建筑。

    “咣咣咣,”响起了敲门声,乐世祥知道这一定不是秘书,秘书的敲门手法,他早就熟悉,转过身来,就见省委组织部长推门走了进来,他们办公室距离也不远,两人家里住的也不远,都在一个院子里住,谢部长也是乐世祥一手拉起来的,所以就比较随便一点。

    乐世祥见谢部长来了,脸色才缓了过来,谢部长笑着说:“领导又在为难是不是,早上你说的那事啊,让我也头大了一早上,柳林市很重要,也是书记你的根据地啊。”

    乐世祥叹口气说:“是啊,没有个合适的人选,我还真不放心,不管怎么说,不能让柳林搞成**王国,那样以后会很麻烦。”

    谢部长放下手中的茶杯说:“是啊是啊,关键去的人还要有**特行的性格才成,不然去了不如不去。”

    乐世祥点下头说:“问题就在这里,韦俊海可不是个好配合的人,等闲人去了的确无效。”

    谢部长就问:“那在柳林的当地呢,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乐世祥笑笑反问一句说:“你是组织部长,你到来问我了,嘿,这奇了怪了。”

    谢部长也呵呵呵的笑了一会说:“我这种高风亮节的行为你不表扬还说扎气的话,现在的领导有我这样视权利如粪土的吗,我这是主动放权。”

    两人笑了两句,谢部长就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说:“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一说我想起一个人来,也许这人挺合适的。”

    乐世祥看看他,平淡的说:“是吗,谁啊”

    谢部长就摇头晃脑的说:“这人很有能力的,能把一个那样贫困的洋河县,没几年功夫就搞到了全市各项指标派名第一的人,我看这就是魄力,也是能力。要我说啊,就把那个市长让洋河县的书记当了,要是以后整个柳林市都这样发展起来,那对我省的经济发展就可以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谢部长实际是知道这个洋河县的书记是什么人了,这个季子强的底细,瞒的了别人,但瞒不过谢部长,特别是最近也听说到了一些叶眉和季子强的矛盾传言,要是一般人,他也不会在意,但因为涉及到季子强,他的关注就多了一点。

    乐世祥静静的望着谢部长,他想知道谢部长是不是知道了季子强和自己的关系,但他自己回忆了一下,好像没给他说过,那么他或者说的是真心话,如果是这样,叶眉的想法就和他不谋而合了,乐世祥就淡淡的说:“你感觉这样可行你认为他坐的住那个位子。”

    他还是无法确定谢部长是不是知道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所以他就即不能提季子强的名字,也不能太作假的说洋河县那个书记,乐世祥只能说“他”来代表。

    谢部长一看自己的主意乐世祥是不排斥的,他就开始了大胆的论证,但他的论证所说的话并不很多:“呵呵,领导啊,他现在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都可以搞出这样一个小卒子过河困老将的局面,你想他怎么可能稳不住个位子”

    乐世祥听他这样一说就抬起头默默的看着他,但还是皱了下眉头说:“从操作上只怕有点难度,他毕竟只是个处级,这样一下子就到了厅级,只怕难以服众”。

    谢部长就不以为然的说:“首长啊,这样的情况过去我们北江省也有过,在全国来说也比比皆是,现在提倡的就是年轻化,专业化,知识化,我看这不是问题。问题到是李省长,和老苏他们那关难过啊,在说了,你还准备下一步把北江市的副书记让叶眉补上,两个位置只怕很难一起到手了。”

    乐世祥点点头说:“这也是我一直没有动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两个位置我都势在必得。”

    谢部长也就把眉头皱了起来,这事情难度有点高了,按现在北江省的高层布局来说,乐世祥想要一次囊括两个位置,很难啊,要想保持北江省的稳定格局,只怕还是要利益共沾,给人家也留点好处才行。

    乐世祥和谢部长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思,要保柳林市,就要放弃北江市,但北江市的副书记更为重要,一个北江省是省会市,级别比一半市要半级,在全省的比重也大,在一个北江市的市委书记也快到退休年龄了,这叶眉接上副职,也就是为下一步打个埋伏,还能化解叶眉目前的危机,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乐世祥就站了起来,围着沙发来回的绕了很久,最后说:“想想办法,事在人为。”

    谢部长犹豫的问:“领导的意思还是要”

    乐世祥意味深长,但很坚决的点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