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送走林副县长以后,季子强的电话就连续的响了几次,他也接了几次,每接一次,季子强的心都在收缩,所有的信息和传言都汇聚成一个问题,北江化工公司的问题越演越烈,就在三天前,北江化工厂附加的村民竟然堵在了312国道上,拦住了下来做省委、省政府检查考评组。

    考评组莅临柳林市是对本年度经济社会发展主要工作进行集中综合检查考评。

    副省长、省检查考评组检查组组长常务副省长苏良世和检查考评组副组长人大程南熙主任,省发改委稽查特派员、省委检查考评组副组长等人都在车上,整整的堵了1个多小时。

    后来苏副省长就把这事情立即汇报了李省长和省委的乐书记,省委也专门的召开了一个常委会,讨论和分析了这次事件的起因和影响。

    迫于各种压力,省委乐书记也当即指派了省纪检委,对着件事情做出了了解和调查。

    季子强也有一种很不详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没有延续多长时间,他就接到了又一个电话,是韦俊海打来的,告诉他立即赶到柳林市来。

    季子强带着疑惑,马上让办公室给自己安排了车,一路就赶到了市政府韦俊海的办公室,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韦俊海在电话里也没有给他细说,但季子强还是隐隐的认为,这一定和北江化工公司有关,或者换句话说,一定和叶眉有关。

    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韦俊海今天的神色和气质分外的轻松,他见面就先和季子强开了一句玩笑说:“把你叫的这么急,一定很紧张吧,不过你放心,是好事,一不问你要钱,二不给你处分,呵呵呵,坐坐坐。”

    季子强坐下,等韦俊海的秘书给他泡上了茶水,季子强就端着水杯把自己的手暖着说:“韦市长电话里也不说什么事情,我到没担心处分什么的,我就怀疑是不是我洋河去年搞的好,韦市长准备给我奖励个35万元的,所以我车上是放了一个蛇皮口袋的,就准备背钱。”

    韦市长哈哈哈的放声朗笑了起来说:“你小子啊,想什么呢,我还准备问你洋河县借点钱呢。”

    季子强一听这话,赶忙说:“市长,市长,我们不谈钱了行不行。”

    韦俊海又是笑了笑才说:“好,我们现在不谈钱,谈点正事。”

    季子强就不敢在开玩笑了,他注视着韦俊海,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事情这样急着找自己,但韦俊海却没有急于的说话,他把玩这手中的茶杯,他也没有去看季子强,任凭那一阵阵的茶香在办公室飘动。

    那飘动的茶香让韦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说:““这茶很不错。”

    季子强就隐约的感到今天的气氛不大对头,韦俊海除了刚才和自己开玩笑之外,一直在思考着什么,他好几次都显示出了欲言又止,犹豫不决的神情,如果猜的不错,那韦俊海今天一定是要和自己说一些也许是他自认为很重要的话了。

    季子强只能是等待,他不愿意破坏韦俊海的决断,让他想,想好了再说,比一会遮遮掩掩的让自己猜要好点。

    季子强默默的喝着茶,那颗浸润在俗世中已几近麻木的心灵,似乎获得了某种如同醉酒之后一觉醒来那种突然的瞬间的异常的清醒,又似乎有一种喝酒喝到口舌发麻然后忽然来了一碗西瓜汁的清凉冰甜的润泽。

    季子强就悄无声息的给韦俊海发上了烟,帮他点上,韦俊海仿佛还是没有决定说什么说不说

    他脸上的表情显的凝重起来。在一阵长久的,令人窒息的沉默后,韦俊海到底还是开口了:“子强,你认为在柳林市应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韦俊海意味深长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虽然不解他说出这话的意思,但还是可以感受到,他犹豫了这么长时间,肯定不会是想要和自己谈这样无足轻重的话题,他一定有他的深意,季子强犹豫着,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他继续在等待着韦俊海的下文。

    韦俊海停了片刻,他凝视着季子强,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道:“我希望你可以有一个明确的立场,希望你在我,或者是在叶书记之间做一个明智的选择。”

    季子强心里一凉,他明白了韦俊海这话的意思了,看来韦俊海已经准备决战了,他抓住了一个最好的机会,他要扭转这大本年自己被动挨打局面,他开始对叶眉发起总攻了。

    韦俊海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以他的个性,一切本来应该在隐秘中进行,但最近一阶段,自己不断的损兵折将,已经对他的权威形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他已经不能在容忍叶眉对他权利的侵蚀和剥夺,更为重要的是,他想在此一役中,完全歼灭叶书记。

    所以他必须获得季子强的鼎力支持,因为季子强掌握着可以置叶眉于死地的最佳武器,只要季子强说出叶眉对他的打压和报复都与北江化工公司有关,只要季子强咬死叶眉和北江化工公司有暗箱操作,那么,这次叶眉的难逃灭顶之灾了。

    对韦俊海来讲,这杨的谈话也是有很大的政治风险,稍有不慎,就会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危害,但一想很谨慎的韦俊海现在已经顾不得了,没有十拿九稳的胜利,任何事情都有风险,常言道:富贵险中求。

    说完这话,韦俊海一直用凌冽冷峻的眼光注视着季子强,他要从季子强的脸上看出所有的表情,他要通过这些表情来判断出季子强的心态,但季子强的脸上没有慌张和惊恐的神色,他还是那样淡定,还是那样从容不迫。

    季子强他还笑了:“呵呵,你们一个是书记,一个是市长,我一直就是跟随着你们,这难道还要在来区分。”

    他内心是没有如此淡定的,他知道韦俊海今天是豁出来了,自己没有一个适当的回复,那韦俊海就一定会把自己划入对方的阵营,一旦对自己没有了顾忌,自己就会处在一个很危险的境地。

    同时,作为一个官场好手,考虑问题总是要看他的两个方面,现在季子强也是一样,他没有完全的惊慌失措,韦俊海为什么要说出来呢既然是说出来了,就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重视和需要,那自己就还有机会,自己现在做为一个筹码的出现,既然他想要用这个筹码,那自己就有了价值,也就有了回旋的余地,所以季子强还在笑。

    韦俊海也笑了,他内心很是赞叹,自己今生还能遇见这样一个人,也算不往活一世了,季子强的淡定,镇定和稳定,让韦俊海惊叹不已,看他那端茶杯的手,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提出这一个让常人惶恐的话而颤抖,茶水很平稳,连点滴的波澜都没有,还有他的笑,那样自然,那样无畏,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韦俊海慢慢的收住了笑,他淡淡的说:“你没有感到一点的紧张吗没有一点害怕吗你听不懂我的意思吗”

    季子强就很诚实的摇摇头说:“我从不知道怕,在这个世界上难道所有的人都是那样胆小吗对我而言,一切都不足为惧,谁要想让我轻易倒下,只怕没那么容易,大不了鱼死网破。”

    季子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隐隐有了一股杀气,让他本来很英俊的脸,变得有点渗人。

    韦俊海一直在观察着季子强的表情,此刻他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说:“那是,季书记的胆略确实过人,还记得那次你让我帮你抵挡叶眉的事情吗那次你真的胆量很好。”

    季子强就淡淡的回答:“我是破釜沉舟罢了。”

    韦俊海点点头说:“是啊,但这没有勇气是做不到的,可是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你现在又要去帮助叶眉”

    韦俊海的话锋一转,提出了一个这个寒冷如冰的问题,季子强心中一惊,韦俊海怎么这样说,难道他上次在医院给叶眉下套的事情,他现在知道是自己去点醒了叶眉不会,绝不会,自己说那话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在场。

    季子强在一次笑了:“我听不懂市长你的意思。”

    韦俊海冷冷的注视着季子强,对这样一个精明强悍的人物,韦俊海也是一点都不敢大意,他说:“那么前几天文件的事情你怎么解释呢”

    “文件什么解释。”其实季子强已经明白了,那份让自己侵湿的文件已经引起了韦俊海的怀疑了,但或者他仅仅也是个怀疑吧。

    韦俊海一直在继续的观察季子强,可是让他真的很失望,这个季子强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真实,以韦俊海这样善于观察表情的人,都一点看不出来季子强的伪装。

    韦俊海不得不放开这个问题,因为他也确实仅仅是怀疑,他不过是想讹诈一下季子强,现在看来,自己的讹诈对季子强起不了太大的作用,那就只能收手。

    自己还必须要拉上季子强,这样才能对叶眉发起最为猛烈的一击,才能改变这个现状,重振往日的雄風,季子强就是一把趁手的好刀,这一刀一定要坎出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