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开玩笑说:“王老板,看样子你叫我吃这顿饭都是极不情愿的啰”

    王老五也就笑着说“书记,不瞒您讲,有点,我倒不是缺这个钱,现在的事情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难办。 再说我这个人喜欢独来独往,图个清静。”

    季子强点点头说:“王老板,你这个话说的是真话,我爱听,就拿我们来讲,一年的应酬有多少,有时一天就是好几个地方,没办法,你不去吧人家说你不重视,讲究一个对等接待。再一个手下的同志请你吃个饭,一片盛情,你不去人家心里就不舒坦。其实说实在的,一年吃了多少饭,好些都记不住了,也觉得挺没有意思的,真是不愿意去吃那顿饭。你看,王老板,你这样挺好的,真是羡慕。”

    王老五也就老实不客气的说:“话说回来了,现在很多事啊,在酒桌子上面办,今天,我真人不说假话,请书记来,也真是有事相求。”

    季子强笑笑,接过了王老五给他发的香烟,一面点上,一面说:“痛快,平时看你王老五粘粘糊糊的,很低调,今天的做派完全不一样了。”

    王老五就接过话说:“煤电一体化项目这是县里,地区,省里的重点项目,书记都讲过要重点扶持,我们首要的是要征地和拆迁,我希望政府在土地出让方面能够给我们优惠一些。”

    季子强一听这事情,就回答:“煤电一体化项目,县里要支持这个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土地以什么样的价格出让,我回头跟冯县长说说,政府能扶持的一定要扶持,这个态我可以表。一块荒地放在那里也产生不了效益。”

    王老五听了这话,心里算是松了口气,忙端起了酒杯说:说“书记是个痛快人,好,现在我们可以痛痛快快地喝酒。首先,我们筹建班子的一班人给书记敬杯酒,一句话拜托了”

    这场酒喝得很轻松,也很愉快。

    王老五请季子强吃饭就是个借口,实际是想把季子强拉下水,和他一起做点坏事,他今天也是更明白了,虽然自己是财大气粗,但连几个小小的事情都没办法对付,看来还是要拉紧季子强。

    吃完饭,他现在就请季子强一起去洗个澡,名曰是洗澡,实质上就是去那些地方洗“那个地方”,呵呵,季子强也知道他的用意,就笑笑的拒绝了,说:“对我你就不用花费这么多的精力了,我那事情我放在心上还不行吗”

    王老五就讪讪的笑笑说:“也不是啊,我就是想和书记多亲近一下。”

    季子强摆摆手就离开了他们,独自回到了县委。

    第二天,季子强主持召开了一个个专题工作会议,除了相关部局和主管的县上,王老五也参加了会议。在这个会上季子强就说:“煤电一体化项目实施以来,总的来说,进展不错,但也存在一些问题,今天政府常务会议专题研究解决煤电一体化项目建设当中存在的问题,下面先请项目法人王老五同志汇报。”

    王老五首先介绍了项目的进展情况,接下来重点谈了项目建设资金问题,他说:“由于土建工程已经全面铺开,发电设备定购打款,目前项目建设资金紧张,我们考虑用出让土地作抵押从银行贷一部分款缓解资金紧张的局面,由于没有缴纳土地出让金,土地证办不下来,用出让土地作抵押从银行贷款这条道就走不通,希望政府能够暂缓交纳土地出让金。”

    与会领导一看这架势,书记亲自来主持,而且这也确实不是个小项目,大家就一致认为这么大的项目,在洋河县建设史上是历史性的,县政府应该拿出气魄来支持项目建设,而且土地也搬不走,这么大的项目也搬不走,同意暂不收取项目土地出让金,等项目建成投产以后再行交纳。

    王老五没有想到让自己头痛的事就这样解决了,他心里说不上的高兴。

    当晚,王老五准备了一个“信封”,去季子强办公室当面酬谢。

    “季书记,真是太感谢了。”王老五说着话,就把那信封放在了季子强的桌上。

    季子强没有去看那个信封,反到是给王老五说起了一番大道理来:“王老板,谢的话就不要说了。煤电一体化这是省里的重点项目,今天的问题,暴露出我们工作还不够细致和到位,服务意识还不强。我们天天讲发展是第一要务,这么大的项目落户洋河县,固定资产投资超过洋河县过去几年年固定资产投资的总和,这是洋河县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程,为什么要让企业求爷爷告奶奶跟着领导的屁股转,而不能是我们的领导主动贴上去呢说穿了,是我的过失,我考虑不周,王老板,我说声对不起了。”

    王老五一听这季子强怎么说上了官话,就延着说:“书记,别这样说,我谢您还来不及哩。”

    季子强就呵呵呵笑这说:“感谢什么啊,好好把项目做起来就成了。”

    王老五就看看信封:“书记,您看,我这个人也不会办事,一点小意思,还望笑纳。”

    季子强摇了下头:“王老板,你这不行,你还不了解我的习惯啊”

    王老五就坚持说:“书记,你要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啊。”

    “不是什么看得起看不起的问题,我有个原则,这我是在大会上宣布过的。”

    “书记,人都是有感情的,和您接触不多,但觉得您这个人不错,挺投缘的,您也得允许我表示个心意啊。”

    季子强决然的说:“心意领了,领了。”说完这话,季子强就拿起了信封,硬塞回王老五的口袋。

    王老五从口袋掏出来,又撂到了桌子上。

    “老王,你再这样,我生气了,你不能让我交纪检委吧”季子强脸上就有点温怒,边说边把信封塞到了王老五的手中。

    看看实在没办法,王老五只好无奈的说:“那好吧,书记,我就告辞了。”

    “你慢走,有什么问题,来找我。”季子强也客气的说。

    王老五走出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皎洁的月亮高悬在天上,把洋河县照得透亮而又明净。

    季子强的为人,他早都听说,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王老五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季子强才是真正的德才兼备,洋河县有这样的干部是洋河县百姓之福。他由衷地敬佩季子强。

    这几天季子强还和往常一样,每天到处跑跑,该他管的他管,不该他管的,有时候也去管管,特别是工业这一块,他抓的更紧了,县上大部分的企业都已经做了个合理的安排,他就算了算,县上已经是盈利了很多,所有的机关干部,还有学校的老师都很受鼓舞,过去工资经常拖欠,经常发不全,现在都没有这情况了,到了十号,稳稳的就去领钱,谁不高兴啊,在高兴之余,自然就会想到季子强的好处。

    季子强也开始了走秀了,到这去看看,做个慰问,到那去转转,做个调研,今天给人家剪个彩,明天帮人家奠个基,每天的县电视台和广播上都有他,要是那天不见他,那全县的人民都会讨论这个问题,他是不是病了,是不是到省上,市上开会了,他基本现在就是人们关注的一个新闻人物了。

    他也很会煽情,时不时的还在电视和广播上讲讲话,夸了工人夸干部,夸了农民夸学生,闹得最后全县的人都成了好人,大家也是高兴的很,这个书记不错,嗯,挺好。

    连林副县长也发现季子强现在变了很多,没有了过去的严肃,变的很是随和,她就奇了怪了,难道结婚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那为什么当初自己就没改变,今天她拿了份材料给季子强送过去,是一个全省提春耕的报告,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及早做好今年春耕的准备工作,季子强看到这报告就感叹到:“林县长啊,这看看新的一年又开始了,时间过的真快。”

    林副县长听他这样说,就噗哧的一声笑了:“没想到你还感叹时光如梭。”

    季子强就“切”了一声说:“我怎么不能感叹啊,我难道是妖怪”

    林副县长看看他就说:“你不提还好,一提我还真的感觉你有点像妖怪呢。”

    林副县长说完就看着季子强呵呵的笑了起来,季子强也被她的快乐感染起来,看着林副县长的笑容,看着她的美丽,季子强也是感慨良多,他就记起了很久以前自己和林副县长的那一段绮丽的梦幻般纏绵,想起来季子强就有了一种迷離的感觉。

    林副县长也多想好好的享受一下季子强的温柔,她真想现在就闭上了眼睛,把自己娇艳的唇递给了季子强。

    可惜,时光的流失不仅洗去了过去的美梦,也打磨掉了季子强年轻时候那种玩世不恭的心态,他现在更稳重和成熟了,对美丽的女人,他多了份欣赏和赞美,少了点慾~望和想入非非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