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路上,刘副市长也默默无语,这个项目虽然他没有插手多少,但他还是可以理解此刻叶眉的心情,一个领导不在于别人骂她多少,没有哪个领导不挨骂的,关键要看骂的对不对,是不是他们的骂可以让你找不到理由来宽慰自己,如果你没有办法来给自己的良心解释,那么就算是一个很脸厚,很无耻的人,他在心里也会受到良心的惩罚。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回到了市委的办公室,叶眉摆摆手,打发走了秘书,她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悔恨了,韦俊海和葛副市长的刀已经举起,自己要放下一切来应对和抵抗,儿女情长的事情必须抛弃。

    叶眉就长出了一口气,挺了挺本来就很饱满的胸膛,开始计划自己的防御体系了。

    过了一会,她拿起了电话,她想自己应该先堵住韦俊海和葛副市长坐实自己的借口,这就是洋河县的那个文件了,在想通了季子强的心态之后,叶眉决定给季子强去个电话,自己必须得到他的协助。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叶眉听到了季子强的问好声后说:“嗯,你那里的山庄开业庆典结束了”

    季子强今天多喝了一点,按他往常的惯例,中午是不能多喝酒的,但今天情况特殊,有市上的领导,还有省上几个厅局的来客,这一人敬一杯,下来都是个大数字了,他刚刚回来,正泡了杯浓茶在喝,就接到了叶眉的电话。

    “山庄庆典刚刚结束,张秘书长他们也刚离开,请问叶书记有什么指示”季子强控制着自己的语调,他可是不想给叶眉发现自己有点晕晕乎乎的样子。

    听到季子强这样客气和生分的语调,叶眉的心里就是一揪,自己这两年带给季子强了太多的打压,他一定很伤心吧。

    叶眉的语调就不由的温柔了一点,说:“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问,我没有去参加庆典,但我还是祝福你们生意兴隆。”

    季子强眉头就拧了起来,这是叶眉吗她怎么用这样的语调对自己说话,难道自己帮她了一次,她就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不会吧叶眉还没有这样肤浅。

    搞不懂是搞不懂,但季子强还是小心的说:“谢谢叶书记的吉言,也谢谢叶书记能在百忙中惦记着我们这事情,感谢啊。”

    这客套而有毫无生机的话,让叶眉再也无法忍受了,她有点黯然神伤的说:“子强。”

    季子强的心里霎时就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这感觉如小溪的流水,悄悄的,轻轻的沁入了季子强的肺腑,心头。

    叶眉听着季子强在话筒中的喘息声,她的心中也有了浓浓的柔情,她继续说:“子强,这些年你是不是很恨我”

    季子强也绷不住伪装的谦恭和客气了,他过了好几秒的时间才说:“没有恨过,只有惋惜。”

    “真的一点都没有恨过吗我好几次差点就让你离开你最喜欢的工作。”叶眉喃喃的说。

    “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恨过你。”季子强回答。

    “子强,你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你为什么总是以德报怨,你应该恨我。”

    季子强唇角就露出了一抹笑意说:“为什么要恨,我理解你的难处,也理解你的想法,所以总能给自己找到不去恨你的借口。而且,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到是我每次让你蒙受到了很多委屈,这才最让我良心不安。”

    叶眉真的有点哽噎了,她没有想到季子强会这样对自己,她真想大哭一场,把胸磊中的压力,烦闷和悔恨都发泄出来。

    季子强没有听到叶眉的说话,他想到了那个文件的事情,他就说:“对了叶书记,昨天韦市长问我要了一个文件。”

    叶眉打住了伤感,问道:“是关于北江化工公司那个文件”

    季子强说:“是啊,我总感觉这里面有点问题,所以请你注意一点。”

    叶眉无奈的说:“来不及了,我刚刚从汉口区北江化工厂回来,那里确实有污染,村民有很多患上了污染病,村民也开始了蠢蠢欲动,看来韦俊海是要做点文章了。”

    季子强眯起了眼睛说:“开什么玩笑,厂子才投产几个月,虽然污染是肯定的,但村民这就患上了病,也有点太快了吧”

    叶眉叹口气说:“我也怀疑前几天防疫站的那个检查有问题,但现在这都是细枝末稍了,这只是一个契机,他们是想把这事情闹大,最后就自然而然的扯到我的身上。”

    季子强凝神想了想说:“难怪要那份文件,因为上面有你签字。”

    叶眉说:“是啊,文件给韦俊海送过去了吗”

    季子强说:“昨天已经送过去了。”

    叶眉“奥”了一声,有点失望,也有点灰心的说:“看来他们还是快了一步,也好,反正那也是事实,文件确实是我让写的,也是我在上面签了字的,我承担起来就是了。”

    季子强笑笑说:“对阴谋你何必用事实,谁也不能说你使用了非正常的程序。”

    叶眉知道季子强是在宽慰自己,这就够了,她也笑了笑说:“谢谢你还在为我着想,但那个文件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季子强撇撇嘴,说:“那个文件什么问题也说不清楚,因为洋河县很穷,县委办公室档案柜有时候会因为房屋漏雨而渗水,所以那个文件上的签字好像让水泡了,什么都看不到。”

    叶眉的脸上就绽放出了一片美丽的云彩,季子强再一次帮她度过了一个险滩,她明白那绝不是因为漏雨的缘故,那是季子强的心中依然留恋着自己和他的那段感情,有这样的一个人在守护和牵挂这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可遗憾呢

    她没有说谢谢,因为这样的语言早已经不足以表达她此刻的心意,她只是说了声:“难为你了。”

    季子强也不想在说什么了,他要放下电话,再好好的回忆一下那逝去的旧梦,他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一根细细的电话线,却连接上了两颗温柔的心。

    洋河县最近真的很为季子强争气,在宣传和大家的努力下,虽然是年底了,但来的游客还是不少,人气带来了商气,高气带来了财气,洋河县经商的人体会最深,最近一段时间,洋河县的钱好象突然好挣了,特别是旅馆饭店的生意更是十分火爆。

    县上的财政收入也在不断的增加,虽然旅游的高峰在慢慢的消退,人数也不如开始时候那么多了,可财政收入一点都没有减少,因为洋河县的工业正逐步回升,这就填补了旅游消退的空缺,这样的形式季子强是很满意的,几乎比自己想象的效果还好。

    在季子强和叶眉打电话的时候,王老五也正在矿上的办公室里,他弟弟老六正对他说:“五哥,地的问题,我看必须找找季子强,一亩地能省一万,就是一千万,这可不是小数字。”王老六说道。

    王老五也点头:“老六,你说得是,这件事我们两个完全想到一块了,这两天我也在琢磨这件事,划拨土地眼下是省钱了,可将来的市场化运作,商业运作就有麻烦,按照规定经营性土地必须出让。我们争取重点项目扶持政策,低价拿下这一千亩地,我看是比较好的。如果能省一千万,我看给他们花上几万、几十万,也是合算的。”

    王老六就问:“五哥,这一年我看你和他走得很近,季书记应该会买你的帐吧”

    王老五就叹口气说:“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要有节奏,就跟写文章一样,文似观山不喜平啊,有张有弛,有紧有松,有平缓有高巢,有跌荡,有起伏,这样才能有韵味。我和季书记也是如此,最近好,但不代表他就可以违背原则,这个人不是一个贪官啊。”

    老六就说:“煤电一体化,是县上的重点项目,县上支持也应该不会有问题。”

    王老五不以为然的说:“支持这句话哪个领导都会说,关键要落到实处,对于我们来讲这才是要害。我考虑这样,我们先请季子强吃个饭,完了再攻攻关。省下来的都是钱,捡在篮子里的都是菜。我这就给季子强联系,约个时间。”王老五说完拨通了季子强的电话。

    “季书记吗您好”

    “啊,王老板啊,你好。”季子强在电话那头说道。

    王老五就谦恭的说:“季书记,我想请您坐一坐,不知道您能不能赏光”

    “王老板,肯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吧”季子强笑呵呵的说。

    王老五就呵呵的笑笑说:“是啊,季书记,煤电一体化项目也是您最关心的项目,有些情况想向您汇报汇报。”

    季子强说:“这样的饭我吃,这样的酒我喝。”

    晚上,季子强就没有带车,一路散步的到了他和王老五约好的酒店,包间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王老六也在里面,一见面,王老五就连忙招呼季子强到了上首坐下,然后说:“季书记,我这个人也不是那种张扬的人,到洋河这些时间,您最清楚。有时候很矛盾,和当官的呢,说实话心里头不愿意多粘,但当官的手上有权,你不粘还不行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