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看手表,还不到9点,客人们估计要11点左右才来,开业仪式很短,剩下的时间就是吃饭了,这还有2个来小时呢。 季子强就说:“行,让我感受一下。”

    安子若就带季子强到了一个温泉部,走进去就可以看到温泉池升起的热气,温泉池大约分两种类型,大池和小池。大池是公众池,有标准的游泳池,有戏水的旋转波浪池,那里灯火通明,虽然还没有游客,但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小池却是那种情侣池,或是搭了顶棚,或是有草丛间隔,光线朦胧,还有飘飘渺渺的音乐。

    安子若就问季子强:“你想到那面泡一下”

    季子强说:“去公众池,可以游泳。”

    安子若就笑话他说:“记得你过去每次游泳都笨手笨脚的,现在早都不会游了吧。”

    季子强也想到过去两人夏天到游泳池去的情景了,他笑笑说:“是很久没有游过泳了,自从步入官场,很多爱好都只能放弃了。”

    安子若说:“你还是去泡那情侣池吧。”

    季子强问:“为什么呀”

    安子若就白了她一眼,说:“这还用问吗你最近脸色也不大好,估计很劳累了,还是不要做太消耗体力的运动好。”

    季子强笑笑说:“我把这事给忘了。”

    安子若一招手,就来了一个穿戴整齐的小服务生,季子强就看着这服务生说:“子若啊,可不能用童工啊,这孩子有18岁了吗”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了说:“你泡你的温泉吧,管这么多干什么”

    季子强也就笑着在这服务生的带领下到了换衣间,季子强换了游衣,选一个有顶棚的情侣小池。那水温适中,不烫不凉,水面飘浮着鲜花瓣儿,人泡进去,便有淡淡的花香,感觉极舒适。

    但季子强的思维并没有因为这里的舒适而停止运转,他在思考着昨天韦俊海要那个文件的最终目的,毫无疑问的,韦俊海是要拿这个来对付叶眉,但韦俊海会以一种什么方式来进行呢,他会在什么时候动手这都是季子强感兴趣,也是关注的。

    就在季子强享受着这惬意的舒适,准备温泉山庄开业庆典到来的时候,在柳林市的市委叶眉办公室里,叶眉正在听着一个电话,这是政府办公室一个科长来的电话,他告诉了叶眉,前一两天,葛副市长来找过当初叶眉签发的那个文件。

    叶眉默默听完,什么话都没说,她放下电话,在办公椅上坐了很久,她要想想,一个过去那么长时间的文件,为什么葛副市长现在要看,想了很久,叶眉还是没有想出原因,但她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她不相信葛副市长和韦俊海会放弃他们的进攻,所以她又给副市长刘家伟打了个电话。

    “刘市长,你好,听说上次我们给洋河县下发的那个关于北江化工公司的文件有人很关注,你想一想,这里面能有什么问题”叶眉直言不讳的对刘副市长说,因为对刘副市长,叶眉是很信任的。

    电话那头的刘副市长就“奥”了一声说:“难怪了,刚才北江化工公司的乔董事长来了电话,说他们化工厂大门已经让村民堵住了,说他们危害健康,要求他们停产。”

    叶眉一下子全明白了,看来这两件事情不能单独的分开看待,这里面一定有猫腻了,叶眉就对刘副市长说:“家伟,你亲自跑一趟,看看村民为什么会突然的闹起来,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什么企图。”

    那面刘副市长也感觉出问题的重大了,连声答应,说马上就带人过去。

    放下电话,叶眉皱起了眉头,她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展开了,同时,在北江化工公司这个问题上,叶眉也知道自己是有短处和破绽的,或者这件事情真的会给自己带来一次最大的危机。

    但叶眉没有慌乱,她思考着,知道自己所面临的有两个问题,一个就是土地价格,一个就是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的强硬推动。

    两个问题其实也可以成为一个问题,土地价格已经没法改变,但自己是不是能让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置身事外,才是真正的问题,只要能证明自己是以正常的方式对待这个项目,或许自己就可以度过难关。

    所以,文件上的签字就成为了关键,这也是为什么葛副市长他们查找那个文件的真实原因了,但那个文件说明不了什么,因为自己签字的文件并不是副本。

    想到这,叶眉就想到了留在洋河县的那个正本文件,想到那个文件,叶眉也就想到了季子强。

    叶眉越来越看不懂季子强了,自己住院时韦俊海的那个陷阱差一点就把自己装了进去,要不是季子强的提醒,自己只怕已经在省纪检委调查中出事了,但季子强为什么要来提醒自己,他应该是韦俊海一伙的,他应该最希望自己倒下,自己对他的打击难道他能忘记吗

    绝对不可能的,一个宦海中人,他是不会对政敌抱有怜悯和同情的,就算他想讨好自己,但也完全用不着在那件事情上对自己手下留情。

    叶眉的心忽然的一动,难道季子强还没有忘记旧情,他对自己还是充满了留恋吗这个问题很快就揪住了叶眉的心,但他过去为什么要和自己唱反调,要和自己对着干呢

    许许多多的问题就一下子涌上了叶眉的心头,她慢慢的抬起手臂,捧住了脸,这么多的为什么,这么多的无法理解让叶眉脑海一片的混乱,她需要认真的理一理。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候,也就是季子强在洋河县宴请宾客,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叶眉却带上了刘副市长和秘书到了汉口区的北江化工公司附近,她已经从刘副市长那里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附近的村民在防疫检查中很多都患上了因为污染而引起的疾病,对这个防疫检查叶眉是有所怀疑的,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的问题是这里确实让她看到了污染。

    他们一行人还没有走到,老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同时也看到了一股股污浊的排水,缓缓的流到田间。叶眉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些附近的村民也是在路边指指点点的咒骂着化工厂,还有几个村民老远见了叶眉他们的小车停住,知道是领导,就跑了过来,吵吵嚷嚷的说了起来:“我们现在饮用水源和粮食都让这厂排放的污水污染了。你们是市里领导吗你们能帮我们反应一下吗”

    还有的村民说:“河水现在都发臭了,赶快让他们停下来”

    叶眉一阵的愧意,她忙说:“我们是市里的,今天专门来看看,大家放心,只要有问题,我们一定会帮助解决。”

    一个老婆婆从水缸舀了一瓢刚从水井抽上来的水,端到叶眉他们的面前:“你闻闻嘛,臭得很,根本没办法煮饭”。

    叶眉就发现,水呈淡黄色,并有一股臭味,稍等几分钟,瓢底便沉淀一层黑色杂质。这老婆婆说:“以前每隔一个星期清洗水缸时,留下少量泥沙;而现在每隔两天洗一次,却发现有很多粘手的杂质。”

    叶眉知道,这是化工厂非法排放废水污染的缘故。

    叶眉就告诉大家:“村民们,我们这次就是来整顿和检查这些厂子的,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有相应的措施,也请你们给市里一点时间,一定会解决的。”

    一个村民就骂了一句什么说:“不仅这厂子的污染有问题,我们还要解决过去征地的问题,这土地完全是贱卖,连正常土地一半的钱都不到,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领导收了人家的好处费了,真是黑心。”

    “就是的,听说人家洋河县的那个书记宁愿不当领导,都不同意这个厂子在人家地盘上修建。”

    “那是啊,关键这样的领导太少了,都他吗的是些贪官。”

    叶眉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她掩饰性的咳嗽了几声,把脸转了过去,她看不下去了,也听不下去了,那一声声的抱怨和咒骂让叶眉感到浑身的无力。

    上车以后,叶眉没有再说一句话,她的耳边老是回响着那一声声的咒骂,在这个时候,叶眉再一次的想到了季子强,突然的,叶眉犹如醍醐灌顶般的,一下子明白了季子强为什么要帮自己了。

    其实季子强从来都没有想要和自己分道扬镳,他也并不是要和自己做对,他也并不是想要背叛自己,他不过是在坚持着自己的良知和理想,他没有因为环境和官职的变化就畏手畏足的想要讨好上级,想要保存官位。

    这个想法一下子让叶眉惊讶和惶恐起来。

    难道自己错了吗叶眉摇着头,她不能承认自己错了,自己为了大局,自己必须妥协,这难道不是每个官场中人每天都在做的事情吗

    但自己没错,谁错了,季子强错了吗,从今天的这件事情上看,季子强好像也没有错,他保住了洋河县村民的利益,他保住了洋河县不受到污染,这显而易见的不是错误。

    叶眉在这寒冷的冬季竟然流下了汗水,她开始有了自责,有了觉悟,有了悔恨,感觉到了一种对季子强的伤感和悔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