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是不会和下属们计较什么称呼问题的,他知道了王队长很惶恐,对自己还是很害怕,这就够了,只有达到了这个效果,自己也就可以进行后面的计划了。

    季子强淡淡的说:“现在忙吗要是不忙,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王队长自然是不敢说忙的,本来现在刚好他也没事情,就是有事情,就是天上下刀子,他也是一定要赶过去的,这是主管公安局的任常委啊,他毫不犹豫的答应着说:“10分钟之内,一定赶到。”

    季子强就笑着说:“那好吧,我在办公室等你。”说完,季子强也就满意的放下了电话。

    时间还真的不算长,估计也就七八分钟的样子,王队长应该是跑着上的办公楼,在季子强的办公室门口,他喘气喘的比较严重,他先调了调自己的呼吸,深吸两口气,在缓缓的吐出,等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喘息,这才敲响了季子强办公室的门。

    这倒让季子强真的有点佩服,速度真快。季子强把脸板的的平平的,依然在一个什么文件上写着,在他的脸上是看不出任何表情的,他只是点了一下头,示意王队长进来,自己是一句话也没说。

    王队长就开始担心着自己今天只怕要糟,一定是上次歌厅的事情惹恼了这个季县长,要和自己算账了。

    他很快的就证实了自己这个推断,因为在他进来以后,季子强依然在写他的东西,没有招呼他坐,也没有说话,这是个不好的信号,不要以为县长真的有那么忙,这不过是一种方法,这方法王队长在刑警对也是经常用的,特别是对嫌疑犯,主要就是给对方一个无形的压力,还有就是调节下自己愤怒的情绪。

    王队长的头上就有了点虚汗,现在天已经开始热了,但季子强的办公室是有空调的,在这出汗就有点不大正常了,他的心就有点乱,但他也不敢乱想,他怕想的自己脑子乱了,一会季县长有什么问话,自己反应不过来,那就麻烦大了。

    他就在沙发上用半个屁股小心的坐上,随时准备站起来回答问题。

    就这样过了好几分钟时间,季子强算着自己给王队长的压力也差不多了,他才抬起了头,他双眉如剑,两目如锥的看王队长,让王队长后背一阵阵的发麻。

    王队长赶忙站起来,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季县长,上次,上次真是个误会,我知道错了,我一直想来给你做个检查,但害怕惹你不高兴。”

    季子强没有都对他稍微的假以颜色,很冷淡的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说检讨的问题,我最讨厌两面派。”

    王队长就有些发愣了,两面派是什么意思管他娘的,县长说什么那都是对的,王队长似懂非懂的点头说:“我检讨,季县长批评的很对。”

    季子强看看他这样子,实在憋不下去了,就说:“我还没开始批评呢,怎么就对了,我来问你,你真的以为你和那个姓什么的,就那天在歌厅喝醉的那个老板,搞点小活动,给上面举报一下,就可以把我季子强搞垮吗,哼哼,今天叫你来,就是告诉你一声,看看我们两个人谁先垮掉。”

    季子强的语气是越说越严厉,眼神也是更加深邃犀利了。

    王队长一下子彻底的蒙了,难道张老板个二货真的把这事告上去了,我的个乖乖,他是有病啊,这不是害老子吗

    王队长很惶恐的说:“季县长天理良心,我真不知道这事情,我要知道了,就是打断他的狗腿,也不会让他上市里去的。”

    其实,季子强判断过了,也是相信这王队长不会参与的,一个公安局的队长,他和那种老板不一样,他是明白后果的,今天的恐吓就到此为止吧。

    季子强摆出了一副不大相信的眼神,瞅着王队长,片刻才问:“你真没参与这次事情那我问你,你和那个老板关系怎么样”

    王队长一时不知道是该回答关系好,还是回答关系不好,他两种答案都很难选择,因为他现在搞不清这个季县长的心思,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王队长就嗫嚅了一阵,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季子强看他回答不出来,就冷冷的说:“你们要是关系还好,你就给我出一次力,你们要是关系不好,那就算了,我再找其他人。”

    王队长听季子强如此一说,也算明白了一点,他是绝不能放过这将功赎罪的机会,要是今天和季县长就此别过,以后自己倒霉就指日可待了。

    王队长不能有丝毫的犹豫,他马上就回答了:“关系可以,季县长有什么事情直接指示就是了,我保证完成任务。”

    季子强凛冽的看着他,在判断他是否可以当得起这个重任,而后,季子强说:“事情不大,但要求很高,我不能让随便的什么一个人都如此嚣张的。”

    王队长也是心里一紧,他是没有想到,一看看似温和宽厚的人,怎么眼中会有如此冷冽的煞气,他赶忙接上话说:“季县长,我理解你的意思,你直接说,怎么收拾他”

    季子强看着这个王队长急切的样子,才有了点笑意说:“收拾是一定的,不过呢,先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假如他可以悔过,对告状的事情来个返悔,那一切都好说。”

    王队长点点头说:“季县长,这个事情你就把他交给我吧,对这个人,我还是有点办法的。”季子强赞许的看了看王队长说:“行,要是可以的话,你这个朋友我也就交定了,有什么情况你直接和我联系,说好了就约个地方,我和他见见。”

    那王队长现在感觉有了立功的机会,就信誓旦旦的表态说:“县长,你放心好了,我要不让他姓张的把说出来的话吞回去,以后我就不见你了。”

    季子强就哈哈的一笑说:“那到大可不必,你办不成,我还有办法。”

    王队长嘿嘿一笑说:“别人吃不住他,我是吃定他的。”

    这不是吹牛,王队长心里清楚的很,就自己知道他的那些个逼良为娼,坑蒙拐骗,偷税漏税的事,他要敢不配合,有他小子受的,在洋河县这块地盘上,没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季子强的心里才轻松了一些,他也很有点庆幸自己上次争取到了公安局的分管权,不然啊,今天这事情还真的会让自己阴沟里面翻船。

    季子强点点头,就没再说什么了,这王队长也火急火燎的就离开了,他要好好的为季县长把这件事情办妥,自己做了多年的小人物了,从来也没有在县上领导们的视线里停留过多久,或者,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机会,倘如可以靠上季县长这样一个后台,比起自己拼死拼活的熬到现在来说,以后的道路就顺畅许多。

    季子强看着王队长的离开,他的眼睛也就眯成了一条细缝,事情才刚刚开始,对于化解此次的危机,自己还要精确的计算出接下来的每一个步骤,只有那样,才能让自己摆脱现在尴尬和危险的局面,自己的事业也才刚刚有了一点起步,绝不能就这样毁在姓雷的手上,对于权利,自己还没有真真的享受和使用,以后的路还很长。

    直到下班,季子强都没有离开办公室,本来下午他是有一个活动的,但季子强也让秘书小张给推了,小张看他情绪不大好,也不敢随便来打扰季子强,让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待了很长时间。

    季子强焦急等待的电话终于来到,王队长说:“季县长,都妥了,我已经叫上张老板,在一家茶楼里,你看是不是抽时间过来一下。”

    “嗯,好的,我一会就到。”季子强压抑住急切的心情,如无其事的说。

    “那行啊,我们两人就在这等你了。”王队长在那面讨好的说。

    季子强就答应了,挂上了电话,他不敢多耽误,细细的想了一遍一会过去应该说的话,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匆匆赶往茶楼。

    茶楼离政府也不算太远,季子强步行走了过去,街上的行人匆匆忙忙,谁也没有注意这个来洋河时间不久的副县长,这样也好,季子强就少了许多招呼和滞留,很快到了那个茶楼。

    季子强感觉这个茶楼的格调很不错,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它幽雅,静怡,给人朴实,沉稳的感觉,正对着大门的墙上,在“旺位”之处,还悬挂了一副唐朝的古诗,让茶楼更显的庄重古韵。

    王队长和张老板已经早在包间了,看来他们也谈了很长时间,桌上摆起茶具,一壶茶已经显得颜色发白,还有一壶刚刚泡好的茶,在飘着袅袅的热气。一进包间的门,季子强就看到了那天在歌厅自己扇了一个嘴巴的张老板,此刻,这个张老板再也没有了上次的那种嚣张和狂妄,他的脸色是黯淡,表情是尴尬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