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韦俊海说:“我韦俊海啊。 ”

    电话那面汉口区的蓝区长就很恭敬的说:“你好,韦市长,好长时间没听到你的教诲了,呵呵呵,今天领导有什么指示。”

    韦俊海也哈哈的笑了两声说:“教诲个屁,你小子听说最近来了几笔大生意啊,准备引进了多少资金啊。”

    蓝区长谦虚的说:“市长,你消息太灵了,我这才刚刚和人家接上头,还没细谈呢,你就知道了,唉,以后可得小心,万一犯点什么错误。”

    韦俊海说:“你哪天不犯错误你以为你是个好人啊。呵呵,对了,是这样的,这几天我收到了几份群众来信,对北江化工公司意见很大啊,刚刚建成投产就引来群众如此多的反对,不是个好苗头啊。”

    那么蓝区长显然是犹豫了一下,说:“奥,我这到没听到太大的反应,这公司污染是有一点,但利税和效益应该还是前景可观的。”

    韦俊海就严肃起来了,他很正儿八经的说:“同志哥啊,我们不能光盯着一点利税,我们要眼光看远一点,不要让后人骂我们的娘啊,对这个项目的引进你们做过仔细的分析吗为什么要那么急于上这个项目呢”

    蓝区长毫不犹豫的说:“在这个项目的引进上我们是做过大量调查和了解的,我这里还有省化工设计院的一些论证材料,这个项目在当时也是我们区委和区政府一致研究决定的。”

    韦俊海眼皮跳了几跳,他打个哈哈说:“我到不是说你们引进项目有什么错,只是希望你们将来在其他项目上,多考虑一下环保问题,这是国策,也是我们唯一能给后代留下的一片蓝天绿草啊。”

    那面蓝区长就连声的答应着,说以后一定注意。

    放下电话,韦俊海冷哼一声,看来汉口区两个领导这里是找不到突破口的,刚才的试探都在意料之中,这个蓝区长一口就接下了问题,根本就不提叶眉为这项目引进和定性的话,但这没关系,本来韦俊海也是有心理准备的,这汉口区的两个领导他从来都没放心和信任过。

    韦俊海还有后手,他再一次拿起了电话,接通了葛副市长办公室:“老葛,我许啊,你给我找一下当初叶眉给洋河县下发的专门针对乔董事长这项目的文件,记得文件还对洋河县的消极怠工,提出了严厉的批评,同时,责成洋河县在近期内,一定要完成这一项目,上面好像还有叶眉的签字。”

    葛副市长就在那面很隐晦的接了一句:“好的市长,不过汉口区那面是不是也要有人出来说说话呢”

    韦俊海冷冷的说:“我知道,会有群众出来说话的。”

    那面葛副市长就答应马上去办,挂上了电话。

    韦俊海第三次拿起了电话,他叫来了市防疫站的邱站长。

    没用到15分钟,市防疫站的邱站长就气喘吁吁的赶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韦俊海见他喘着气,就说:“也不用跑上来吧,来喝点水。”

    各位,支持一下,投点月票什么的吧,要不给点打赏也可以啊,呵呵呵,很想受到你们的鼓励

    韦俊海就亲自的给邱站长到了一杯水,这待遇,开玩笑的,那邱站长立马就激动起来,战战兢兢的接过韦俊海递来的水杯说:“市长,,,哎呀,我来,我来,咋让市长亲自上手了。”

    韦市长就笑笑,坐了下来说:“小邱啊,听说你最近对站上的管理不错吗。”

    邱站长连忙给韦俊海发只烟说:“多谢市长的提携,我才能到这个位置,不管怎么说,也一定要好好的工作,不能给市长丢脸啊。”

    韦俊海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那点小事,老挂在嘴上做什么。”

    邱站长就很认真的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韦市长的好处我是终生不会忘记的。”

    韦俊海就看了一眼邱站长说:“我们都不要客气了,今天叫你来是有事情安排。”

    邱站长赶忙坐端了身体,转动着小眼珠问:“市长有什么事情安排,只管说,我一定照办。”

    韦俊海沉吟了一下,吸了一口烟才缓缓的说:“我想让你搞一次防疫检查,免费到汉口区给北江化工公司附近的村民检查一下身体。”

    邱站长有点疑惑,这种小事情市长何必亲自叫自己来,卫生局一个电话就解决了的事情,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一定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不要小看了一个防疫站的站长,其实身在体制内的每一个人,都是有那么几刷子的,一个连上级心里和事态判断都吃不准的人,很难在这个圈子存活。

    所以邱站长点着头,却并不接韦俊海的话,他需要听到更详细的指示。

    韦俊海又抽了一口烟,他也看出了邱站长已经明白事情并没有说完,韦俊海就淡淡的说:“小邱啊,这次检查可能要复杂一点。”

    邱站长点点头,说:“市长,我理解,有什么你就直接说,我能有一次为市长效力的机会我很荣幸。”

    韦俊海赞赏的看了看他说:“我感觉北江化工厂一定会给附近的村民身体带来危害的,到底会有什么危害,这我倒还说不清,但我总有这个感觉。”

    说完话,韦俊海就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邱站长。

    邱站长什么都明白了,看来市长的意思就是要自己去检查出一些问题。

    他没有犹豫的就说:“嗯,我也这样认为,我会挑选一组可靠的人员前去检查,但人可能不会太多。”

    韦俊海点头说:“不用太多人,要思想牢靠,觉悟较高,你便于指挥的人去就可以了,对了小邱啊,检查出问题了要及时的告知群众,让他们早做预防,不要病入骨髓才去预防,那就晚了。”

    邱站长很领会的笑笑说:“这也是我们防疫检查的惯例,当事人一定要早点告知。”

    韦俊海就站了起来,说:“好,明天就去。”

    邱站长也不再说话,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回去安排了。

    韦俊海在邱站长走了以后,又坐了下来,现在准备工作基本就绪了,只要汉口区北江化工公司附近的村民一闹腾,把这事情搞大,为自己的攻击铺平道路,自己就可以出手了。

    但还要一份材料,那就是让葛副市长去找的叶眉签字的那份材料,有了那个材料,才能稳稳的坐实叶眉在这个项目中涉入的程度,也才能让叶眉找不到一点推脱的余地,她用权势威逼洋河县低价给北江化工公司办理征地,在那个材料上一目了然。

    等了一会,葛副市长到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他很遗憾的对韦俊海说:“韦市长,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韦俊海心里一惊,他从葛副市长的脸上看出了一种不好的表情,他接过葛副市长递来的文件,打眼一看,确实不错,就是那份文件,但瞬间,他就明白了这是一份文件的副本,上面并没有叶眉的签字,签字的文件应该是洋河县那个。

    韦俊海看了看,但一点都没有失望的说:“没关系的,我过两天给季子强打个电话,他那里应该有。”

    葛副市长也是眼睛一亮,一拍额头说:“真是晕头了,我把这一茬还给忘了。”

    韦俊海也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防疫站的邱站长就带上了一个小组的人,到了汉口区北江化工公司附近的一个村进行了免费的卫生防疫情况检查。

    他们首先来到村办的小学,检查了小学的卫生防疫情况。检查中,防疫站的人员仔细查看了该园食堂的消毒设备、卫生许可证、进货记录、卫生档案等。

    邱站长还進入教室,实地查看了教室的卫生情况。还对小学附近的店铺进行了检查。最后,邱站长带领检查组来到村委会,通知大家来免费的检查身体。

    检查组通过采取看、听、问、查等形式,听取村上的防疫工作情况,并重点检查村民的身体状况,采集猪血样5份、牛血样2份、鸡鸭血样5份;采集一个规模化养鸡鸭场的鸡鸭血样3份、一个规模化养猪场的猪血样3份,总计血样480份。

    村名们也很是欢喜,这样的学雷锋不收费检查,对他们来说是不多见的,现在到城里看个病太贵了,有好多人都是第一次检查身体,还很有一点新鲜感。

    但接下来的情况就让他们大吃一惊了,没过几天,检查的情况就出来了,这个村的村民很快就惶恐不安起来,他们中间的很多人,都有问题,除了有呼吸系统、消化系统、皮肤等各器官的病变外,还有个别人有心脏病、肺病的征兆,同时,防疫站的同志也很奇怪的发现,这个村的发病率明显的比柳林市其他地方的比例要高出很多。

    全村的人都傻眼了,他们坐在一起唉声叹气着,后来不知道是谁,就说到了病源的问题,大家慢慢的就把矛头集中到了北江化工公司上了,他们越讨论,越清楚,最后所有的人都开始愤怒,于是,一场村民自发的集会和游行就在柳林市展开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