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跟如梦恩爱是如此的让他痴迷,带给他的不单单是身体上的感官刺激,那种心理的抚慰是外面那些姑娘和老婆都给予不了的,像我们这种被主流社会挤進夹缝中的异类能找到彼此,然后可以不设防的相互温暖一下确实是一种奢求。

    疯狂过后,他们两个都筋疲力尽,如梦搂着他,看他的眼神变得清澈通透,她问他:“俊海,你就没想过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韦俊海摇摇头,淡然说:“我们这中人,早就没后路了。”

    如梦说:“那你想永远在这样伤神和疲惫中拼搏下去吗”

    韦俊海说:“除此之外,我又能怎样”

    如梦说:“你认为这样的的生活快乐吗你永远停不下来。”

    韦俊海皱了皱眉,这样的问题他不是没有想过,既定的命运已经摆在那里,是不可更改的,对自己来说这条路既然走上了,谁都很难再让自己停下来,除非迫不得已,但那一定是痛苦的。

    她伏在他的胸膛上,幽幽的说:“有时候真为你担心,感觉你很压抑。”

    韦俊海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眸,那里面的光彩竟然在他心底的死灰上擦起了一点火星,那种叫希望的东西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他心中闪现了,但这一点点的火星很快就死灭了,韦俊海清楚自己是无法对抗自己的宿命。

    又要到年底放假的时候了,不管是叶眉,还是韦俊海,还是季子强,都有很多事情要忙碌,这文山会海很轻易的就淹没了他们的一切时间,韦俊海深思熟虑后的又一个计划,却不得不暂停一下,因为他也很忙,忙的没有时间去搞阴谋。

    除了上电视,去开会,问贫访苦,务虚之外,也的却还是有一些实际的工作要做,防火,防盗,安全检查,各种报表的填写和修改,都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县委大院里,也不断的发出一个个指示,谁都不愿意在年底出一点问题,这可能会让全年的辛苦化为东流水。

    五指山的项目也暂停了,生态园的工程也暂停了。

    但安子若的温泉山庄却没有停工,她的土建早已经完成,现在是室内的装修和整理,所以安子若出了更高的价格,换的装修公司的坚持开工,按她的设想,要干到腊月26号才能停下,那样,到了明年开春,自己的温泉山庄就能够开业了。

    所有的人都在忙着,季子强今天召开了全县干部工作总结会,在会上,季子强和冯县长都做了全年工作的汇报和总结,也做了来年工作的计划和展望。

    会议总结、表彰了全县本年的工作,并要求全县上下要进一步统一思想,坚定信心,抢抓机遇,齐心协力,圆满完成来年各项工作任务,努力开创全县经济社会加快发展、转型发展新局面。

    洋河县的四套班子及人武部领导、法检两长都出席或参加会议。

    季子强说:“在过去的一年里,最令人振奋的是我们找到了一条适合洋河县发展的新路子。提出了工作方针、确立了建设生态、和諧、富裕、幸福安康的新安远的奋斗目标。最令人鼓舞的是我们实现了一个良好开局”。

    今天的讲话,季子强一点都没有务虚的感觉,因为这每一件事情,都凝聚了季子强很多的心血和智慧,他在讲话中也是心潮起伏,自己在这一年里,竟然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现在想想都让他惊讶。

    还有那些不能在会议上讲的事情就更多了,和叶眉由亲密融合到激烈的对抗,和江可蕊邂逅相识到纏绵的永恒,这点点滴滴的事情,一起都涌上了季子强的心头,是啊,这一年对自己来说是如此繁忙又收获巨大。

    会议还在继续,但季子强的心已经荡漾到了去多过去的旧事中。

    接下来季子强又遇上了一个麻烦,那就是在政府每年的突击花钱。

    过去的洋河每年年底是没有多少钱可化的,但今年明显就不一样了,几千万的资金在财政局和很多对口局中保存着,这就自然无法不引起他们的想象了。

    财政局的相关负责人介绍,从历年预算执行情况看,财政支出进度均呈“前低后高”走势:一季度各月支出进度较慢,二、三季度逐步回升,第四季度则进一步加快。因为荒诞的事例层出不穷,“突击花钱”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换言之,它就像一幅存在已久的图画,每到年底,就会被人们再加上一些细碎的笔墨。

    季子强也身有感触,时至年底,在外县的道路经常是“灰沙飞扬,路面坑坑洼洼”,可仔细看看,整个浩大的工程只不过是“把旧砖挖出来,又运了一些新砖回来铺上。

    一名税务局的干部也抱怨年底买发票的人太多,因为“太多工作项目集中在年底开展”。

    季子强不得不拿出手段,三令五申要求各部门不得违反一些相关规定,但不管怎么说,洋河县富了,季子强如果不对大家来点表示也说不过去,所以今天他就叫来了向梅,说:“今年你们办公室准备怎么发福利啊”

    向梅说:“我们办公室开过几次会了,今天方案还没定,也正想找你汇报一下。”

    季子强就听了向梅的汇报后说:“今年可以稍微的多花一点钱,让大家好好的过个年,但先说好,所有东西都必须从洋河购买,我们洋河烟酒副食都有,就不要到外地采购了。”

    向梅笑笑说:“我们倒想去外地,这时间哪够啊,看看就要放假了。”

    季子强一算,也确实没几天了,就忙说:“那行,你们今天就开始准备吧。”

    话还没说完,就来了几个电话,都是邀请季子强去参加宴会,表彰会什么的,季子强只好挥挥手,打发走向梅,一个个的解释,一个个的推辞。

    季子强已经不是刚来洋河那会了,他现在有资格拒绝很多不必要的宴请了,但拒绝的了宴请,却拒绝不了络绎不绝的送礼之人,季子强又开始头大了,每年的放假前他都要经受这样一次考验和誘~惑,看着那一个个的红包,不心动的人那是傻子。

    季子强虽然心动,但还是不敢越雷池一步,他就用起了他的老方法,一一的对付,一一的劝阻,实在不行的,也是好收了,最后统一充公,上交财政。

    今天下午季子强接到了市宣传部部长的亲自打来电话邀请,说在春晚前夜市里要搞一个春节晚会,请季子强参见,前几次的晚会季子强都没时间与机缘参加,这次是他第一次参加。

    在安排好春节放假的事情以后,季子强又专门的把公安局王副局长叫来说:“王局,今年的春节我提个要求。”

    王副局长和季子强关系不错的,就大大咧咧的说:“老大,有什么事情只管讲。”

    季子强瞪他一眼说:“正经一点,不开玩笑的。”

    王副局长吐吐舌头,也就庄重了许多。

    季子强说:“我希望这个春节你一天都不要休假,给我盯好洋河县,不能出一点问题。”

    王副局长又开始放松了,说:“我当是什么事情,这每年春节我都没有休息过,哪年春节不是跟个斗狗一样,到处去巡查。老大你就放心的回去过年吧,治安上出了什么问题,你拿我是问。”

    季子强对王副局长也算放心的,就点点头说:“最好酒也少喝点,今年的春节对你很重要,懂我的意思吗”

    王副局长茫然的点下头,有摇起了头,眼睛就看着季子强没说话。

    季子强笑笑说:“还不懂啊,真笨,就这脑袋也不知道怎么就当上了局长。”

    王副局长嘿嘿的一笑说:“好像是你让我当的。”

    季子强也就笑了起来说:“今年你多上点心,过完年回来,也该让你单飞了。”

    这王副局长就睁大了双眼,兴奋之情流于外表,他确实没有想到,按自己的想法,这副局长怎么的也要干个七,八年的,没想到这就要转正了。

    他一下子站起来说:“书记,我我今天要请你喝酒,一定要请。”

    季子强脸就掉下来了,说:“我刚说的话你就忘了,说了最好少喝酒,你非要折腾是吧”

    王副局长一愣,忙说:“我请你喝,我不喝,就看你喝成吧。”

    季子强看着这王副局长一脸的死狗样,也忍不住笑了说:“滚蛋,记好了,出一点问题你就再等三年。”

    王副局长连连点头,就让季子强把他赶出了办公室。

    一切安排好了,季子强在春节前两天,就赶回了柳林市,这拜年和送礼是不可或缺的行动,他到了好几个地方,连叶眉那里他也去了。

    但他没有给叶眉送什么红包,只是送了一点洋河县的特产,叶眉对他和蔼了不少,但两人由于这长期的分裂,让彼此都陌生了许多,他们心中还是都有点疙瘩,叶眉更为矛盾,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对待季子强,这个人总是让自己难以把握和想象,他那样和自己对抗,那样不顾一点的情面和自己翻脸,但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又挺身而出挽救了自己,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