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这个时候,韦俊海也开始忙碌起来,在韦俊海的办公室里,他找来了一个上次刚被调整下去的轻工局钱局长。

    韦俊海也是在考虑很久以后才决定这样做的,按他的本意,这件事情是应该由葛副市长来操作,自己要尽量的远离这次阴谋,然而,最后他还是决定自己亲自操刀了,不是他信不过葛副市长,而是他对此事抱有太大的希望,同时他也不能让这件事情失败,一旦这个陷阱失效,那么自己就不得不直接面对叶眉展开对攻了,两人也由过去的遮遮掩掩,转而变成横眉冷对,自己也不得不浮出水面和叶眉一决高下,这是韦俊海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钱局长算的上是韦俊海的绝对嫡系,但随着叶眉对权利的不断稳固,韦市长不得不交出一些位置,这个钱局长就是在上次韦俊海万般无奈中放弃的棋子了,但今天韦俊海一点都没有对钱局长的愧疚之意,因为他明确的告诉了钱局长:“老钱,这件事情只要你抓紧,在她还没有出院,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把这个炸藥包点着,那么肯定不会让你失望,我和老葛一定鼎立相助,让你东山再起。”

    钱局长阴冷的笑笑说:“放心好了,我一会就到省城去,我那同学在省报还能说的上话,一定可以让这新闻发到头版,当然了,考虑到叶眉和乐书记的关系,是不是在省人大和省政协也找找人,把事情搞大一点,让谁都压不住。”

    韦市长就很欣赏的看看钱局长说:“你酌情处理吧,但有一条,一定要快,等她出院了,只怕她就反应过来了,那时候这枚炸弹就要失效。”

    钱局长点点头说:“韦市长,我不多说了,现在就赶到省城去,你就等我好消息吧。”

    说着话,钱局长就站了起来,韦市长也像是送勇士上战场一样的,用庄重和肃穆的眼神一直看到钱局长消失在办公室外面。

    很快的,在叶眉还没有出院的时候,在省报的一个栏目里就出现了一篇报道,说的是一个市里领导是如何如何利用生病大敛财物的事情,上面虽然没有点名,不过稍微留意一点,就可以从那字里行间找到真正的主角。

    而同时还有一份揭发材料就送到了省委几个主要领导的案头,这是人大转过来的,上面没有人大的意见,但既然他们送到了这里,或许也就是一种意见,材料是揭发柳林市叶书记在住院期间大肆收受贿赂的材料。

    纪检委处于慎重考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因为这涉及乐世祥。

    乐世祥眉头紧锁,犹豫了很长时间,他不希望冒然的对一个市委书记调查,那样会挫伤下面干部的工作积极性,何况还是自己的嫡系,但就此撒手不管,也很难说的过去,他明白在省长李云中的案头一定也放着同样的一份材料,如果不澄清这一事件,这就会成为自己永远的一个破绽,乐书记考虑到最后,还是指示了省纪检委,下去调查一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省纪检委在柳林市的出现,势必引起一场大的猜测和震动,因为这次的目标不是一般的干部,那是柳林市的第一人叶眉,这就足以让事件的关注度和震动性更加激烈,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个问题,乐此不疲所有的人都在发表自己的预测能力。

    到处都是传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这条消息像一块巨石投入宁静的河水中,溅起了朵朵浪花来。

    而在柳林市的官场上,引起的震动就更为巨大了,情况也就更加的复杂了,各路人马粉墨登场,各方势力纷纷亮相,每一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准备,一但叶眉真的有了问题,自己该何去何从,未雨绸缪是每一个宦海中人必须具有的政治敏感,这不同于其他的行业,它的变化莫测和格局改变会影响到每一个人。

    洋和县的很多送过钱的干部就更是紧紧张张了,他们一个个提心吊胆的等着省纪检委的传唤了,很多人后悔伤心,但回过头来在细细的一想,假如,要是这件事情并没有闹大,那别人都送礼了,自己没送,想一想都会让他们后悔半年的。

    这个时候的韦市长呢他的情绪自然是更好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叶眉黯然离开的背影,但韦俊海还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他带着几个铁杆和粉丝,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好像叶同志已经奄奄一息了。

    市委的纪检委在紧锣密鼓的调查了,在人们一些期待,担心,恐惧,后悔,幸灾乐祸中展开了,但最后还是让很多人失望了,市纪委调查组经过几天的调查,最后宣布,有关叶眉书记接受下属贿赂的举报确有其事,但叶眉第二天就及时的和市纪检委做了通报,并且把钱交到了纪检委,钱也早就進入了市财政的账务中,从时间上考证绝不是揭发材料送出后叶眉才采取的后补措施,至于都是谁送的,一时难以分辨。

    等这一切都尘埃落定后,叶眉没丢官,也没像个别人预言的那样黯然离开柳林市,叶眉出院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在柳林市的政治舞台上,这让很多人,特别是韦俊海意想不到,也非常的郁闷。

    韦市长哑了,他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设计的如此完美的一个计划,叶眉怎么就给轻易破解了,以自己对叶眉的理解,她至少要在出院以后才能够觉察到自己的这个陷阱,所以应该说,自己这样快捷的反应,叶眉是没有时间提前做出决定的,但她怎么就在第二天就觉察到了此事,并把这事解决了。

    对韦俊海来说,很多事是看不清的,雾里看花,水中望月,韦市长失望了,他的兴奋,他的期待,他对很多人的承诺,他的渴望,都化为了一江春水。

    接下来的时间,韦俊海也明白,自己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了,他和叶眉的矛盾由地下转到明面,叶眉在目前的局势下,也一定会对自己发起攻击了,自己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叶眉的进攻呢相对而言,自己身上的漏洞要比叶眉多。

    韦俊海紧锁着眉头,他在整个这几天之间里,都在思考着,在计划着,今天快下班了,他依然还坐在办公事闭目养神,市政府大院的人几乎都准备离开了,

    但他还在冷静的思考,他要为下一阶段和叶眉的决战做个全盘的计划。

    这个时候,韦俊海的电话响了起来,韦俊海看了看电话号码,在烦闷中的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接通了电话:“嗯,今天忙什么呢我啊,我在办公室,你回去了奥,那好吧,我一会过去,我没多少胃口,随便做什么都可以吧。”

    挂上电话,韦俊海才懒懒的站了起来,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拿上自己的风衣和皮包,走出了办公室,他走到了停车场,来到了一辆普通牌照的奥迪跟前,外面已经很冷了,韦俊海穿上了风衣,竖起衣领,坐进了车里。

    韦俊海开着一辆普通牌照的奥迪车在城市里从容的穿行,他绝不是回家,方向正相反,他要去的地方是个隐俬的所在,奥迪车驶出了市中心,一路向西,这城市的外围呈现出了另外一种动人的美丽,新建的公路笔直宽阔,公路两旁是大片的热带植物,虽然是冬季,但依然的翠绿迎人,空气清甜通透,令人心旷神怡。

    渐渐的远处那绿树掩映下出现了散落其中的一栋栋别墅,个个造型典雅奢华,远处能还看到起伏淡远的青山。这景致让韦俊海都感到精神一振,这里是柳林市繁衍出来的富豪,显贵们精心打造的栖息地。这样的环境,一般人只能是欣赏和路过。

    奥迪车在减速,并打亮了左边的转向灯,公路的左前方有一个巨大的欧式造型雕像,雕像下是一个铁艺的大门,他的目的地到了。

    他的车拐到大门前,车玻璃被放下来,他拿着一张卡片凌空在感应器前晃了一下,铁艺门便自动打开了,奥迪车一直的开了进去,那里面是一排排的别墅。小车继续开动,在道路两旁或公共区域的景观设施里都安装着非常先进的监控设备和警报系统,安防制度很严格,保安人员的素质和装备都是一流的,每栋别墅更是建造的牢不可破,这些有钱人在这方面是绝对的不惜重金。

    车子跑了一会,就到了一个高档别墅的门口,韦俊海轻轻的按响了门铃,铃音清曼,他静静的等待,侧目可以看到院子里干净典雅的布置,窗口拉着淡黄色的鹅绒窗帘。

    没有回应,他再次按响。片刻对话器有了反应,一个轻柔的女性声音传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