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点下头说:“好,我都依你,但到时候你可不能在耍赖啊。 ”

    江可蕊很认真的点点头说:“我们两人现在都忙,我希望我的孩子是我亲自带大,你呢”

    季子强有点向往的说:“我也希望每天可以在下班以后看到你和孩子,那是我的梦想。”

    “其实你的梦想本来很季子强就可以办到,你调到省城去吧。唉,算了,知道说了没有,我还是想说。”江可蕊摇头笑笑。

    季子强也叹口气说:“哎,我也想啊,但你也给我几年的时间吧,那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再也不用这个了。”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起来说:“你啊,怎么三句话不离本行,老是往这上面绕呢。”

    季子强做出了一副可怜样说:“我饿啊,我想吃肉。”

    两人就笑着一团,

    季子强慢慢靠近她,抓住她的手,开始吻她的脖颈,她说痒,季子强就逐渐吻到她的嘴唇,他们互相吮吸对方的舌头,隔着睡衣季子强抚摩她。

    在季子强多样的攻击下,江可蕊象个准备受罚的孩子,紧紧闭上了她那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牙关紧咬着,手指更深深地掐进了季子强那健壮的后背。

    风在摇,树叶在欢笑,初升的月儿还在羞红着脸偷窥看着这新房里浓浓春意。

    第二天他和江可蕊都多睡了一会,家里也很静,老妈小心翼翼的帮他们做好了早餐,在江可蕊起来看到摆在桌上的好几样早点时,她有点惭愧和不好意思的对老妈说:“妈,不好意思啊,我们起来晚了,让你一个人做早点。”

    老妈很幸福的看看自己的儿媳妇说:“这点活算什么啊,你和子强都辛苦,回来就好好就休息一下,家里也没什么活干。”

    江可蕊一听“辛苦”这两个子,脸一阵的发热,是很辛苦啊,昨晚上季子强翻来覆去的闹腾了好几次,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做的,劲头那样大,要是他用那劲头耕地,只怕也能开几亩荒山了。

    吃完早点,江可蕊还要会省城,季子强也是准备回洋河县城了,江可蕊就说:“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季子强头一拍说:“糟糕,我司机还住在宾馆的,你一来我把他都忘了,你稍我到宾馆去就可以了。”

    两人告别了家人,一路走,季子强就一忙给司机打电话,问他昨天在那住的,吃没吃饭,身上的钱够不够。

    后来感觉一切还好,这才按司机说的地址让江可蕊把自己送了过去。

    小两口在车上有恋恋不舍的吻了几下,季子强这才下车找到了司机,坐车准备回洋河县了。

    经过了一夜的纏绵,季子强的心里舒畅了很多,一个沉寂在心里很久的块垒算是吐了出来。

    但很快的,季子强的心情又变的有点承重了,因为他想到了叶眉,他就想到了在医院看到的一切,那些送的钱,那些床头柜上一个个的红包,还有叶眉的秘书小王抱着那大皮包时的紧张和激动。

    这还罢了,更让季子强担心的还有一个问题,在那些送礼的人中,很少见到韦市长的人,送钱的大部分是叶眉的人,这更让季子强有些担心,假如韦市长真是借此事展开攻击,那么只怕受害的就不是叶眉一个人了,还有很多的干部,只怕都要被拖进这趟混水中,那么柳林市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一定会乱成一团,柳林市的工作和经济怎么办,谁来管呢

    特别是叶眉,她再也没有了笑容,她带着伤心和痛苦去承担这本来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错误,她这一生或许再也不会有笑容了,这是多么的可悲啊。

    季子强还似乎看到韦市长在那阴沉的笑着,把一个个叶眉派系的人送到了检察院里面,接着韦市长就当上了市委书记,然后全市都是他的人手。

    想到这,季子强就有些不安起来,他绝不能对叶眉坐视不管,他对司机说:“掉头,到市中心医院去。”

    司机没有说话,很快的就拐了回去,很快的,车就到了医院的停车场,季子强叮嘱司机了几句,也没有买什么探视病人的东西,就上楼去了。

    叶眉今天好了很多,靠在病床上看着什么文件,在床上她盖的被单上,散放着很多红头文件,质料文稿什么的,而秘书,也在一旁拿着一个笔记本砸记录着叶眉说出的一个个指示。

    季子强在叶眉的门外又一次的犹豫起来,他很难去猜想当叶眉看到自己的时候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来,自己刚刚在一个战役中击败了叶眉,让她的威望和声誉受到了损伤,她见了自己会不生气会不会愤怒呢

    季子强徘徊了一会,他还是迈着坚定的步伐,推门走了进去。

    叶眉没有听到敲门声,但她却感觉到了脚步声,她也从这脚步声中听出了来人是谁,是他,是季子强来了,自己本来以为他不会来看自己了,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叶眉抬起了头,用一种漠然,但又夹杂着复杂情感的眼神看到了季子强,他们都没有说话,没有相互的问候,也没有彼此的仇视,只是很淡漠的注视着对方。

    秘书小王很识趣的把这奇怪的两人看了看,对叶眉说:“书记,那我先把这几件事情去办理一下。”

    叶眉无声的点点头。

    季子强侧身让过秘书小王,听到身后离去的脚步和关门声以后,才说:“我来看看你。”

    叶眉也冷冷的说:“大可不必。”

    季子强没有因为叶眉的冷淡而气馁,他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季子强还是走近了几步,在叶眉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说:“我一定要来。”

    叶眉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了看季子强说:“为什么要来,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来给我同情,还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傲慢来展示辉煌”

    季子强摇下头说:“都不是,我就是想来看看你,其实我昨天已经来过了,但没进来,人太多,也怕你见了我生气。”

    叶眉嘲讽似的一笑说:“现在怎么来了,不怕我生气了。”

    季子强说:“怕,还是怕你生气,不是担心我自己受到冷遇而尴尬,主要是怕你伤了身体。”

    季子强这话说的很真诚,很朴实,这本来也就是他心里所想,所以说出来自然有一种打动人心的魔力。

    叶眉也被季子强这平朴无华的语言触动到了情感深处那尘封已久的记忆,是啊,如果没有发生过去那些恩恩怨怨该多好,可惜,今非昔比,两人都已经走的太远。

    叶眉黯然的垂下头去,她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对这个人,自己还有什么语言呢

    季子强在沉默了一会后,他不能在等待了,这个地方或许很快就会有新的客人来到,自己没有时间在犹豫了,季子强就说:“叶书记,我这次还要请你原谅一下,你看,你住院期间,我也是手头紧,没有给你做什么表示,呵呵,请叶书记理解一下,我是真穷。”

    季子强这也算是一句试探,因为两人毕竟几年没在一起了,人都会变得,万一收钱这事叶眉本来就知道,或者是她默许的呢

    叶眉一听这话,冷哼一声说:“什么意思你是说送礼送钱要是那样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给你扔出去。”

    听了叶眉这话,季子强才算放下了心,他就淡淡的说:“扔出去多浪费,以后也说不清,还不如交给财政,大家都干净。”

    叶眉心里感到真的很好笑,这季子强无话找话,想要和自己缓和关系也用不着这样东拉西扯吧

    叶眉就冷笑了起来,但也只是笑了两声,叶眉就突然的笑不下去了,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季子强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嘛正常的话应该是:那是,那是,我所以也不敢送。

    但他季子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说的莫名其妙,说的云山雾罩,季子强的口才和机智是足以应付和自己的谈话,他不至于如此答所非问,他更不是个脑袋糊涂的人,从来没见过他这样说话。

    叶眉就沉默了,她的眼睛因收缩而聚光,季子强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就站起来,说:“我就不多打扰书记你休息了,希望书记的身体早日康复,书记要是没有什么指示,先走了,”说完季子强就径直离开了叶书记的病房。

    叶眉端起床头柜上水杯,慢慢的,一点点的,若有所思的喝了几口,她要好好的体会一下季子强这话的意思,终于叶眉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她坐直了一点,拨通了电话:“王秘书,这两天是不是来探望我的干部都送了红包,嗯,好,你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叶眉又想了一会,她就很确定的拨通了纪检委刘永东的电话:“刘书记,我云啊,你带上你手下的人,过来一趟,有事和你商量”。

    叶眉打完这几个电话,才又安心的喝了一口水,心里暗道:“哼哼,姓许的,你真是好手段,差一点就暗算成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