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光头的眼中也闪现出一种凶恶和狠毒,他明白季子强想干什么,他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叁棱刮刀来,指着季子强说:“你敢报警,你和你那位漂亮女人,今天是一定会在身上留下几个窟窿的,不信你拨号试下。 ”

    旁边几个人也一起逼了过来,江可蕊脸色也惨白了,她一下站了起来,冲到了季子强的身前说:“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就不怕王法。”

    那光头笑笑说:“王法,呵呵,哥们就是吃这碗饭的。”

    那个女孩现在也胆怯起来,说:“我给他道歉。”

    光头还没说话,那最早来的那个叫华哥的战了起来说:“现在道歉晚了,除非你今天晚上陪我出去玩玩。哈哈哈。”

    光头就看着女孩说:“怎么样,陪华哥出去玩玩,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女孩的眼中就流露出哀伤和无助的表情了,她明白出去玩玩是所以意思,或者这一玩,就要让自己丢失最美好的期望了。

    季子强用手把江可蕊拉到了身后,他微微的笑了一下,对江可蕊说:“别担心,我想到了一个朋友。”

    江可蕊疑惑不解的看看季子强,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会说这毫不相干的话来。

    季子强对光头和那个叫华哥的人说:“看样子你们都是道上混的,我请个朋友来讲个情面怎么样”

    那个叫华哥的浪蕩子就感到很好笑了,自己的老爹就是柳林市数的上的大哥,还有人能和什么人是朋友呢

    他就笑着说:“奥,看来兄弟也认识道上的,那说出来听听,我看面子够不够。你可不要说你认识苏老大,或者是萧博翰啊,呵呵呵”

    这些人一听这华哥的话,都轰然的大笑起来,是啊,要是认识苏老大或者萧博翰他们这个档次的大哥,那早都横起来走路了,还能在这给自己低声下气的求情。

    季子强淡淡的笑笑,等他们这一二十人都笑过以后,才很平静的说:“我和西环路洗浴中心的唐可可是朋友,我有她的电话。”

    大排档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有几个嘴上叼着烟的混混,也傻傻的不知道抽了,烟头就从他们嘴上掉了下来,还有一个混混,因为嘴皮有点干,那半截烟就挂在下嘴皮上,来回的晃悠起来,他们都鸦雀无声了,因为他们知道唐可可的名号,更知道唐可可身后的萧博翰。

    光头和那个叫华哥的年轻人脸色开始泛白,发青了。

    这样的安静,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压抑和难受,半天,那个光头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他给自己壮着胆子说:“你怎么不说你认识韦市长和叶书记呢哥哥是吃饭长大的,不是让人吓大的。”

    季子强叹口气说:“那两个人刚好我也认识。”

    房间里又是好一阵的寂静,但光头在脸色变换了几次后,还是硬着说:“怎么证明你认识唐姐”

    他总不能仅凭季子强一句话就偃旗息鼓,那以后自己就没办法在道上混了,最后再让人传出去,说自己让人吓退了,那才搞笑。

    季子强就摇了摇手上的手机说:“我可以给她打个电话。”

    那叫华哥的青年犹豫着看看季子强说:“你叫什么名字,我有唐姐的电话。”

    季子强笑笑说:“我叫季子强,是洋河县的,你可以问问。”

    这华哥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很快的调出了一个号码,有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牙一咬,拨了过去。

    季子强明显的看到这个叫华哥的人手在颤抖着,这也让季子强又多了一份忧虑,看来唐可可和她背后的那个叫萧博翰的人,果然在柳林市非比寻常,为什么前几年自己在柳林市就没听说呢,难道一个人能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打出一片天地来,这让人多么难以置信啊。

    电话通了,大排档里不要说这个华哥紧张,连那些没有打电话的混混们都屏气凝神,悄无声息,生怕自己的出气声音大了,影响到这个电话的通话质量。

    华哥脸色一正,就对着话筒说:“唐姐啊,你好,你可能记不得我了,我是南片李少虎的儿子,哎呀,唐姐你还记得我啊,哎呀,带我给龙哥他老人家问好。”

    季子强知道,他们嘴里所谓的龙哥就是萧博翰了,他有个外号叫隐龙,所以道上人把他叫龙哥,这都市当初季子强听王副局长给他说的。

    那面的电话还在打着:“是这样,我在喝酒,刚好有个朋友叫任”他捂着电话问季子强:“你叫什么”

    季子强笑笑说:“来吧,电话给我,我和她说说。”

    这华哥就有点紧张了,他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把电话给季子强。

    季子强伸出了手说:“我们在喝酒呢,其他没发生什么,是不是”

    这华哥一面点头,一面就赶忙把电话给了季子强,季子强就对着电话说:“我季子强啊,你在洋河还是在柳林。”

    电话那头唐可可就娇媚的说:“我在洋河呢,你在柳林市吗”

    季子强说:“是啊,在柳林小吃街,遇见了几个”季子强就看到那个光头和华哥一脸的紧张,季子强笑笑接着说:“遇见几个熟人。”

    电话那头的唐可可就很奇怪的“咦”了一声说:“不至于吧,你怎么和他们混在一起了,有点掉价吧”

    季子强哈哈的笑了起来说:“这有什么,我这人从来不讲究,其他没事情,你抓紧一点,争取年底给我全部竣工,否则我拿你是问,嗯,好,那就这样,你还和他说吗”

    季子强把电话递给了华哥说:“你再和她说两句。”

    华哥接上电话,不断的说着好听的奉承话:“唐姐能记得小弟是我的荣幸啊,是是是,我知道这是唐姐的好朋友,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给他多敬两杯,一定,一定,那唐姐你多保重啊,挂了啊唐姐。”

    挂断了电话,这华哥很难为情的笑笑说:“让大哥你见笑了,今天是小弟的不是,改天一定好好的给你陪个罪,今天这单子我来买,给小弟一个机会。”

    季子强用眼看了看那个女孩说:“她怎么办”

    光头和华哥一起说:“以后我们再也不来这个店了,再来随便大哥怎么处罚,我们保证。”

    季子强就把自己的手机装了起来,说:“行吧,那我就继续的吃饭了,不招呼你们了。”说完,季子强真的拉着江可蕊坐了下来,埋头吃了起来。

    这华哥和光头看他一副不再理睬的样子,也不敢来打扰了,华哥就过去对老板比划了一下,从自己兜里掏出了几百元钱,递给老板,老板也不敢说话,怕打扰了季子强,但死活不敢收,这华哥和光头就又露出了凶恶像来,指了指季子强的桌子,把钱放下走了。

    等他们走了以后,江可蕊才很惊讶的问季子强:“谁是唐姐,你怎么会认识她。”

    季子强就给江可蕊把唐可可和萧博翰的事情都讲了讲,当然了,很多细节他是没说的,比如那次在洗浴中心,还有唐可可在洋河县和自己喝酒,怎么誘~惑自己,这些他都没给江可蕊说,看来这很正直的人,有时候也是不老实的。

    江可蕊到没多想,在她的心里,季子强那就是神,就是天下最专情,最痴情的男儿了,这样乌七八糟的事情,和季子强是一分钱的关系都不会有的。

    吃完了饭,季子强和江可蕊在饭店老板和那个女孩的连身感谢中,离开了大排档,季子强是有点自豪的,感觉自己仗义勇为,像个好汉。

    但很快这样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他有点为现在的社会和柳林市的现状担忧起来,今天如果不是遇见自己,如果自己不是认识唐可可,那么,这个女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想一想,季子强都有点后怕。

    回到家的时候,老爹和老妈都休息了,两人悄悄的开门,溜进了新房,但还是把老妈吵醒了,老妈就隔着门问了几声,有开开门去照看了一下江可蕊停在院子里的车,检查了好长时间,才没有了声音。

    季子强和江可蕊也是憋着劲,不敢乱动和说话,两人都尚床了,互相看着,只是打着哑谜的互相交流着,后来实在江可蕊忍不住了,拿枕头把自己头捂着,咯咯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就在床头的一个伪装的很好的烟盒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他把那东西放在床头柜上,江可蕊笑完了,突然看到那物品,吃吃的笑“这是什么啊”

    季子强说:“你看看啊。”

    于是她打开一看说:“阿,你个色鬼,拿这个出来做什么阿。”

    季子强就嘿嘿笑着说:“那就不用它,我们来亲密接触。”

    江可蕊说:“你想害我啊,忍两年,两年后我们再要孩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