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眉必须从长计议了,问题的严重性让她必须等待,等待着乐世祥书记对自己的支持,目前看来,想要为乐世祥书记守住柳林市这块地盘,已经很难了。

    季子强过了一两天,就听到了韩副省长在柳林市的讲话,他长出了一口气,太远的局势季子强还暂时看不清楚,但现在短期的局面他很明白,那就是自己会获得很长一段时间的平安,除非是韦市长下台。

    韦市长一但下台,应该接下来就会是自己,就算自己有韩副省长帮忙,可是一个处级干部的调整,韩副省长是不大好插手的,但那种情况微乎其微,一个市长的去留问题,不是他叶眉说了算。

    叶眉当然说了不算,不仅不算,在韩副省长走了没几天,叶眉在郁闷和极大的压力下,一下就病倒了,住进了医院,起初季子强是不知道的,后来那个给叶眉做秘书的小王在给季子强通知其他事情的时候,就说了出来:“季书记,你肯定不知道吧,叶书记昨天住院了。”

    季子强一下就愣住了,他对叶眉的感情并没有因为两人的争斗,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结婚就完全的抛弃,在很多时候,季子强依然会回忆起他和叶眉那些美好的往事,特别是叶眉那似嗔似怪的给自己讲诉官场经验,引导自己了解和熟悉官场规则的很多画面,季子强是永远忘不掉的。

    他知道,叶眉这次生病,也或者和自己有很大的关系,自己是不是做的太过了一点,自己其实并不想伤害她。

    季子强心情也开始沉闷起来,他从心底涌现出来一股浓浓的伤感,他的眼前老是晃悠着叶眉。

    坚持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季子强还是忍受不了这种心灵的煎熬,他决定去柳林市,看望一下叶眉。

    很快的,汪主任就帮他安排好了车,帮他买了一个探视病人的花篮,还帮他准备了好些水果,季子强就到了柳林市的中心医院。

    季子强到达病房时,叶眉还在病床上躺着,手上挂着液体,屋子里还有一位阿姨和护士。

    季子强在病房外的窗户上看到了叶眉,似乎叶眉憔悴了很多,她的脸上有许许多多的无助和凄伤,往昔那风韵万千,柔情千万的双目,现在紧紧的闭着,像是因为不堪重负而难以睁开。

    季子强在病房的外面徘徊了很久,他不敢进去,他突然的感觉到自己很害怕叶眉,更怕叶眉因为见到自己生气的表情。

    季子强默默的坐在病房的外面走廊上,不由的回想到自己这几年和叶眉的恩恩怨怨,他还是没有勇气迈进叶眉的病房。

    让季子强更为惊讶的是,韦市长竟然也来到了病房,不过韦市长只在这面病房稍微的呆了几分钟,就退了出去,季子强坐的远,韦市长并没有注意到季子强,韦市长到了病房外,见他却笑笑的转到了旁边,季子强这才发现,旁边还开了一间病房,里面很是热闹。

    季子强就过去看了看,他很好奇,难道同时会有两个市上的领导在住院不成,季子强慢慢的度度了过去,探头往里一看,就见常务副市长葛海浩正在登记着前来看望的人,一边的床头柜上面,都放满了胀鼓鼓的信封。

    季子强吃惊不小,但脸上却沉住气,力争毫无异样表情,一副见怪不惊的样子,因为这个房间的人很多,所以季子强并没有挤進去仔细看,但毫无疑问的,他们是来探望叶眉病情的人,而且还是在给叶眉送礼。

    季子强的心里又有了很多疑点,韦市长和常务葛副市长,他们和叶眉的关系并不是如此融洽,今天怎么这样热情的张罗。

    再一个叶眉是不会收钱的,现在他们背着叶眉这样大肆收受,到底是真心相助,还是另有企图,这不得不让季子强考虑。

    季子强就多了一份警惕,他远远的坐在了另一头,冷眼旁观的看到更多的领导,还有个别县级领导,他们都是先到叶眉病房坐上一会,然后就拿着红包到旁边的病房去了。

    到了6点左右,这送礼和探望的人也就少了,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自然不会来啦,到了现在,季子强是要看看最后收的那些钱,他们如何处理,所以他低着头,一面留意着那面房子的动静。

    当葛副市长带着一个大包离开那房间的时候,季子强就看到葛副市长在楼梯口等了一会,季子强不知道他在等人,也不敢过去招呼,又过了一会,季子强看到叶眉的秘书就过来了,葛副市长就和王秘书说了一会话,把那个包递给了他,王秘书也很客气的推辞了一会,最后还是收下了,季子强坐的很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看看王秘书那抱紧皮包的样子,知道那里面一定就是今天收的钱了。

    季子强叹口气,等他们离开才坐端了身体。

    季子强把自己的花篮和水果交到了一个护士的手里,让她给叶眉送过去,看着这护士走进叶眉的病房,季子强还是没有勇气踏如叶眉的房间,他在外面驻立了很久,最后还是心情沉重的离开了医院。

    他没有回洋河县,他准备回家里去看看,他让司机找个送自己回到了家里,让司机自己找个地方先住下,等明天自己的通知,在路上,季子强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问她这几天再忙什么:“可蕊,我心情不好,想你了。”

    江可蕊说:“奥,乖乖,你怎么了,给妹妹说下。”

    季子强叹口气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感觉很消沉,也很压抑。”

    江可蕊很少见到季子强会有如此沮丧的时候,她不得不认真起来:“子强,你为什么这样啊,我现在心也乱起来了,你在那里奥,在柳林啊,那你今天不要回洋河县了,我马上过去,我去陪你。”

    季子强黯然的说:“算了,我自己调节一下,没关系的,我已经到家了,不过看到新房,我就想到你了。”

    江可蕊就很坚决的说:“你不要管,我现在就动身,用不到两个小时就到家了,好好的等着我。”

    季子强挂上电话,不过听到自己的爱人就要过来,季子强的心情好了一些,他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毕竟,自己也有一个温柔的港湾,在那里,自己可以疗伤,可以倾述,可以获得再一次披挂上阵的力量。

    江可蕊来到柳林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是吃过饭了,本来家里给江可蕊留的也有饭菜,但季子强还是希望自己能和江可蕊单独的相处一会,他就带上江可蕊到了距离市政府太远的小吃街,开上车沿着人们路走上5分钟就到了。

    两个人找了一个鲁菜大排档进去之后,江可蕊看来很少在外面吃这样的大排档,这个氛围让她很高兴。

    这间大排档里面装修的还算不错,桌椅板凳窗户也都非常干净整洁,所以里面的人也非常多

    季子强和江可蕊找了一个靠里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江可蕊是有点担心,虽然这里不是省城,也难保不让别人认出自己,不过坐下以后看看也没什么异常现象,北江省的电视节目看起来确实没有湖南台火爆,要是李湘坐在这里,只怕马上就会引起轰动了。

    江可蕊就谈叹了口气,为什么同样都是电视主持人,差别就这样大呢。

    季子强点了几个凉菜,几个热菜,酒店服务员给上来一壶自制的豆浆,两个人便一边喝着豆浆一边聊了起来。

    季子强不饿,他喜欢看江可蕊吃饭的样子,有时候季子强也感觉很奇怪,为什么很多让别人坐起来很粗俗的动作,在江可蕊的身上就显得很优雅,很美妙呢。

    坐下不久,江可蕊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坐下,发现自己手提包的拉链被拉开了一半,江可蕊的心不由一惊这里人来人往的,一定是自己离开的时候有小偷打开过,天啊手提包里有钱包、证件、手机啊江可蕊马上打开手提包,一看一个精美的手饰盒静静地躺在她的手提包里,江可蕊心中随之一喜,打开一看,是一枚漂亮的“心连心”白金戒指。

    江可蕊笑了,她问季子强:“这是你送的”

    季子强一脸糊涂地说:“什么啊不是我送啊”

    江可蕊一脸温柔的靠过去说:“别装啦,我知道是你送的,谢谢你”

    “真的不是我送的,是哪个帅哥送你的不会是什么情人吧”季子强捏了一下江可蕊脸说。

    江可蕊也装出糊涂的样子说:“真不是你送的”

    “不是啊,我哪有钱送你那么贵重的东西啊”季子强说道。

    江可蕊立刻收起她的笑脸,自言自语地说:“那到底是谁送的呢我宁愿是你送的啦。”

    季子强安慰道:“有人送你这么贵重的东西还不开心,你真笨”

    “不是你送我,我才不开心呢,而且还有点影响心情呢”江可蕊嘟起小嘴,满脸的失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