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副省长的讲话热情洋溢,铿锵有力,听得大家热血沸腾,报以热烈的经久不息的掌声。

    “季子强同志,再看一下杨君歌那个矿。”韩副省长对季子强说道。

    季子强很关切的说:“韩省长,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有几个点,煤矿就不看了吧”

    “子强,杨君歌那个矿一定要看,省政府给你们的传真里头不是都写清楚了吗这两个点是我定的。”韩副省长很固执的说。

    “那好吧,韩省长。”季子强也就是关切一下,但他知道韩副省长是一定要去那里看的。

    浩浩荡荡的大家又去了杨君歌的矿山,这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季子强知道杨君歌和韩副省长的关系,也就做出一副和杨君歌很亲热的样子来,这让韩副省长大为满意。

    在这里韩副省长自然是要做即兴讲话的,他对洋河县领导和杨君歌的煤矿做了高度的赞扬,让前来参观考察的干部都对季子强另眼相看了。

    这天晚饭后,季子强到了韩副省长住的201房间,这是酒店最大的套间。

    季子强在秘书的带领下,很谨慎的坐在了外面套间的沙发上,他多少还是有点拘谨,因为这是工作,不是到韩副省长家里去送礼。

    韩副省长到很温和随意的,他走过来看了看季子强说:“看你脸色不大好啊,年轻人要注意身体。”

    季子强忙客气的说:“谢谢韩省长提醒,以后一定注意。”

    季子强说完就给韩副省长发上烟,但韩副省长摆摆手说:“我不抽了,你想吸就吸一根。”

    季子强哪敢自己吸啊,也就笑笑的把烟装了起来说:“韩省长,煤矿上次的事故,我首先向您作个检讨,工作没有做好,请领导批评。”

    韩副省长就点点头说:“是啊,矿难本来是不该发生的,但你们给省厅的汇报我也看了,这事有人搞破坏,但以后还是要注意。”

    季子强就连声的答应着。

    韩副省长话题一转说:“刚才我听韦市长说,为这矿难问题,你受的牵连不小啊,有这事吗”

    季子强憨憨的笑笑说:“是啊,要不是韦市长顶着,我可能早就呵呵,唉,都是我们工作没做好。”

    季子强知道韦市长是韩副省长和李省长他们在一个派系,所以就说的好像韦市长也很帮自己一样。

    韩副省长对柳林市的局势早就了若指掌,他知道叶眉是乐世祥的嫡系,所以这次他在检查中高调的对洋河县的工作做出表扬,也是想借此事来打击一下叶眉,为保持柳林市的这种平衡,他必须要稳住韦市长和季子强这些人,不能让叶眉一枝独秀,这或许也才是他这次来洋河县的真实目的。

    虽然目前省长李云中和自己这派力量暂居下风,但他们也是老江华省的人了,势力还在,还可以和乐世祥书记做一些周旋,但柳林市也是一个主要阵地,不能轻易的让乐世祥就全盘掌控了。

    韩副省长淡淡的说:“我也听说叶书记和韦市长的一些事情,不过你也不要灰心,只要把自己本质工作做好,相信组织是明察和公正的。”

    季子强只有连连点头的份,但他在内心里有似乎看到了一种新的途径,或者可以说,韩副省长的此次考察,会成为自己短期躲过叶眉打击的一次契机。

    就不知道自己的直觉是不是会灵验了,有很多事情只能边走边看。

    季子强在韩副省长房间坐的有20分钟的样子,看到韩副省长拿起了茶杯,季子强知道自己该告辞了。

    临出门的时候,韩副省长很亲切的在季子强的肩头拍了两下说:“好好干,我是会一直关注你的。”

    第二天一早,韩副省长就离开了洋河县,看着车队渐渐地驶远,季子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脸上充满了激动的笑容,道:“走,各位,我们回县委。”

    此前,县委的各位常委们都聚在一起,等着这边的消息。虽然说已经没有他们的什么事了。可是这韩副省长在县里视察工作。他们又怎么能够静得下心来干其他的事情。

    来到会议室,只见里面一片烟雾缭绕,众位常委都在里面不停地吸着烟,这时全都站了起来。

    众人看利季子强一脸掩饰不住的激动神色,便一个个知道情况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了。

    “大家先抽烟。”季子强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中华来,挨个撒去。众人此玄哪里还有心情吸烟。不过县委书记要吊大家的胃口,他们也只能配合着。

    当然,从季子强的表情来看。大家也知道肯定是好消息。

    冯县长坐在那里,心中暗笑,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季子强这么兴奋激动啊。不过冯县长也能够理解季子强。毕竟能够让韩副省长满意,对于一个县委书记来说,以后的仕途就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了。

    季子强坐下来,故作镇定地喝了一口茶,然后道:“刚刚市政府的韦市长来电话说了,韩副省长记对洋河县的工作非常满意。”

    “哗”会议室中,一阵热烈的掌声响了起来。不管是不是会因为这次检查得到好处,这个时候,大家全部还是有些兴奋。

    毕竟,如果韩副省长对洋河县的工作不满意,那么除了季子强这个县委书记以外,其他人自然都或多或少要受到影响。

    季子强又道:“不过,韩副省长也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我们加大步伐,争取让洋河县的各项工作再上一个台阶。”

    这时虽然不是召开常委会,可是洋河县常委都在,此刻季子强环视四周,见大家都认真地听着,他的心情畅快无比。

    县委常委、县委办汪主任笑道:“季书记,不如今天晚上安排一下吧。”

    他说的安排一下,就走到县委招待所去订一座菜,一群人去吃喝一番。这些县委常委,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聚在一起吃饭了,今天韩副省长来视察,满意而归,汪主任提出来,季子强自然点头同意。

    当即汪主任便亲自去安排去了;而其余的常委们,则继续在会议室里面聊着天。

    一会,常委们就在县委招待所最好最大的包间里面坐着。虽然是吃饭,但是桌子上的次序。都像是开常委会一样。季子强是县委书记,是一把手。自然坐在正对门的首位,而冯建是县长,是二把手,就坐在季子强的左手边,季子强右边本来是齐良阳的位置,现在他没有了,自然是常务郭副县长坐了。

    这一桌人可是富义县最有权力的人了,因此招待所小心翼翼地服侍着。

    几个服务员,都是年轻漂亮。穿着淡红色的旗袍,露出雪白的大腿来。今天这卓酒席,季子强自然是不能少喝了,大家都来敬酒碰酒,一顿饭下来,季子强已经是晕乎乎的,被两今年轻的服务员搀扶着,感觉到她们的身子总是在自己手臂上擦来擦去的,季子强心中一阵苦笑。回到宿舍,季子强就呼呼大睡。

    韩副省长一行离开了洋河以后,路过柳林市的时候,到柳林市在了一个短暂的停留,吃了一顿饭,又在市委做了一个简单的座谈,叶眉亲自出面接待主持,今天她心里有点发虚的,综合昨天对洋河县的考察,叶眉得出的结论是,韩副省长对洋河县大为满意,对季子强更是提出了高度表扬,这对叶眉就有了无形的压力了。

    果然,在坐谈会开始不久,韩副省长就说:“洋河县的领导班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前期有一个矿难,但那应该和他们恪尽职守的工作态度没有太多的关系,所以我在这里要提出对洋河县领导和柳林市领导的表扬,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以和諧,统一和进取的态度,把柳林市早日带上富裕之路。”

    整个讲话,韩副省长没有提及季子强一次,但谁都能听的出他话意背后的含义,他即对季子强表示了肯定,同时还隐射了柳林市领导班子的不团结,这样的讲话,对叶眉真的就不完全是压力了,它还是一次打击,一次毫不留情的打击,对叶眉来说,一个让省政府领导高度赞扬的季子强,自己难道能短期之内在动手吗显而易见,已经不能了。

    其他的市里参会领导,也很显然的嗅到了这种风向的变化,看来韦市长和季子强有了靠山,而叶眉以后能不能镇的住韦市长,这不再取决了叶眉和韦市长的个人威信和权利了,也许应该在看的高一点,远一点。

    但不管他们是谁最后后的了胜利,这个过程一点会很激烈,至于自己,还是不要搅进他们的漩涡为好,两虎相争,兔子让道。叶眉也很快的明白了韩副省长的更深层次的寓意,那就是现在季子强的问题,已经不是单单的自己和季子强之间的问题了,他已经完全延伸到了一个更高级别的争斗中,情况的复杂程度已经出乎了自己的想象,看来季子强已经完全的靠向了省政府派别,这让叶眉心中就多了很多顾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