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性质相当恶劣,影响极为严重的一件事情了,对方是人大代表,不是一般的小鱼小虾。

    雷副县长在上面也签了:情况属实。

    如果不是因为举报人是个人大代表,如果不是因为雷副县长在上面签了字,如果不是因为举报的对象是季子强,那么,这本来这是一个简单的信访案件,不需要华书记如此上意费心的,但季子强这个名字,本身对华书记来说就是充满了内涵。

    他的问题已经和叶眉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打击他,也是华书记早已经既定的方针,今天既然季子强撞到了这个枪口上,华书记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他呢

    当一个高高在上,唯我独尊,深藏不露市委书记亲自操刀之时,季子强又能有多少逃脱的机会呢

    只怕很难了,在这块土地上,权力决定了一切,而华书记恰恰就是柳林市掌控权柄的第一人,他这夺命的一刀,季子强是再难逃避了。

    华书记看着这份举报信,沉思了一会,他还是决定和叶眉通个气,最近一个阶段,叶眉摆出了一副捉对厮杀的架势,让自己几次的计划都化为泡影,还是不要激怒她为好,只要打击了季子强,拔出萝卜带出泥,一样可以达到打击叶眉的效果。

    并且,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的事,何必在藏着掖着,就让叶眉也知道一下,量她也鞭长莫及。

    他就拿起了电话,拨上了叶眉的号码:“叶市长,你好,我华啊。”

    叶眉在那面就客气的说:“华书记你好,有什么指示请讲。”

    华书记说:“是这样,今天接到一封对洋河县季副县长的举报信,他过去是你的秘书,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叶眉在那面犹豫了一下,说:“什么内容的举报信不要是捕风捉影的事吧”

    华书记平淡的说:“他在舞厅把一个人大代表打伤了,还有他们洋河县雷副县长的证明,关键是这件事情的背后隐隐有他进入县常委的一些蹊跷在里面,所以纪检委请求过去澄清一下。”

    叶眉冷冷的笑笑,纪检委能是去澄清事情吗他们还不是听你老华的指挥,叶眉就说:“既然华书记如此重视,那请华书记严肃查处,不过也希望市委调查一定要实事求是,尊重事实,保护干部,有必要的话,我们政府也派人一同前往,做到不偏不倚,公正透明。”

    华书记在电话中听得很清楚,叶眉把“保护干部”这几个字咬得很重,华书记也在官场混迹了多年,可谓是炉火纯青,他明确地听出了叶眉表态背后的含意,看来叶眉是一定要保这个季子强的。

    华书记就暗暗的笑笑,就怕你叶眉置身事外,你要跳进这麻烦堆里,那是再好不过。

    华书记就说:“好啊,就让纪检委和你们政府相关部门一同前往调查。

    ”放下了电话,华书记那粗大的手指有节奏地叩着办公桌,时而急促,时而舒缓;浓密的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锁,炯炯的目光时而平静,时而凌厉,他把需要考虑的问题都考虑了一遍以后,抬起了头,拿起那封检举信,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批示:纪委和政府组成调查组,立即核实情况,严厉查处。

    叶眉市长也在办公室里面思考着,她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她也相信季子强还不是这样飞扬跋扈的人,对这个举报信的问题,她更多的想到了可能是洋河县主要领导间的派系问题,这个雷副县长吗,叶眉也是知道的,应该和哈县长是一拨的,也就意味着是华书记一拨。

    这次他在举报信上签字,不知道是哈县长和华书记的授意,还是他自作主张,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季子强是不能就这样让他们搞下来,应该要他早点做个准备,防患于未然。

    叶眉拿起了电话,直接就打到了季子强的手机上:“子强,你好,我眉啊。”季子强接到电话就知道听出是叶眉的声音了,他连忙放下正在书写的材料,很恭敬的问了好:“叶市长你好,最近都还好吧”

    叶眉“嗯”了一声,没有继续和季子强叙旧,直截了当的说:“子强啊,你在洋河县应该严格要求自己,和雷县长他们搞好关系,你们在洋河县舞厅发生的打人的事件,市里已经准备去调查了。”

    季子强心里一惊,犹如世界轰然倒塌,不是哗然巨响,而是静寂无声,只有沉寂的灰尘四处飘散迷漫,季子强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

    没想到果然还是闹出了事情,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问题是华书记插手了,这就让事情的复杂程度加剧不少。

    而且很显然,从叶眉的话里可以他能听出,这事情和雷副县长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一定是他挑唆了那天那个老板,写了东西,把自己告上了市委。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给了一个机会,让华书记通过自己来打击叶眉了。

    季子强缓和一下自己惶恐的心情,现在没有时间细细的想这些,他连忙对叶眉说:“叶市长,那天事出有因,我也就不多解释了,只是希望不要影响到你。”

    叶眉一听季子强在这种时候,还是如此的关爱自己,担心着自己的处境,也就心肠一软说:“我到没什么,就担心你,对方是个人大代表,真怕你”

    季子强也确实很担心的,看来自己那天是有点莽撞了,他缓缓的挂上了电话,他要好好的想一想了,对自己来说,时间也许不会很多,可能也就是一两天,这事情要按本身来说,也不是很大个事情,但把此事和自己升任常委委员联系起来考虑,问题就有点麻烦了,看来雷副县长这一刀砍的恰到好处,火候掌握的很到位。

    如果自己对此事处理不当,就会暴露出一个自己最不愿意涉及的问题,一个刚来几个月的扫尾副县长,怎么就可以一跃成为一个县常委委员,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猫腻,是不是有什么藏匿其中,让人联想和深挖的最后,也许就要暴露出自己威胁哈县长和欺骗吴书记的真相。

    这才是事情最可怕的地方,自己只要大小受个处分,也就说明了市委华书记对自己毫不留情,那以后很多人,包括吴书记都不敢和自己靠拢了,谁也不敢沾上一个让华书记打击的人,他们可以让自己进常委,一样也是可以让自己出来。

    季子强在细细的想通了所有问题以后,一种恐慌的情绪,就渐渐的弥漫在了全身,他甚至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走入仕途的这条道路是不是正确。

    在这里,一点小小的漏洞都可以把自己苦心经营很长时间的梦想击碎,自己那些理想,那些壮志,就因为一时的冲动,一切都给毁了。

    他闭上眼,让沮丧和颓废的心漫无目的游荡起来。

    他想到了这些年自己忍辱负重,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一切往事,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如此的艰难,但要失去它,又是如此的轻易,这怎能让他不暗自灰心。

    他也算看透了人生和官场,有升有降,起起落落,时儿引吭高歌,时儿销声敛迹,这就是官场。

    季子强在一阵的神魂出窍中,想了许许多多事情,后来,他还是克制住自己思绪的漫游,渐渐的把思路又拉回到这件事情上。

    既然已经发生了,光沮丧又有什么用处呢还是面对现实的来想一个应对之策吧。

    季子强皱起了眉头,在办公室里来回的晃悠着想,怎么才能让自己成功的金蝉脱壳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他决定先下手为强,摸下情况。

    季子强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刑警队王队长拨了过去:“王队吗,我季子强。”

    电话那头一时间是没有什么答复,季子强也就耐心的等了一会,估计王队长正在脑海里搜索着季子强这个名字,季子强,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但又好像不认识啊,好一会王队长才慢条斯理的开口:“你那一个啊,打错电话了吧”

    季子强有点无奈,就想笑了,看来自己的知名度确实有待提高了,本来季子强现在的心情是不大好,但想到对方那傻样,也不由他不笑:“哎,看来我真是混的背啊,前几天我们还在歌厅见过面,这么快你就把我忘了啊。”

    对方依然是在迟疑着,那面王队长应该还在抓脑袋:“我们见过面,在歌厅,谁啊。”

    突然的,季子强就听到那面是噼里啪啦的一阵响,估计是这王队长终于是想起来了,这一紧张,应该是想站起来在对面给自己敬礼,所以把杯子什么给带翻了。

    电话那头的王队长就忙不择言的说:“是是季副县长啊啊,错了,错了,是季县长啊,你好,有什么指示我一定照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