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晚上他感觉自己的嗓子已经打电话打的有点沙哑了,他就再细细的想想,还有没有忘掉的,最后实在是也怕了这个电话,今天打的太多了,就睡觉了。

    刚睡下不久,就梦到了自己和叶眉吵架,两个人刚开始还是很有规矩的在吵,一个人骂十分钟,还不能带重复的,好像自己骂的比较好听,然后裁判给自己老是加分,最后叶眉气急了,就一脚把自己踢倒了。

    再后来怎么着就记不大清楚了,好像还梦到有女的,是谁,也记不清了。

    他就这样闹腾了一个晚上,当天色放亮的时候,他醒来了,新的一天没有像梦里那样混沌,天很蓝,风也很柔和,他终于出了办公室,在县委所有人的注视下,没带司机,一个人开上车出去兜风去了,他还要等一天,因为战车的启动是需要时间的。

    时间在等待中过去了,当第二天来到的时候,整个洋河县一种巨大的暗流开始涌动,很多工厂的工人在扎堆的议论,很多种做生意的大户们也联合起来召开了行业会议,很多前来投资的客商们也在工地和厂区打出了横幅标语,很多村,很多乡人们也聚集在了一起。

    一场口号为“还我书记”的大规模全民运动展开了,有人走上了街头,有人扯起了标语,有人找来大纸签上了万民书,还有些店铺用关门来抗议市上无端的陷害,霎时间,洋河县沸腾了,人们像是在做一件好玩的游戏,或者是想重新的过一次春节一样,情绪高昂,热情万丈,到处都是扎堆议论的人群,这一切很快就被赶来的市报,省报记者发现了,于是记者们也投入到了采访的工作。

    现在已经没有独家垄断的行业,你可以采访,我也可以来采访,又有很多报社电视台加入了进来,洋河县的人们没想到收效这样好,就更加把这当成一件事业的继续进行起来。

    在叶眉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洋河县的涌动正如火如荼的延续着,叶眉有点慌神,她没有想到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威望和民意如此高,在这个一切都讲和諧,一切为安定努力的时代,这样的情况无疑是一个很让叶眉头疼的事情。

    叶眉不的不好好的想一下了,对季子强她是很了解的,季子强的大胆和刁钻她不是没有领教过,如果自己处理不当,难保季子强不会破釜沉舟的让事态继续演变,那么或者最后自己只能和季子强同归于尽了,这种可能性极大。

    这绝不是叶眉希望看到的情况,她还有事业,还有前途,还有未来,这样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打法,季子强可以接受,但叶眉是绝不能接受的,她必须尽快想出一个妥善的方法来化解这场危机。

    怎么挽救这个局面,马上撤销对季子强的处理不,那既伤市委的威严,又摆明了自己的错误,那马上就执行对季子强的处理,让他立即离开岭洋河县也不好,万一再激化了现在激动的群众,闹出点什么事情怎么办

    叶眉两难了,他现在進入了一个死胡洞,进,无路可走,退,无处可溜。

    于是,他想叫来了韦市长,希望可以和他达成一个妥协的方案,韦市长知道现在叶眉为什么要找他,因为季子强已经扔出了炸弹。

    季子强的快速反击也同样是出乎韦市长的意料之外的,他对季子强本来已经准备放弃的想法在季子强反击一开始的时候,韦市长就改变了,这个季子强的确有胆有识,如果加上这次,他已经展开过好几次反击了,过去他总是能够全身而退,那么这次呢

    韦市长也仔细的分析了一下,感觉这次季子强也并非毫无胜算,但这都取决于叶眉的胆略,现在季子强把自己最为难于取舍的问题,交给了叶眉,后面就看叶眉怎么表演,但不管怎么说,叶眉只要继续打击季子强,她自己也同样会受到伤害。

    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或者自己的机会就会出现了。

    韦市长来到了叶眉的办公室,依然用惯常的淡定招呼了他:“叶书记,秘书说你找我有事啊。”

    叶眉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她说:“我叫你来是商量一下洋河县这事情的,对了,有个事情也想给你说明一下,我知道你是想维护季子强,其实我也不是想整他,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总是应该有人来为这事负责吧,而且虽然会上决定让季子强离开洋河县,我也一直没有考虑好让他到那去。”

    叶眉说了这么长的话,感到有点渴了,她喝了口水,打个手势,也请韦市长喝水。

    韦市长就稍微的呡了一口水。

    叶眉放下水杯继续说“你看这样好不好,季子强在洋河县也很辛苦的,现在你可以告诉他,让他把洋河县的事情都处理好以后,他可以到柳林市里来,正职的局长让他选一个,这不比他在县上差吧离他的家也近了,你看这样可以吗”

    韦市长心里暗笑,你叶眉现在是进退为难了吧现在难受了,想和我谈条件,谈妥协,现在已经开战了,战车也不是我控制,只怕很难谈成,季子强那小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不达目的,很难让他收手。

    韦市长就说:“叶书记的这个意思,我一定给他代到,但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要看他了。”

    叶眉也点下头说:“是啊,选择权在他,但你也要劝下他,有些事情过头了都不好。”

    韦市长也就点下头,表示理解她的话,但同时,韦市长又说:“其实洋河县这件事情我感觉你处理的并没有什么错,现在季子强闹这么一摊子事情,我们市里应该有一个严厉的态度,不应该姑息忍让他,要是因为调动一下工作,谁都来闹这么一下,那以后还要不要组织原则,还要不要党性。”

    韦市长是很希望这件事情闹的更大一些,最好是处理了季子强,激化起季子强更强烈的反击,最后闹得不可收场,捎带着让叶眉也受到处分。

    叶眉冷冷的瞥了一眼韦市长,她一眼就看出了韦市长的居心,但这个时候叶眉是不能反驳韦市长的,她还想借用他对季子强的影响,所以叶眉淡淡的说:“不管怎么说,季子强在洋河县的这几年还是做出了很多成绩的,谁都有犯错和糊涂的时候,我们还是不要一棒子把人打死吧。”

    韦市长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看来叶眉想要息事宁人了,这就让自己白白的失去了一次机会,这叶眉怎么不像个男人啊,就这样,就让季子强给逼退了,奥,对了,叶眉本来就不是男人。

    然后两个人又都随便的说些客套话,韦市长就告辞回去了。

    季子强已经在洋河县的动荡中度过了几天,他也不是个蛮干的人,正所谓张弛有度,感觉现在已经差不多了,该紧张的人紧张了,该知道的人知道了,该显示自己实力的也都显示了,见好就收,于是他就亲自走上了街头,劝阻还在振奋的人们,让他们安心工作,上面领导是明察秋毫,高瞻远瞩的,不会冤枉自己,谢谢大家关心。

    当然了,这是季子强做的面子活,其实季子强已经发布了口谕,主力已经开始有次序的进行了撤退,所以他在记者的跟随下,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苦口婆心做劝导,连中午饭都没吃,到了下午人们已经逐渐的恢复了正常状况,他又给记者们留下了一个好的题材。

    回来后,也不管饭堂还剩的有什么吃的,他就叫师傅给整了一些,舒舒服服的吃了个饱,现在他基本是没有什么顾虑了,想那个叶眉,35个月的恐怕是不敢再乱动自己了。心里一高兴,饭量就大增,连的饭堂师傅都啧啧称奇,还没见过他有这么能吃的时候。

    听说洋河县已经平静了下来,叶眉这才稍微的喘了口气,想想都有点后怕,这个季子强也实在是胆子大,同时叶眉对季子强也是恨的咬牙,想起来他就全身的不舒服,还不知道省上将来会怎么看待柳林市的领导,自己给上面写的报告也一直没有回复,想打电话问又怕不太好,上面发话那是肯定要发的,只有慢慢的等。

    对季子强的调令,她也迟迟不敢随便的发下去,她也要看看省上的态度,才好决定。

    在洋河县呢。很快的,公安局和相关的部局,对王老六接手坑口煤矿进行了详细的勘察和分析,王副局长既然已经听了季子强的话,他是很相信季子强的判断的,他就一定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可是令他百事不得其解的是,事实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相反,王老五的安全措施是很到位的,引发事故的原因很蹊跷,好象有一支神秘的力量在井壁捅了一个洞,省上的专家分析一种可能是矿井经过了一个破碎带的边缘,破碎带就是一个含水层,掘进的时候之所以没有透水,是因为某种平衡还没有被打破。第二种可能是矿井偶遇地下溶洞。

    不管是什么原因,王副局长还是决定再进一步地探一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