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同样的,杨清公司也受到了牵连,在刘老板和齐良阳小舅子的紧急磋商下,他们也就只好抛出一个头目,来应对这次的意外,但这显然不是调查组认可的结果,就在调查组想要继续扩大他们的战果的时候,齐副书记的援助及时出现了。

    在一个晚上,齐老爷子揣上家里一副收藏很久的古画,来到了省城,找到了在省军区做司令的战友,他们一起去了常务副省长苏良世的家里,在一阵毫无意义的聊天中,他们很无意的说出了齐良阳现在的困境,对苏良世副省长来说,这件事情不过是一个很小的问题,他不希望一个离退的老人为自己唯一的儿子担惊受怕,同时,他还必须给省军区一个面子,对于改革中的这种复杂局面,大家也早就有了允许别人犯错误的准备,他劝慰了一阵这孤单的老人,让他放心回去休息。

    这救了杨清公司,当然更直接的是挽救了齐副书记。

    调查雷声大,雨点小的匆匆结束,就像它出现时的突然一样,叶眉也不得不做出妥协,她还犯不着为一个小小的县委副书记给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对手,相反,她可以用这件事情更好的显示出她的友善和温驯,这就让齐副书记得以幸免沉重的打击。

    不过他还是被调走了,调到邻市一个林业局里做了副书记,美其名曰是干部轮换,因为他不能继续待在洋河县,看到他,人们就马上会想到不公正和,于是他走了,对大家来说,这都是最好的一个结局。

    但对齐良阳来说,这就意味着,他从此以后与真正的权利要擦肩而过了,局,厅,也算官,但相对于县,市,省上的主要领导来说,那是有很大的差异,他们也有权,也可以搞钱,却永远只是一个附属品,没有强大的自主权和一言九鼎,纵横捭阖的威势,这就是诸侯和大臣的区别。

    齐良阳调走后,对于杨清公司的装修项目合同也自动的失效了,一个靠行贿得来的合同,本身就是非法和不受保障的,杨清公司也没有敢再来提出什么异议,在季子强主持下,合同就给了容华装饰公司。

    而此刻的季子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个齐良阳让他头大了一年多,现在总算是把他一刀干掉了,虽然和自己的设想还是有些差别,但能让他离开洋河县,对自己至少是个解脱,让他到别处的害人吧。

    这样想想,季子强的心情就愉快了起来,在这样好心情的指导下,季子强没有和孟莉芙再做计较,毕竟这只是一个迷途的小女孩,自己要收拾她方式很多,但没有这个必要,季子强就给县电视台的台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抽时间告诉孟莉芙,等过完年,乡上的工作不忙了,就把她调回来,只是不要说是自己安排的。

    孟莉芙看着齐良阳的倒霉,她的心里也还是有了害怕,她也不知道自己给齐良阳写的东西现在有没有到季子强的手上,她开始担心,害怕,恐惧起来,很多事情在冲动中做出来,那一定会在平静中去后悔。

    所以当她听到电视台台长这样告诉她的时候,她明白,她写的东西一定没有传到季子强的手上,这真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但会不会以后传过去呢她就紧紧张张,神神经经的过了好几个月,以后才算放下了心。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现在的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威望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有的领导,都毫无选择的围在了他的身边,洋河县的政治格局也破天荒的有了一次大融合,不管是冯县长,还是季子强,他们都没有了自己的派系,一切工作和方式都是为了洋河县的发展,这种团结奋进,万众一心的局面,也必将推动洋河县各行各业的发展。

    看着这种情景,季子强怎么能不欢喜,不高兴呢他踌躇满志,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然而,很多事情的走向并不是按人们的思路和愿望来发展,这季子强高高兴兴了没几天的功夫,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季子强刚洗完澡躺到床上,电话铃就响了,他拿起听筒。

    那面就传来了焦急的声音:“喂,季书记吗我是冯建,坑口煤矿发生透水事故,现在有12名矿工困在井下,生死不明。”

    季子强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惊,忙说:“我马上赶到。”

    他穿上衣服,叫上了县委值班的几个干部和值班司机,上车就往煤矿赶去了。

    一路上季子强都是紧张的,他在为那12个矿工在担心,也在为洋河县的明天在担心,有的事情很难说,这件矿难会不会牵一发而动全局呢

    坑口煤矿,围了很多人,有县政府的领导,有安全、公安、经贸、消防等部门的领导,有坑口煤矿的领导,有矿工的家属,冯县长已经安排大型抽水机到场进行紧急排水,消防人员做好了下井营救的准备。矿工的家属发出呼天抢地的哭声。

    季子强也只能出面安慰大家说:“同志们静一静,现在最要紧的是救人,要不惜一切代价救人,抽水的速度要加快,排水早一秒完成,井下的同志就多一份生存的希望,冯县长,立即请水利局再抽调2台抽水机来加快排水的速度。”

    季子强焦急的在矿口外来回的徘徊,每一秒过去的时间,都有可能是一场人间悲剧的上演,没有人敢于打扰他,大家忙碌着。

    几个小时以后,矿井的水终于抽完了,搜救工作马上进行。

    可是除了救出来的10名矿工外,还找到了两具尸体。

    季子强的心一下就抽缩了起来,对一个县城来说,一次两人的安全事故意味着什么,季子强很清楚,他知道,一定会有人为这次事件付出代价了,也或者,这个人就是自己。

    坑口煤矿彻底淹没在矿难家属撕心裂肺的哭嚎声中,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无比的悲恸,这个矿是王老五的矿。

    王老五此刻只有无言和眼泪,他不敢相信这一切。

    冯县长冲着王老五大嚎:“王老五,你混帐你去死吧”

    季子强的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他强压着恐慌说:“现在发火没有用,先抓紧善后处理工作,事故要严格按照四不放过的原则进行处理,该追究刑事责任的要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天,王老五被逮捕,由公安、经贸、国土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坑口煤矿。

    王老五的弟弟王老六出任坑口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坑口煤矿矿难事故的善后工作还比较顺利,每个矿难职工得到煤矿10万元的补偿和5万元的家庭经济资助,这对于不太富裕的洋河县来讲,不是一个小数目,但矿难给坑口煤矿带来的创伤是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除的。

    同时,季子强知道,自己也会有麻烦了,像这样的事故,总是要有人出来担责任的,只怕自己很难逃过这一劫,他连续的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脸色也很差,胡子长了不少。

    季子强想的一点都不错,这样的机会叶眉是不会放过的,她等待这样的机会等的时间太长了,为这个季子强,她受尽了羞辱,以自己这堂堂市委书记的身份,在常委会上,为他季子强这事,让自己受到了韦俊海的打击,很多人在说到季子强的时候,都会很隐晦的笑笑,似乎在嘲笑着自己的无能,一个县委书记,自己却一直没有办法来对付,这实在是一个市委书记的败笔。

    这让叶眉感觉到很难受,每次在市里开会,只要有季子强出现在会场,叶眉也总是回避着季子强的目光,她现在对季子强有了一种奇怪的排斥,有时候细细想来,又感觉这很不正常。

    她在听到洋河县矿难发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季子强的仕途应该结束了,于是叶眉就早早准备着,作为市委书记,她每天收到的很多文件,一般她就是简单的画个圈批转给相关部门处理,但对于洋河县矿山事故报告,叶眉却在上面很认真的在这个文件上签下了这样几个字:此事应严肃查办相关领导。

    这还不算,叶眉还有东西,在她套间里面的一个文件柜里,装着的全是各种各样的告状材料。想想看,柳林市下辖2区7县,人口六百多万,科级以上领导多得跟牛毛一样,告状信还不满天飞

    作为市委书记,叶眉每天收到的告状信不计其数,有的告状信,她就批转给相关部门处理,还有一些告状信,她就不得不谨慎些。有些人,看似官当得不大,但你还不能轻易动他,要不就是查不出问题,躲在他背后的那个人会向你发难;要不就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牵扯的面越宽,最后越不好收场。

    叶眉并不期望在自己的治下查出什么特大要案,尤其是方面的。中央的政策是,稳定压倒一切,叶眉的策略也是稳定压倒一切,干部队伍稳定了,柳林市才会稳定,经济才能发展,她叶眉的位子才会稳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