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又气呼呼的对季子强说:“书记要是感觉今天这标招的不好,那你发个通知,我们这标算是开玩笑的。 ”说完,就转身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这个气啊,脸色都变青了,江铭晟看季子强如此为自己使力,也就只好叹口气说:“算了,季书记,以后我们再找合作机会,不要为我们伤了你们两个书记的和气。”

    “伤什么和气你老兄不知道啊,他和我做对不是一次两次了,就仗着他是本地的,我是个外来的干部,没有他在洋河的根深蒂固,人脉繁茂,他从来就没把我当回事情,但这招标肯定里面有问题,我不会就这样算了,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你们搞这个项目”。季子强就给人家做了保证。

    但现在都这样了,怎么可能做,招标那不是儿戏,哪有重来的可能,江铭晟摇下头,很可惜的说:“现在只怕没机会了,哎,我们公司为这个工程,都把一切准备好了,工人,设备,没想到是这样个结果,这下就损失大了。”

    季子强冷冷的说:“不一定,我有个主意,你今天就到省城里去,把这情况给韩副省长说下,这很明显就是一个暗箱操作,只要韩副省长支持,我还是有办法让你们做这项目。”

    那江铭晟一听,还可以起死回生,脸上就放出了光来,不错,看来这条路是可行的,他也就不和季子强多耽误了,说自己现在就赶过去找韩副书记。

    季子强也是说了半天话,生了半天气,看他们走了,这才坐下好好的喝了几口水,一会,齐副书记又来了,笑着请季子强晚上参加杨清公司中标的庆祝会,说是刘老板专门想请季子强的,季子强也不客套,就接过齐副书记发的烟,点上说:“好,晚上我一定去。”

    天色暗了下来,夕阳渐渐沉下去,洋河县的上空缓缓泛起了一片金黄,那颜色是如此的炫丽。

    小城仍然是不夜城,车水马龙、灯光闪烁、人声鼎沸,仍是城市夜的标志,与白天比,人声更加嘈杂,似乎到了夜里人更加欢实,许多人都成了不回家的人。

    在翔龙酒店最大的包间里,响着如梦如幻的曲调,那样的柔婉娇媚,给在座的人们带来了美好的幻觉,今天有季子强,刘老板,齐副书记和他小舅子,还有那两个评标的专家和几个杨清公司的女公关。

    很快的,那一道道华丽而不实却十分昂贵的大菜,不断的端出来,季子强与齐副书记坐在上首,其他的主客和陪同人员则依次而坐,气氛是热烈又祥和的,但这样的宴会往往又是很无聊很乏味的,季子强按说可以不来,但他想更多的了解一些东西,所以他来了。

    “难得季书记今天赏光,咱们为他干一杯”刘老板手持酒席,开门见山说道,话音一落,大家站了起来,纷纷举杯,并与季子强碰杯,然后一饮而进。

    酒过三巡之后,挨个都给季子强敬了酒,季子强是今天的重点,大家自然把他当做靶子,群起而敬之。

    季子强有点招架不住,嘴里忙说:“哎呀呀,你们今天是不是搞错对像了嘛,齐书记才是今天的中心人物啊,你们不给她敬酒,老是拿着我敬什么啊”

    几个女公关就一致说道:“当然要敬您了,一来感谢组织上给我们送来了这么能干这么漂亮的领导,二来感谢书记能亲临这里,听取我们的汇报。”

    季子强虽然有点招架不住,可是美女们恭维的话他还是很爱听的,但他还是要转移一下大家的视线,不然看今天这个样子,自己不醉才怪。他忙说道:“你们要多向齐书记学习,县官不如现管,齐书记对以后的工程管理和验收都市负责的,你们不敬他酒,真是不想混了。”

    几个美女攻关七嘴八舌地说:“你们都是领导,都要敬。

    季子强难敌众口,只好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季子强酒量不小,但也不能这样喝,在一圈碰杯过,他就显的为难的推脱说:“不中了,真不中了”

    其中的一个今天招标的评委就站了起来,晃着身子说,“书记你早的很,你那酒量好的很,不过大家在酒桌上得防备四种人,红脸蛋的,戴镜片的,吃药片的,梳小辫的。来,我陪一杯。”说罢,与几个女攻关碰了一下,一扬脖儿喝了个底朝天。

    这桌酒一直喝到华灯初上,这一阵的狂轰乱炸早已让季子强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可是他心里还是很高兴,他的感觉真像飘到了云端,飘飘然只差没有成仙了,季子强陶醉得差不多的时候,自己也醉得不省人事。主角醉了,自然也没有了再喝下去的意义,这场酒力大战才宣布结束。

    大家没有具体的说一些感谢的话,但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感谢的酒,季子强也在谈话中解脱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烦恼,他今天真的很值得高兴,不过季子强的高兴未必和他们是一样。

    走在大街上,这时已是夜色如水,万家灯火,一个人走在大街上,

    他迈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办公室,然后,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了,他一头倒在里间的床上,骨头像散了架似的难受,真想一睡不醒。

    但在天色一亮,他还是要起来,等待他的事情很多,一个书记在大部分时间里,他的时间都不是属于自己,就算他想多给自己一点空间和时间,也总是会有人来打破这个希望,季子强刚喝了一口茶,电话就响了起来,在他不经意间的看了看号码的时候,他一下就紧张了起来,这是市委叶眉书记的电话。

    “叶书记,你好,我季子强,有什么指示吗”季子强赶忙说。

    “嗯,指示到没有,就想听你解释一下你们工程招标的情况。”叶眉用惯常的语气,不急不缓的问季子强。

    季子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说:“我也很气愤,我正在想办法,看能不能。”他说不下去了,因为叶眉已经及时的插上了话:“想什么办法你看不出这里面有很多的问题吗,条件好的,实力强的,你们到放弃了。”

    季子强只能不断的承认错误,但他也做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在很多时候,我也有很多为难,但这件事情我是有责任的,请叶书记批评。”

    叶眉一大早就接到了韩副省长的电话,从韩副省长的话中,明显的可以听出洋河县这个装修项目的招标是有问题的,特别容华装饰公司的条件和实力都是很有优势的情况下被淘汰,叶眉就不能再保持沉默和无动于衷了。

    叶眉清楚工程招标的所有潜规则,过去她也多次干预和打击过,但收效甚微,这里面涉及到很多利益和利益集团,作为她一个人是很难改变这种现状,很多时候,包括市里的一些大项目,她都冷眼旁观的看到其中的猫腻,但想要彻底查清,或者是完全杜绝,又经常会显得无从下手,有时候也就只好睁支眼,闭支眼了。

    现在没想到洋河县的项目招标,就在自己眼前又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这让叶眉书记难以忍受,她决定出手了。

    “好了,你也不要解释了,这件事市里会有一个相应的措施,我们不能容忍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的这种行为。”叶眉坚定的说出了她的决定。

    季子强自然是唯唯诺诺,不断的道歉和承认自己工作手软,没有坚持应该坚持的原则。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权利会在这一次较量中获得有效的扩张,那么,他就要为接下来会出现的意外情况做一些准备工作,胜利的一方打扫战场总是比失败的一方要更费时间,他需要考虑好几个应对的方法。

    如果一切都如自己的设想一样,那么洋河县的以后就会出现一种新的状况,在洋河县以后再也没有谁能威胁到自己,自己真的可以独霸洋河了,但这个的情况也并非好事,对这一点季子强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当一个人的权利没有人可以约束,当自己的身边没有了政敌,那么接下来自己可能会经常的犯错误,随着时间的推移,或者自己还会养成很多刚愎自用,唯我独尊,妄自尊大等等坏毛病了,季子强就不断的警告着自己。

    没过几天,对齐副书记的打击就到来了,这也是直接和有效的,市委很快就派出了一个调查组,从请来评标的两个专家下手,对于这样的知识分子,调查组是最有把握的,专家一般都很高傲,很明白事理,但他们没有官场老谋深算的磨砺,也没有黑道死硬分子的顽强,他们胆小,谨慎和很会自己吓自己的特性,就决定了开口胶代是必然的结果。

    所以在没有太大的难度中,调查组就撬开了他们能言善辩,指鹿为马的嘴,让他们说出了齐副书记给他们的指示和好处费。

    那么接下来的调查就让齐副书记很难逃脱了,在证据和证人面前,他只能用最少的交代,来换取调查组的相信,同时他还要做一件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和家里联系,寻求一些外力的保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