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嘴角就挂上了一缕嘲讽的笑意,你齐良阳有病啊,这样荒唐的话你也说的出口,你不想下就我们两人现在这关系,我能帮你说话,真是但瞬间,季子强的心就开始往下沉了,他发现其中的问题了,以自己对齐良阳的了解,齐良阳一点都不傻,反倒在洋河县来说,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但现在他像是笨蛋一样的提出这个问题,这本来就说不过去,看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这样简单了,齐良阳今天有恃无恐的到来,一定手中有牌。

    季子强就沉默了,他需要对齐良阳做出一个分析,想一想他到底能用什么来达成他的这个要求。

    齐良阳看着季子强不说话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说:“季书记,你也不要太为难了,我这也就是一个建议,主要是我小舅子他们很想参与这个项目,把我找的也烦了。”

    季子强轻微的笑了一下,但他丝毫不敢大意,说:“奥,他也想做这个项目,他的价格和质量怎么样。”

    齐良阳说:“价格这东西是活的,高一点有高一点的道理,低一点有低一点的原因,我到认为很多东西是人不识货钱识货,不一定便宜的就好。”

    季子强笑笑没说什么,看来齐良阳小舅子他们的报价一定很高了,没什么优势,所以他急了,季子强提高警惕的等着齐良阳后面看他说什么话。

    结果让季子强很是郁闷,齐良阳不在提起这个事情,东拉西扯的说了一些其他问题,最后就准备告辞了。

    季子强心中疑惑,但却没有办法来判断这件事情到底在那里有问题,他客气的站起来,准备送一下齐良阳。

    这个时候,齐良阳却站住了,他想了想对季子强说:“差点忘了,昨天我收到了一份申述信,真是胡扯八道,我就扣下了,给书记送过来,这个小孟真不像话,我看有必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不行就让检察院上手,查一查她诬告的动机。”

    季子强在听到“小孟”这两个字,和“申述信”这三个字的时候,立即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这才是齐良阳手中的牌。

    季子强不动声色的接过这封信,看了起来。

    他越看月心惊,越看越气愤,这个孟莉芙在申述信中污蔑自己,说自己是因为对她动手动脚,想要玩弄和亵渎她,在遭到了她强烈的抵抗和拒绝之后,自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利用了手中的权利,打击报复,把人家调到了乡下,自己还很嚣张的威胁说,要是人家不从自己,以后永远不让回城。

    季子强有点沮丧,他没有想到一个那样漂亮的美女,会用如此歹毒和卑劣的手段来对待自己,本来季子强也是准备好了,过几个月,等自己结婚这事大家都知道了,她孟莉芙也明白没有什么希望了的时候,把她就找个借口再调回来,当初也是借调的,工作关系都还在县电视台的。

    这件事情,或者说这封信按理对季子强也不能起到太大的伤害,因为自己是可以说的清这件事情,也可以用很多人证明自己对孟莉芙的厌恶,但问题是这封信在齐良阳的手上,他假如想要搅浑这潭水,齐良阳是有办法的,他不同于孟莉芙,因为齐良阳有着丰富的革命斗争经验和手段,他是可以让自己疲于应付的。

    季子强拿着信,半天没有说话,齐良阳也很悠闲自得的看着季子强脸上变幻不定的表情,他很惬意的在欣赏着,这个年轻人从来都是那样的淡定和骄傲,能够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他的心神不定真是难得,呵呵呵,你好好想,不急,我等你。

    良久之后,季子强很颓废的坐在了沙发上,齐良阳也没有走的意思,他也坐了下来,给季子强递上了一根香烟,很殷勤的帮季子强点上,说:“书记你不要担心,这算什么啊,你交给我处理就行了,还把她翻天了。”

    季子强摇下头说:“还是我来处理吧,你最近也忙,招标这两天就要开始的了,你哪里抽的出时间处理这事啊。”

    齐良阳点点头说:“书记说的也是,这招标也不能耽误了,那你就自己看着处理。”

    季子强似乎也很为难的想了一会才和突兀的自言自语说:“容华装饰公司那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的,你说要是不用,我怎么给朋友交代我们关系真的不错。”

    齐副书记笑了,他明白,自己这张牌算是打对了,季子强啊季子强,你也有认输的时候,呵呵呵,呵呵呵,齐良阳已经听出来了季子强态度有了转变,他自己又提出了招标的事情,虽然齐良阳对季子强从骨子里的憎恨,但如果他能够帮自己促成这件事情,帮自己挣到一笔数额不小的好处,那还是可以暂时的携手一次,齐良阳就嘿嘿的笑笑说:“这事情简单,我来帮季书记分忧,你就推到我头上的了。”

    季子强也不觉的点头说:“要是你可以帮我一下,那是最好,以后的项目干脆你负责,免得我一天到晚不得清闲,这样,可以定你小舅子的公司,这点我可以给相关人员打个招呼,但你记住,评标专家的工作你自己做,还有一个事情,在签订前后,你都要帮我演下戏,做个样子给我朋友看看。”

    齐副书记自然是不会推辞,自己得到了这么大一个好处,演演戏那是正常的,他们两人又商议了一下项目招标的细节,最后齐良阳提出事情成了感谢季子强的话来,季子强摇摇头说:“算了,就这我已经良心不安了,我答应过江老板的,唉,现在这事情搞的。”

    齐良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好处你爱要不要,反正这事情你是不敢捣乱了,两人谈妥了,这才分手。

    招标流程开始启动了,参与投标的来了4家,根据招标公告向招标办报名,购买了资格预审文件,各家单位都根据资格预审文件要求,制作资格预审文件,标书等交到工作组,,进行预审。

    期间,季子强也给他们专门开了个会议,对此次工程招标的相关要求和精神做了阐述,由齐副书记和郭副县长为招标组的正副组长,为公平,公正,还请了其他一个监理公司的两名专家一起参与,当然了,这专家是由齐副书记亲自联系的。

    过了两天,也就是招标正式开始的前一天下午,容华装饰公司的江总给季子强打了电话,季子强就拍着胸口做了保证,给他说:“你放心好了,只要你的优惠政策到位,我已经交代了齐副书记,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江总也就陪着笑声,连连的做了感谢,说招标以后,请季子强一起坐坐,季子强也就不推辞的答应了。

    然而,第二天的招标,让大家都吃了一惊,条件最好的容华装饰公司飞标了,但内行是可以明显看出,整个评标都是有幕后操作的痕迹,其他两家本来也是没抱太大希望,一宣布招标结果,都是很轻蔑的笑了笑,摇摇头离开了招标现场。

    但做为容华装饰公司,他们是不愿意就这样轻易撤退的,因为他们有强大的后台,有副省长韩均慈的介绍,所以江总就带这两个他的手下,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季子强首先就站起来对他们进行了祝贺:“来来,江总坐,对你们的中标我表示祝贺。”但季子强说完这话,就似乎感到气氛有点不对,因为他看到了江总的苦笑。

    季子强有点费解的问:“怎么了,看你样子还不高兴,是不是让的多,优惠的心疼了。”

    江铭晟使劲的注视着季子强,看了好久,他想从季子强的脸上看出一些虚情假意来,但他到底还是没有如愿,季子强的表情是真诚,也是关怀的,他就只能叹口气说:“我们出局了,但我还是想请季书记一起坐坐,看还有没有办法可以挽回,我是为你们不值,那样一个临时组建的公司,没做过一个像样的工程,价格还比我这多很多,唉,也不知道你们招标办怎么想的。”

    这下真的让季子强大吃一惊,他就详细的问了情况,这还了得,季子强怒火中烧,一把掌就拍到了办公桌上,连江铭晟也吓了一跳,季子强就打电话叫过来齐副书记,见他进来就冷冷的问:“齐书记,今天这标怎么招的,人家容华装饰公司价格和条件都不错,怎么就给杨清公司了,招标前我给你说的话你怎么忘了”

    齐副书记也不以为然的笑笑说:“季书记,这标是按规定招的,专家也是你同意找的,现在到来怪我了,你是说过希望容华装饰公司中标,但我既然负责这事情,我就要秉公办理。”

    季子强声音大了很多:“你那叫秉公办理吗,好公司你不要,你到有理了。”

    旁边那个江铭晟也是心中有气,就说道:“这里面明显的有猫腻。”

    齐副书记一听这话,就转过头来,冷冷的看着江铭晟说:“这是我和书记谈话,轮不到你插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