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江铭晟就笑笑,并不起来,又说:“谢谢季书记的照顾,对了,这是我带的一点小礼品,请书记一定笑纳。 ”

    他就用手指了下那个袋子,季子强正要客气推辞一下,这江铭晟又继续说了:“这里面有两盒茶叶,到不是我的,是韩副省长托我给你带来的,说上次你们喝酒,你说你喜欢喝铁观音,他就让我带了两盒来。”

    季子强恍然大悟了,这人原来就是上次自己到副省长韩均慈家中拜访的时候,韩副省长提出的那个做仿古装修工程的人,当时自己回来就把姓名记在了笔记本上,但时间一长,自己一忙,就给这事情给忘了。

    季子强哈哈哈大笑着说:“江老板客气了,客气了,上次在韩副省长家里听他说过你,我一直都记在心上的,还奇怪你怎么一直没来,现在好了,不过江老板,我也有我的难处,希望你能给我们洋河县多一些优惠,这样我才好说话,基层有时候也复杂。”

    季子强就装着还记得人家,同时也说了些难处,希望他不要因为有韩副省长做后盾,就把价格定的老高,要是那样的话,自己也只好得罪他了。

    这江铭晟倒是很理解的说:“你放心,装修这工程我做过很多,赚钱的因数也很多,从进货,到管理,再到工人的技术和对材料的节约,作为我来讲,我比起很多小公司,在这些方面都有优势,价钱肯定要优惠,也不会比别人高的。”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也就放心不少,要是他既能便宜,又能做好,那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季子强马上就拿起了电话,把郭副县长叫了过来,很郑重其事的给他们做了介绍,最后对郭副县长说:“这江老板是我一个朋友,郭县长能帮他就帮帮他。”

    郭副县长从来没见到季子强对招标介绍过人,今天见他如此,自然是非比寻常了,就连声的答应说:“书记你放心,同等条件,一定给他。”

    季子强又问:“你们这个项目招标准备什么时候开始。”

    郭副县长说:“本来也准备最近就开始了,已经有很多家前来报名,今天江老板来了,那就这两天开始发标吧,争取一周时间定下来,早定早进场。”

    季子强就同意了说:“行,现在各处的工程速度都很快的,你们这早点也合适。”

    江老板见季子强如此客气,也感谢不尽,下午一定要约上吃个饭,季子强推辞不过,也就答应了,带上郭副县长,还有几个招标办的同志,美美的搓了一顿,这江铭晟人也大气豪爽,和季子强很是合得来,两人没要多长时间,都是称兄道弟了。

    第二天的下午,齐副书记和他小舅子,还有过年给齐副书记送红包的那个刘海老板老板来到了一个歌厅,舞厅还算豪华,里面富丽堂皇,四壁装修精工细作,灯光也是变化莫测,一片曖昧的氛围,环绕大厅。

    在楼上一个豪华的大包间里,刘海老板和齐良阳的小舅子,还有齐副书记坐了下来,包间轻柔的音乐把这烘托的更加曖昧,刘海老板坐下以后就说了:“齐书记,我听说你那面有了麻烦。”

    齐副书记点点头说:“今天来了一家,是季书记的朋友,你知道,在这个项目上,我有点权利,但季书记到底是主管,有些事情没有他点头,还真是难度很大。”

    他小舅子就说:“那你想个办法啊,这事情是我和刘老板绑锅搞的,你知道刘老板还是很有实力的,要不,招标办我们在先点功夫,每个人都打点一下。”

    齐良阳叹口气说:“招标办都是季子强的人,季子强不吐口,他们谁敢乱定,找了也白找,关键这来的人是季子强的朋友,麻烦在这个地方。”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这刘老板也不多说,就从沙发上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张卡来,轻轻在手中拍了一下说:“这是10万,本来说事情定了在感谢你,现在怕你还要在其他地方要花费,我们不能让你为我们的事情化你的钱,你先拿上。”

    齐副书记看看卡,但还是很有些犹豫,要是季子强和自己拧上了,自己这钱也拿不稳当啊,刘老板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思,笑着说:“齐书记放心吧,就算这事不成,我也不会怪你的,这个钱也不会要回来,我们以后合作的项目还多呢,至于这个项目,齐书记想想办法,我们是相信齐书记的能耐。”

    齐副书记就半信半疑的收下了这卡,他今天已经思考了一天了,对这件事情齐良阳也不是全无打算,他的手中也是有一张牌的,但这张牌管不管用,现在他不敢肯定。

    沉默了一会,齐良阳说:“好,这事情我就尽力再试试,明天找季子强谈谈。”

    他小舅子有点担心的说:“你找他只怕不好说话吧,这人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齐良阳点下头说:“是啊,但事在人为,每一个人都是有他软弱的地方,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他小舅子眼中闪过一丝亮光,说:“看来姐夫找到了。”

    齐良阳点下头,又摇下头说:“还不敢肯定,只能等到明天才知道。”

    刘老板就不再提这话头了,开门招招手,一会两个早就准备好的姑娘款款的走了进来。

    齐副书记见有姑娘来了,也就暂时不去想那烦心的问题,打眼一看这两个姑娘,晶莹如玉的肌肤,水润饱满的红唇,如天鹅绒般洁白的颈项,还有那双忽闪着长而密的睫毛黑眼睛,两人穿的也是很性感了,黑纱单薄的无袖上衣,让人浮想连篇。

    刘老板就让一个性感的姑娘坐在了齐副书记的旁边,自己就点了几首歌,搂着旁边的姑娘唱了起来。

    齐良阳的小舅子也很识趣的说自己还有事情,先离开了包间,他屁事没有,出去就到另外一个包间去了,他不过是不愿意看到自己姐夫玩姑娘,那样两人都很尴尬。

    齐副书记就和那姑娘慢慢的晃悠起来了,包间的灯光很是朦脓,齐副书记的心也是越来越温柔了,姑娘也在他的怀里越来越贴近了。

    这面开始发表书,准备招标事宜,季子强就没再管了,今天季子强正在办公室看东西,齐良阳却找了过来,他也是为招标的事情来找季子强的。

    季子强早就对齐良阳心中憎恶了,但面子上的事情还是要做,就微笑着站起来,指了一下沙发,说:“老齐啊,最近听说你也每天忙到晚,辛苦你了。”

    齐良阳就客气的说:“我们能有多辛苦啊还是书记劳累的多,不过话说回来,书记还是要注意身体,不要认为自己年轻就硬抗。”

    季子强笑笑说:“是啊,最近我也感觉很多事情力不从心了,好在有你们帮忙盯着,我也轻松不少。”

    两人就说了几句套话,齐良阳话头一转,就扭到了五指山仿古装修的招标上去了:“书记客气了,我最近在招标办搞招标工作,县委还是你劳累的多,呵呵,今天打扰书记也是为招标的事情,我有个建议想说说。”

    季子强就说:“好啊,说出来听听。”

    齐良阳说:“本来招标是择优录取,这是个原则问题,但我又想,能不能尽可能的用我们本地的企业,肥水不流外人田,是不是,本地企业挣钱了,将来还是用在洋河了。”

    季子强眉毛一挑,知道齐良阳今天来的意思了,前两天喝酒的时候,郭副县长也说到了齐良阳小舅子和一个姓刘的老板绑锅要投标这个项目的。

    季子强当时不以为然的说:“择优录取,管他是谁的小舅子。”

    当时说过也就忘了,今天齐良阳这话一出口,季子强就明白怎么回事,季子强就说:“老齐你这个想法不错,但是我还希望你们把住两个原则,第一,要有过装修经验的,这才能保质保量,第二,一定要从价格上控制住,我们县还穷,禁不起折腾。”

    齐良阳心里就狠狠的骂了一句娘希匹,这不是废话吗,要按这两个原则,我来找你做什么

    齐良阳看看季子强,呵呵呵的笑笑说:“书记还是没听清我的意思,我希望本地企业可以中标,就算本地企业条件差一点,但我们还是应该扶住一下,这不是地方保护主义,是我们对当地经济的一种支持。”

    季子强有了点为难的样子说:“这次招标,我们本着公开,透明的原则,我实在是不好干预,这样吧,你可以把你的这个意思在招标办和大家商议一下,你们自己定吧。”

    这季子强也是在糊弄他,招标办都是自己的人,他齐良阳去说也是没用,齐良阳傻吗他一点都不傻,他静静的听完了季子强的话,冷冷的一笑说:“我想请季书记给他们打个招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