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江可蕊也是看着季子强踏上汽车,一个人走离开,她在心中说:知道我好担心,好牵挂吗,心中纵有千言万语,却只能对你深深地凝瞬,我好难过却不能说出口。 他们两人挥手告别,离别,能使浅薄的感情削弱,却使深挚的感情更加深厚,正如风能吹灭烛光,却会把火扇得更旺,离别时,不要问,善变的世界,明天是否依然如故。

    回去的路上,季子强没有和司机谈笑风生,整个的时间里,他都在沉默着,一个人坐在后排,看着车窗外变换的风光,他的心开始了漂浮,在爱人和权力间来回的徘徊着,有时候,他真的想回到省城算了,做一个平凡的人,过着那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生活,管他娘的权利,管他娘的政治,就那样享受感情,享受生活。

    但有时候他有会想,自己难道能够放下那叱咤风云,纵横权场的感觉吗应该放不下啊,或许,自己天生就是为斗争和权利而生,没有了权柄在握的感觉,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寂寞。

    季子强反复的,矛盾的,飘忽的想着这些事情,那车里又传来了哀伤的歌声:远处,有个声音,随风,飘送到这里,歌声,多凄凉,使我听的黯然神伤。

    这首歌,是季子强最爱听的一首歌,久听不厌,他喜欢它优美的旋律,喜欢这种情感似的倾诉,喜欢它优美的歌词,喜欢它摄人魂魄的魔力。他听得入神,听得全神贯注,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眼泪盈满了眼眶

    季子强的心起起落落着,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让自己沉静在歌声中。

    季子强回到了洋河县城,首先他就受到了县委和政府所有高层领导的埋怨,包括向梅,汪主任,公安局王副局长等着这些局级领导也都一起来对季子强发起了围攻和谴责,是啊,一个县委书记结婚竟然不通知本县的干部,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季子强呢,他只能装可怜,讲困难,说原因,就这样闹腾了几天,每个人都带着彩礼,这对季子强是一个最大的压力,他好话说尽,一一的拒绝,但还是有几笔彩礼季子强是怎么也拒绝不掉,这就是林副县长和向梅,还有黄副县长,郭副县长这几个人的,不管怎么说,这些人一定要给,还都把话说到了位:“季书记你要是认为我们这是行贿,随便你,你把他交给纪检委,交给财政局,那都是你的权利,反正我们这彩礼是一定要留下。”

    季子强怎么办呢,这些铁杆留下的也有十多万之巨的彩礼,真的让季子强难以处理。

    季子强就叫来了安子若,和他商量这钱怎么办。

    其实这就是季子强的一个借口,他知道自己结婚一定会让安子若伤心的,自己躲的了她一时,但不可能躲她一世,既然如此,那几句把这事情说开了吧让安子若能够接受和适应自己已经是个成家之人。

    所以他就接口是商量这个问题,把安子若找来了。

    同时,季子强还给安子若带一件很贵重的衣服,当安子若来到季子强办公室的时候,看到了他给自己买的衣服,安子若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幽怨的感觉,难道他是用这件礼物来了结自己和他的情缘吗如果是这样,自己何必再留下一件衣服来增加自己的回忆和感伤啊,看来自己已经是个多余的人了,她的伤感是那样浓郁,让季子强也受到了感染,在季子强的心里,安子若是个最可信赖的,也最温柔的红颜知己,他真为以后要失去她的这份感情而遗憾,他不想失去,他还想继续的拥有,可这做的到吗未来的事,他也说不准。

    安子若的温柔性格再次的体现了出来,她没有去拒绝季子强的心意,她带着忧伤接过了季子强给她的礼物,用苦笑给季子强道了谢,这让季子强真的心里很不忍,他感觉自己真的欠她很多很多,他也知道安子若对自己真诚的感情。

    安子若强颜欢笑着说:“现在你结婚了,以后就是有家之人,有什么感想吗”

    季子强也勉强的笑笑说:“感想很多,对你也有些愧意,希望你可以原谅我这个选择。”

    安子若长叹一声,说:“你的选择一点都没有错,应该说错的是我,真的,是我自己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季子强摇摇头说:“这不是谁对谁错,你也没有错,只是时光流逝,让我们在不觉中失去了一些美好的东西,但我们的未来还是美好的,你年轻,又富有,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安子若伤感的笑笑说:“或许吧,感谢你的祝福,对了,今天叫我来商量什么事情”

    “奥,对了,是这样的,现在县上好几个铁杆同事送来了10多万的彩礼,和你商量一下,怎么处理。”季子强就想起了这件事情了。

    安子若笑着说:“你当领导这么长时间了,收贿都成习惯了,你还问我怎么处理,我可是一次没有收过。”

    季子强装出出委屈的样子说:“子若,你可不敢这个说话啊,我是从来没收过,所以现在坐卧不宁。”

    安子若瞥了他一眼说:“你就装吧,不过这事情是有点麻烦,上交了好像也不大好,有点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但留手上也是问题,万一那天谁和你搞翻了,扯出来一说,都成问题。”

    季子强点头说:“是啊,我也是为难。”

    安子若想了一会说:“这样吧,我本来准备在洋河县资助一个幼儿园的,干脆我再出点钱,把你这钱搭在一起,我们修个幼儿园怎么样将来幼儿园的奠基石上,把他们这些送礼的人名字和捐款数额也刻上,他们也不会怪你了。”

    季子强一听,哎,这个方法确实不错,嗯,不错,本来自己就是找个借口叫安子若过来的,没指望她真的能找到个解决的方法,但现在看来这方法真的挺好,这就叫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季子强也就同意了,把钱和彩礼的名单都给了安子若,让她帮着处理去了。

    在季子强和安子若为彩礼想出路的时候,远在黑岭乡宣传站的孟莉芙也听到了季子强结婚的事情,她的心情可想而知了,她没有了希望,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她很急躁的走来走去,大脑里不断的出现着季子强和别的女人重叠的画面,她好像有时候看到了季子强正在亲吻着一个女人,有时候又看到他们在激~情,她心中的妒火燃烧了起来,终于她不再走动,坐了下来,她要消除脑海里的画面,要平息自己逐渐狂暴的心,她感到很委屈,也很失败,自己是没吃到羊肉,到惹了一身的骚,现在还到了这个鸟都不下蛋的穷乡下,她是越想越生气,在愤恨中,她就想到了齐良阳当初给他说的那些话了,她渐渐的制住了狂躁的情绪,她拿起了笔和纸,决定去为自己的回城,为自己的失望来抗争一次。

    她写了很久,也写了很多,在这一切都完成以后,孟莉芙带上这封信,搭上了一辆回城的班车。

    在县委大院里,她紧紧张张的走进了齐良阳的办公室,齐良阳对她的出现,有点惊讶,也有点兴奋,因为这本来就是齐良阳预先想好的结果,而在此时此刻孟莉芙的到来,也就恰恰证明了自己的预想和推断的准确,于是,齐良阳笑了,他真的很开心的笑了。

    对着一切,季子强是不知道的,季子强在处理完这些事情以后,现在他又要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来了,温泉山庄和唐可可的生态园马上就要竣工开园了,赶的快一点,到今年春节就可以接待游人,开始为洋河县挣钱了,季子强的关注度就更为集中在这几个地方。

    而五指山的开发和修建,也完成了基础工程,后面就是装修,上设施。

    今天季子强在办公室就接待了一个不速之客,他是秘书小张带进来的,说自己从省城来,想投标五指山的仿古装修工程,请季子强来给帮个忙。

    季子强并不认识他,不过看他器宇轩昂,一表人才,穿戴也很讲究,就相对的客气一点,说:“呵呵,这是好事情啊,欢迎你来参与洋河县的开发建设,请问老板怎么称呼啊,不过这五指山招投标的事情你应该找找郭县长他们,我基本是没有管过。”

    来人也很客气的给季子强发上了软中华,随手有在沙发角落放下了一个袋子,一看就是好几条香烟和几个盒子,也不知道那里面装的什么,这人放好东西就说:“季书记我是久仰你大名了,我一直做仿古装修工程的,在北江省我做过很多项目,连省政府的国宾馆都是我装修的,你们可以随便去我做过的项目考察,我这有一份工程名单,我叫江铭晟。”季子强一面听一面点着头,听他讲完,接过他递给自己的完工项目名单一看,确实很多,还有好些都市省上重点工程,季子强就说:“嗯,很不错啊,看来江老板还是个行家,那好,我打个电话,你去找找财政局的招标办,可能最近就要定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