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得一桌人全都开怀大笑。他们对武夷山印象也奇好,这应当归功于那位细心伶俐的导游,黄昏时,坐着当地特有的人力车慢悠悠游览小城,啃着路边摊上一块钱一只的卤鹅爪,听车夫如数家珍般细述历史典故,看来来往往神情各异的游客,一时心境空明。

    后来他们又去农庄品茶,那种现煮的大红菇汤味道极其鲜美,似乎连舌头都会吞下,众人纷纷购买,同游的三位山东同行更是每人五大袋他们好象比江可蕊还不嫌麻烦。

    江可蕊也没少买,季子强当仁不让的就成了民工了,一个人手里提的也是,肩上扛的也是,这形象要是到了洋河县的街上走那么一圈,呵呵,一定是全县轰动,万人空巷了。

    他们晚间一同进餐,山东游客嫌饭店的啤酒杯太小,改用大碗,又嚷道:我们山东女子都能喝,所以你们也得喝。

    这群北方的狼,什么逻辑嘛不过,这种情形不喝倒显矫情,索性豁出去,季子强也不是没酒量的人,他就端着碗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杀将上去水浒好汉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迈爽快也莫过于此吧

    喝到后来,那几个山东的游客有点架不住了,没想到这年轻人这么厉害啊,他们那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干什么的,这小伙子在洋河县那是天天一两顿的酒在练习呢,一上桌子,都是敬酒,碰酒,领导酒的,哪像现在,大家自己喝自己的,对季子强来说,这样喝酒轻松多了。 再后来,他们到了庐山,上去一看,这山上有常住人口一万余人,所以也有平价超市,购物非常方便,毋须担心被宰没商量。

    季子强和江可蕊在一家小餐馆用餐,要了份庐山鱼块、麻辣豆腐、油淋青椒、西红柿蛋汤,外加一瓶啤酒,三菜一汤居然只花54元,口味也不错,实在是价廉物美。晚上的庐山的住宿更有一绝,山上所有宾馆一律打着大幅广告以吸引游客:一次性缴纳10元,可打一整晚国内长途。简直难以置信,这不明摆着亏本吗总台小姐笑答,电信话费封顶。

    江可蕊激动得跑回房间,拿着电话一阵狂打到深夜为电信作的贡献太多了,好容易逮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不狠赚一把内心实难平衡电话里江可蕊洋洋得意告诉朋友,按股市术语说,这也叫“补仓”。

    季子强就只能是摇头叹息了,他一放假最怕的就是打电话了,电话一响,心里就紧张,那个心思就到了洋河县,咯噔咯噔的老跳,生怕是洋河县有什么问题出现,没有电话那就表示一切支持,平安无事,现在他只能点上烟,看着江可蕊打电话,几次想靠近,来个亲热点的活动,都被江可蕊狂热的电话打断了兴趣。

    第二天,季子强望着笑意盈盈的游人渐渐远去的方向,想着深埋心底的前尘往事,太阳正一点一点地下滑,绚丽无边的晚霞和满目的青翠定格成心中一幅生动美好的画面,一刹那心底春光烂漫繁花似锦,心中忽就有种温柔的感动。在大自然里,人人都似返朴归真,他们不再设防,心灵就象一架临窗迎风的琴,被轻轻一拨,就发出余音袅袅的声响,沉醉而痴迷。现代生活紧张又充满激烈的竞争,在冷酷的现实面前,我们逐渐患得患失。此时,旅游就象一场放松身心的盛宴,准确地说,是一场心灵与旅游的盛宴,谁说不是呢

    快乐总是这样的短暂,很快的,季子强和江可蕊又回到那个生活和工作的城市了,两人的思绪还在留恋那美丽的风景,对他们而言,时间往往是那样的紧张,每一次的相逢都是如此的令人回味悠长。

    他们先回到了省城,这新姑爷是一定要去看看丈母娘的,江可蕊一下飞机就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电话是她妈妈接的,听到他们下午就要回来了很是高兴,就赶紧的告诉让阿姨准备了好多江可蕊喜欢吃的饭菜,然后焦急的等待着。

    过了个把小时就见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进了家门,乐书记也放下了正在看的材料站了起来,想看看自己的宝贝女儿有没有在外面晒黑。

    江可蕊一下就放下了包扑入她妈怀抱,季子强有点讪讪的笑笑就向乐书记问了个好,一起坐在了沙发上,阿姨也把泡好的茶水送了上来,乐书记就问起他们在外面吃的,住的,玩的好不好,两个人就很客气的聊了起来,江可蕊和妈妈亲热完了又过来和他爸爸亲热起来,坐在旁边唧唧咋咋的说个没完,也不管乐书记喜欢不喜欢听,不过看样子乐书记还是听的很专注的,一点也没觉得烦。

    江可蕊撒完了娇就上楼收拾东西去了,季子强就陪乐书记又聊了几句,季子强也早就给家里去过电话,说了先回这面,老妈虽然很想早点见他,但也没好勉强他。

    过了一会,江可蕊一家人吃饭了,季子强在飞机上吃过一点,所以根本不太饿,也凑合着应付了一整碗,等吃完了饭,刚一坐下,就见省委组织部长谢部长走了进来,乐书记招呼了一声,季子强就赶忙亲手给端了一杯茶水过来。

    谢部长是第二次在乐书记家里看到了季子强,他几乎可以肯定季子强和乐书记的关系已经很不一般了,在听到乐书记平淡的给他说:“老谢啊,这是可蕊的丈夫,他叫季子强,你们见过面吗”

    谢部长一听这句话,一下子就惊住了,他顾不得回答说自己上次见过季子强的话了,他急着问::“领导,你说什么,可蕊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你可不能这样坑人啊,可蕊是我从这么小就看着长大的。”

    他就用手做了个比划,他比划的也太矮了,基本上和茶几一样高:“现在结婚我都不知道,这不行,这不行。”

    谢部长边说就很艰难的从沙发上撑了起来,头也不回就朝外面走了,乐书记连叫他两声也没有叫住,季子强赶到门口,见他已经走出了院子。

    时间不大,就见谢部长又返了回来,手里拿着个玉佩,进来举大呼小叫的喊着;“可蕊,可蕊,你看谢伯伯给你带什么来了。”

    江可蕊听到叫声就从厨房走了出来,谢部长一面埋怨着结婚不通知他,一面就把那玉佩带在了江可蕊的脖子上,大家都看看玉佩,确实很精致很漂亮,牌面采取浮雕技法写实雕刻一只振翅翱翔雄鹰,雄鹰单脚站在松树枝上,它目光如炬,正张开强有力的双翼,翼上羽毛清晰可见,雄鹰雙腿强劲,身形矫捷,不受羁绊的自由翱翔于天地间。插牌中缘设计成凌厉的崖壁岩石和顺溪流淌的溪流,松柏,岩石、溪流出现极有力地渲染了鹰击长空的环境,衬托出其“天地为我独玩”的非凡气质。

    江可蕊就连声的道谢,乐书记也说:“老谢啊,你还这样破费做什么,可蕊结婚这院子里可谁都不知道,你要给保密啊。”

    谢部长还在埋怨着说:“谁不告诉但也要告诉我啊,把我当外人了,这玉佩也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好多年了,我一直都为可蕊保存着,就等她结婚的时候好送给她,看你倒好,说都不说声,他们什么时候结婚的,真是一点动静都没发现。”

    乐书记哈哈的笑道:“你那嘴,要告诉你了,那不是全院子的人都知道,你还让我安静吗,他们婚礼已经十多天了,去外面旅游结婚的。”

    谢部长这才又一次窝进了沙发,他对季子强笑笑说:“真不错的一个小伙子啊,呵呵,我们上次见过面的。”

    季子强也很恭敬说:“谢部长你过奖了,以后多指教。”

    谢部长也就打个哈哈,他也是很精明的人,对季子强身份问题,他就装了个糊涂,不去多问了,但他是知道季子强。

    随着假期的结束,在纏绵和忧伤中,江可蕊还是要和季子强分开了,他们似乎有太多说不完的话和传不尽的情,

    蜜月让季子强和江可蕊感受到了激情和浪漫,江可蕊是那样的不舍,那样的留恋,这让季子强也很感动,当江可蕊知道了季子强过去老是说不买房好,讲了那么多的道理,原来他季子强就没钱买,他就是个穷光蛋,江可蕊真有点好笑,一个县委书记穷的竟然到了他这个地步,但同时又对他更加敬重,自己的丈夫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品格,将来自然会前途无量,那个妻子不希望丈夫做大事,挑大旗呢

    所以她就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来,给季子强存在卡上,让他不要太苦了自己,想买点什么就买,自己的工资很高,钱不是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