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就哈哈哈的大笑说:“唉,怎么我就碰上这么一个贪婪又俗气的女人啊,老天爷啊。 ”

    那江可蕊就一瞪眼说:“说什么呢”

    季子强连忙讨饶说到:“我错了,我俗气。”

    点点头,江可蕊才说:“哼哼,这还差不多。”

    两人就莺歌小唱的踏上了旅游的征途,一路留连忘返于湖光山色中,几乎乐不思蜀,就连衣食住行看来都那般轻松有趣。行至武夷山,天气骤然降温,细雨连绵,上午爬山,下午竹排漂流,一天下来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瑟瑟发抖几成落汤鸡。

    他们同行的有位岳阳大叔,年近半百,一路牢骚满腹,令人忍俊不禁。刚到武夷山,就摆出一副上当受骗的表情,对导游道,这个破地方,哪有我们张家界好看山不象山,水不象水。

    导游讪讪一笑说:“武夷山是文化与自然双遗保护区,张家界是自然保护区,二者各有千秋,没有可比性啊。”

    大叔瞪着眼:“谁说我们张家界没有文化”

    季子强就忍住笑附和道:“那是,那是。”

    到得御上茗茶庄,大叔只喝一口,就皱眉道:“还大红袍呢,根本比不上我们君山的毛尖。”

    季子强老老实实地说:“挺好啊,喝后口齿留香、舌底生津、缓缓回甘啊。”

    这回轮到他瞪季子强了:“小子,我喝过的茶比你吃过的饭还多,我就在君山脚下长大,还品不出高低吗”

    季子强吐吐舌头,连连称是。

    无论爬山还是乘车,大叔是永远不会掉队的。他始终跟着导游亦步亦趋,闷头赶路,还不忘回头训斥季子强和江可蕊:“那小子和丫头,不要总是磨磨蹭蹭的。记什么笔记费神。我年轻时也常记,还不都忘得一干二净”

    武夷山一线天最窄处只有03米,潮湿黑暗,游人鱼贯而入,缓缓挪动着脚步拾级而上,交通一堵塞,后边的人就会催促:“快点快点”

    前边马上就会有人痛苦回应:“卡住了,动不了了”

    顿时集体笑翻,季子强对高高胖胖的山东好汉说:“小心尊肚,被卡住就完了。”他拍拍肚皮,豪情万丈:“没事儿,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挤也要将它挤过去”

    跟在后边的大叔早等得不耐烦,嘟哝道:“什么玩意,黑乎乎的还要排队,花钱买罪受,下回请我都不来了。”

    出得洞来,眼前豁然开朗,继续往前爬,季子强和江可蕊两人已经是气喘吁吁爬到第一山峰顶,很多人正对着山谷大喊,回音此起彼伏。

    江可蕊不甘示弱,夹在人群中奋力呼喊,那大叔嗤之以鼻:“底气不足声音太尖,这个地方只适合男人喊,你瞎凑什么热闹”

    晚上去剧院欣赏人妖歌舞表演。看着台上千娇百媚的人妖,江可蕊羡慕得死去活来,男人都可以这般妩媚,还有天理吗然而羡慕归羡慕,看着不男不女的人妖,心里终归不是滋味。

    她就发现那季子强是两眼专注的看着,江可蕊就说:“你看什么看啊,那都是男的。”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我就爱看男的,就好这一口。”

    江可蕊就笑着用小粉拳头擂着季子强说:“你变态啊,变态啊。”

    两人正在嬉笑间,主持人说:“下面这个环节要请个台下的美女来配合我们一下。”

    季子强就对江可蕊说:“天,不会瞄上你吧”

    江可蕊横他一眼说:“没听见是要找美女吗”

    同游的那山东大汉打趣道:“你不就是美女”

    江可蕊就噤声了,却暗自窃喜。虽说如今“美女”的称呼泛滥成灾,然而被人称美女,到底是欢喜的,看来女人骨子里就透着虚荣。对季子强来说,他的此生最大心愿是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果说书是人生必不可少的精神大餐,旅游则是释放身心、缓解压力的最佳出口。

    很多时候,季子强在努力工作,努力生活,力争做一个完美的人,却越来越觉身心疲惫。惟有在风景如画的大自然里,在陌生友善的环境中,才能毫无顾忌地放縱平时循规蹈矩的行为,放縱受束缚受压抑的心情。这是最真实的自己,季子强喜欢却不迷恋。

    当天晚上,虽然季子强在白天是累的跟牛一样,但还是挑灯夜战了300个回合,方才沉沉的睡去,可怜那江可蕊,也只能忍着累,曲意配合,匡睡着了季子强,她也赶快休息了。

    同一个时间,不同的地点,在洋河县里,还有一个人在伤感,她就是安子若,作为一个做女人的痛苦,那就是当她和她所爱的男人有了关系以后,她就很自然地把这种关系视为一种永远,但男人却可以不同,他们可能只会觉得那是生存方式的又一种演绎。

    安子若在默默的想着:我终归是你的一个过客,注定我和你就是什么都不会发生,注定,注定只是注定,不管我怎么跨越,不管我怎么想靠近你,你还是会离开我的,我好想你,好想好想见你。

    她在想,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是孤独寂寞的,所以我们才会试图在人群中寻找温暖。最终的最终,我们还会只剩下自己,无论哭或笑,悲伤或快乐,一场又一场的游戏。更多的是疲惫,无辜的心疼。我们一边笑,一边流泪,一边把幸福藏起来,于是我们得到了彼此的呼吸和寂寞。每条路都是有尽头的,可还是要走下去,走下去。因为我知道,结局永远都是圆满的。一张床,一床暖暖的被。蜷缩。安静的听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如果你以为女人这样是大度,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没有女人会不介意这种事的,如果她哪天真的不介意了,那么说明她已对男人绝望,安子若也有颗渴望恋爱的心,但每当看到年轻女孩和周围男同事说笑的时候,她都会嫉妒的发狂,年华老去对爱美的女人来说是最大的讽刺。想当年,自己也是一枝花,多少人曾爱恋自己年轻的容颜,可是谁又能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呢

    她哭了,眼泪再一次崩溃,她无能为力的这样走着,再也不敢骄傲奢求了,她还能够说些什么,她还能够做些什么她好希望他会听见:因为爱你,我让你走了。

    洋河县县几乎所有的干部,都知道了季子强书记结婚的事,虽然季子强在走前也在想办法隐瞒着,可一个洋河县的最高统帅请假十多天,那就不是一个小问题了,大家会起猜想,去判断,去打听,而火似乎不会被纸包住的,一时大家都知道了,很多人叹息着,一次多好的贴近书记的机会,就这样白白的浪费了。

    季子强就不断的接到各种的电话,有埋怨的,有讨好的,有惋惜的,这些电话的频率和长度,已经影响到了季子强的蜜月了,季子强在备受煎熬,无法忍受后,果断的关掉了手机,这才让自己的蜜月又变成了二人世界。

    他每天都在蜜月的泥潭中爬行着,难得结一次婚,也难得有这么长时间的假,他要好好的享受,好好的珍惜。

    第二天一早,两人醒来,赖了一会床,在床上聊了好多情话,过去我一直不知道什么是情话,听他们一聊,我才知道,额的个神啊,那情话也就是东家长,李家短,谈同事,说闲话,实在是没球搞场。

    两人洗漱以后,季子强等江可蕊换上了一件白t恤配浅绿色牛仔裤,外套粉红色敞襟毛衣就出了门,季子强咋舌不已,这江可蕊也不怕冷,都什么季节了。

    江可蕊在美丽与健康面前,自然选择健康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么,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她好歹也是知道的,季子强就打趣:红配绿,看不腻,好看好看。

    出门前热切地将减肥希望寄托在此趟出行上,家中物产过于丰富,对于江可蕊这个馋人而言,减肥的机率近乎零,谁想求仁不得仁,减肥计划居然会落空。不过季子强是一点都没感觉到江可蕊需要减什么,他感觉江可蕊已经很完美了,但女人嘛,估计都希望自己瘦的像妖精一样。

    这次,他们除了在桂林机场民航餐厅吃了顿超贵的香肠腊肉铁板饭价格是普通酒店的7倍,幸好服务员笑容甜美,生生将他们的怒气压了下来,唉,美女的力量是无穷的,一路行来,胃肠竟然未遭受太大折磨。

    前天酒店安排的自助餐,菜肴品种多,兼顾南北口味,还算满意。

    昨天安排了一桌,满桌深海鱼、烤乳猪及一些说不上名的海鲜等,江可蕊是浅尝辄止,倒专攻那一碟不显眼的辣椒酱,一同旅游的客人都是叹为观止,都说:“你这女朋友太好养活了,只要有辣椒即可打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