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菲看来是到了好长时间了,已经喝掉了几瓶啤酒,红彤彤的脸蛋煞是柔媚。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季子强坐了下来,在他不远的地方一个女人与一男子正在耳鬓厮磨,男子轻搂女人柔细的腰间。有的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却是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撕混,用那游动燥热的手胡乱的摸索着。

    季子强有点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他就想带上方菲离开,但看到她浅斟慢饮,两腮绯红,双眸一泓醉意,温柔中揉入了娇媚,忧伤中又让自己感很到那么楚楚可怜。

    他又不忍心去破坏她的兴致,勉强自己再多坐一会。

    方菲今天显的柔情万千,她象小鸟一样依附在季子强的身上,温柔的小手轻轻握住季子强的手,好象要向他述说自己的相思和爱慕。

    方菲用迷离的眼光看着他说:“你很不错”

    季子强有些迷惑,不懂她这话是所以意思:“什么不错,你怎么会有这样一句话”

    方菲答所非问的说:“洋河县很复杂。”

    季子强听懂了她的意思,是的,洋河县是很复杂,但自己还是融入了进来,也许是运气吧。

    对一个方菲这样的美女来说,有时候,一个睿智的男人,更让她崇拜和热爱,自古就有美女爱英雄之说,现在不能杀人了,所以英雄就只能是权力,金钱和智慧来体现。

    季子强就温厚的笑了下,紧了紧握在掌心的方菲的手说:“是啊,但有你们支持,我很有信心。”

    方菲就曳了他一眼说:“我们那能支持你,你现在都是常委了,以后我要把你叫领导。”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的,他们两个人说说笑笑,浅斟慢饮,方菲轻轻的呡了一口酒,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季子强说:“最近你有没有想过我”

    季子强没有犹豫,也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有”

    在这样回答的时候他没有任何的做作,勉强和虚假,也许在他的心灵深处,同时爱几个美女,同时想几个女人是正常的。

    他也曾经那样的羡慕一些阿拉伯国家,一个男人可以娶56个老婆,这样的好事情对他来说真的很有点向往。

    方菲有点被季子强的话和他的眼神感动,她就想马上亲吻季子强,这样的举动让季子强有点紧张,不管怎么说,自己在洋河县也是个人物,他不希望自己有什么绯闻传出,更不希望因为自己影响到方菲的声誉,他虽然很向往56个老婆,但他更明白自己是个领导,更希望自己不要在这上面翻撬,他还有更远的路要走,还有更大的人生目标。

    于是他躲开了,用诙谐的话语说:“你喝不了就算了,不要想给我吐。”

    方菲狠狠的瞪了他两眼,用刚才还很温柔的小手,在他手背上使劲的掐了起来。

    季子强呲着牙躲闪开去,但方菲那特有的淡淡香味,还是让季子强陶醉的,这不是香水的味道,完全是一个女人,一个成熟人身上散发的体香,他们又喝了几杯红酒以后,季子强放下杯子说:“方菲同志,今天就少喝一点吧。”

    方菲摇了一下头:“不行,今天我高兴,你来了,我更高兴,我想喝酒。”

    季子强就不能在说不喝酒了,当一个女孩,说见了自己很高兴时,季子强也就准备放开量好好陪她喝了。季子强几次和方菲的眼神交织,都明显感觉到了心里有一种渴望,一会,方菲就问季子强:“你还是没有谈女朋友吗”

    季子强听到了这句话,心底就升起了一种浓浓的哀伤:“是的,我在等待。”

    方菲看到了季子强的忧伤,她温柔的再靠近了一点说:“等待谁”

    季子强看着那朦胧的灯光说:“等待一个迷途知返的心”

    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的眼前就仿佛出现了安子若那飘渺的身影,此时此刻,季子强真的有点明白了,自己此生此世只怕是真的很难忘掉安子若,或者,早在多年以前,自己已经把安子若并入了自己的未来。

    方菲幽幽的说:“迷途知返你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吗”

    季子强的眼神就充满了坚定的说:“对她,我有”

    方菲:“是谁可以告诉我吗”

    看来,所有的女人都是好奇的,方菲也毫无列外,她也渴望知道那个人是谁。

    季子强的眼光也有了迷离,他看着她说:“是我一个多年残缺的梦中人”

    方菲的脸上也有了悲哀,那个女人多幸福啊,有人惦记,有人等待,而自己呢谁又会来等待和原谅自己。

    想到这,方菲端起了酒杯,不声不响的连喝了两杯。

    季子强没有去劝阻她,让她喝吧,谁又能没有伤心的哀愁呢我有方菲也一定有,所有的人都会有自己的不如意,只是形式不同而已。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了落寞的神色,方菲带着朦朦的醉意说:“那个女人可真幸福”

    季子强没有说话,他又开始回忆起过去和安子若那些美丽,浪漫的往事了,也就在这一刻,季子强做出了自己一个决定,他要找机会告诉安子若,自己依然爱她,依然忘不掉她。

    后来季子强还是把方菲送了回去,他一直把她送到了住所的门口,看着她的美丽,听着她轻轻的呼吸,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芬芳,季子强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想尽力的抗拒这种感觉。

    但当方菲拥抱住了他,一点一点地,轻轻的吻着他的眉,他的眼睛,他的耳朵,他的鼻子的时候,季子强就冲动起来,那弱小的意志到底没有抗拒过如决堤般的情感。

    季子强也走进了方菲的房间,他也开始拥抱和回吻。

    方菲高高挽着的头发让季子强就有着一种征服了一个王妃的感觉,也不知怎么的,季子强看到方菲那天生带点冷艳的面容,心中所想的就是要把她征底地征服。

    在季子强的狂热动作中,方菲心底里面的那种欲焰也充分调动了起来。

    季子强看向了方菲的眼睛,他从方菲的眼睛里面看到的那种特异的眼神又融入了一种迷离,季子强轻轻的对她说:方菲,你很像王妃。

    方菲红着脸说:那你就是皇帝。

    季子强就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方菲,想让你帮我吻吻。”

    这是一种近乎于天堂中的享受,让季子强忘记了所有,忘记了叶眉,忘记了安子若,也忘记了自己。

    而方菲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天生就应该是由这样强悍的男人来征服的,到最后的时候有一种跪拜在他脚下的冲动,但这有什么用处呢季子强和自己的悲剧已经形成,两个人永远也无法长相厮守,既然一切都难以躲避,想他也是枉然。

    季子强看着身边这绝美的尤物,那里还有一点女官员的样子,季子强忍不住在方菲的臀部拍了一巴掌:“你看看你这样子,怎么没有了领导的模样。”

    方菲听到季子强的话,慵懒的抬起头,睁开如丝媚眼,她知道季子强是在说笑,想陪自己说说话,她轻轻在季子强的胸膛上吻了一下说:“我听说男人都有征服比自己强大的女人的心理你有吗”

    女人不可怕,但是成熟的女人很可怕,说这些荤素不忌的东西远比男人说得出口。

    在季子强高兴过后的第二天,市委华书记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几张纸,这是纪检委刚转来的一封举报信,一般的举报信是送不到话书记这里来的,也没人敢拿一些小问题来骚扰他。

    只是这封举报信有点特别之处,上面有洋河县雷副县长的签字,它的分量和真实性就不一样了,举报的对象是前几个月刚刚上任洋河县的副县长季子强,对这个级别的领导,市纪检委不打招呼,是不敢随便处理的。举报人是一个叫张金昌的,好像还是洋河县的一个人大代表,在洋河县很有点知名度,开了一家酒店。

    他在举报信上说,前几天,因为季子强进了县常委,就大肆的请客,霸占歌厅,在自己和他讲理的时候,对自己大打出手,至今本人还卧床不起,下不了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