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请新郎新娘入场随着一阵轻快的圆舞曲,新郎和新娘从婚礼台侧门闪亮登场,大厅里响起更加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这副台长过去也是个主持人出生,他的主持恢谐幽默,妙趣横生,干净利落,给整个婚宴增添了浓烈的喜气。

    此刻江可蕊笑咪咪的让季子强催着到大厅,副台长已站在大厅的那头等他们了,季子强也融化在这一份喜悦里,他深情的凝视她,唇边,一抹幸福的笑容,今天季子强也是穿了一身笔挺的西服,清俊面孔让雪白的衬衣一衬,愈发显得神采焕发,俊美无俦。

    看着江可蕊一步一步向他步近,他眼中的笑容慢慢加深,眼波温柔纏绵得仿佛化也化不开的一泓春水,未饮先醉。

    “哇,主人这样子好好”不知是哪个小鬼在起哄,偏又连话都说不完整句,江可蕊把手伸给季子强,让他牵住,压低声音:“喂,笑容收起来,眼睛不要电人,我可不想看到别的女人对你流口水。”

    这次婚礼,江可蕊的朋友和同事到是来了不少,看样子女宾还要多点,因为江可蕊的朋友大部分是女孩,可是现在,她们什么都没做,一个个眼睛亮亮的全都盯着季子强在看看。江可蕊撇撇嘴,哼,不爽。

    季子强却感觉自己很出了风头,他的唇边笑意,一直是挥之不去。

    他也低声的说:“可是我心中太欢喜,做不到板着脸,怎么办”

    “不行不行,新郎新娘怎可当众说悄悄话”一个人就跳过来,把他们往装饰得喜庆又华丽的台前推。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然后夫妻对拜,副台长拖长了声音道:“送入”不必抬头,江可蕊都可以肯定季子强眼中一定闪着狡黠的笑意。

    “且慢。”江可蕊还弯着腰呢,便已抢着叫了一声。

    江可蕊直起身,拉着季子强,笑嘻嘻的说:“为了感谢大家的光临,也为了让我和季子强的婚礼有特别的意义,所以我们准备了一个小小的余兴节目,请大家欣赏。”

    短暂的沉默之后,就有人大声的起哄:“哇,欢迎欢迎。什么节目”

    江可蕊瞥向季子强,他唇边的笑意又再加深:“心心相印。”“心心相印”

    “心心相印”“哗”台下的嘉宾们一起欢呼起来。

    他们开始拥抱和亲吻了,吻的是那样情深意长,又是那样的旁若无人。所有在场人员都象狗仔队发现八卦般神色曖昧,表情兴奋。

    男宾唇边都浮现出玩味笑容,而一帮女宾们纷纷交头接耳,百分之九十以上都羞红了脸,既娇羞又好奇的样子。拜托,你们思想不要这么邪恶行不行

    结婚让季子强感觉到自己更加的成熟了。

    此刻他也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以后我一定要对她好,一定要带给他幸福和快乐。”

    婚礼顺利结束,婚宴开始。季子强开始打转转敬酒,当然先要敬副台长了,但今天季子强已不好造次,礼节性地走了一圈,敬每一人他都只是抿了一小口。

    新婚的夜晚是美丽,浪漫和温馨的,虽然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一起,一对新夫妻,两个旧家伙可心里还是感到了庄重和激动,大千世界就这样把两个人连在了一起,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啊,他们开始纏绵了,沉醉了,现在,她对他是完全开放的,在这微秒或紧密地接触撫摸中,他完全了解了她的身体,丰满,弹性,美丽,迷人,他也曾经感受过她身上美丽的各个部位,可是今天的感觉更不一样。

    结婚的彩照挂满了卧室,照片上的妻子江可蕊浓妆艳抹,有的微笑,有的含情,但都是一脸幸福。而他,却是幸福又加得意,可以看出那股终于得到了她的自豪和牛气,连眼睛都放出了光彩。

    季子强就被她那副略带俏皮的微笑牢牢地吸引住了,然后是不能自拔。现在回味起来,又都觉得是幸福,这种幸福感就成了他努力的根本动力。

    他抱住了她,没犹豫,马上用自己的唇舌,送到了江可蕊嘴里,她那还未卸掉的口红弄得他满嘴尽是一片艳红,他一边把润舌往她嘴里钻去、一边则伸出了自己的右手,钻进了她那丰满的山峰。此刻的他,真的觉得自己正身处在天堂,好久没有这样的强烈的感受过了,这更令他激昂,滚烫烫的热血,似乎在他體内沸腾了起来。

    然而,这个时候,江可蕊却哭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幸福,还是因为对过去的留恋,季子强放缓了自己的动作,他看着江可蕊说:“此生此世,我会好好待你的。”

    江可蕊止住了哭泣,泪水,依然挂在脸上,她脸色苍白的说:“我知道,我知道,但我害怕做不好一个妻子”。

    季子强摸着她的头发说:“怎么会呢,你这么聪明,这么乖巧,你一定能做好一个妻子的,我相信你。”

    “要是我万一做错了什么。”

    “可蕊,在生活中,我们都会做错事的,但这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慢慢的学,我们的心贴在一起,错了我们共同分担,共同改正。”季子强温柔的说。

    江可蕊就把季子强揽在怀中,紧紧地箍住他,生怕他会消失。

    季子强也拥紧了江可蕊,还在抽泣着的江可蕊,被他紧紧地箍着,满是泪水的脸,贴在他坚实而宽厚的胸前,泪水,荫湿了他的衣服,他们的心跳逐步的走到了一个节奏。

    他默不作声,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两只温厚的大手,轻摸着她柔軟的后背,直到她安静下来,低低地哭泣着,他才低下头,顺着她的前额,吻向她的两颊,轻柔地吸允着她咸涩的泪水。她很快止住了抽泣,仰起头,张着粉嘟嘟的小嘴,用力踮起脚,寻找他的嘴她的脸,如同天边的火烧云。

    季子强一下子就吻住了她濕润的嘴唇,迫切地撬开她的牙齿,吸住了里面微颤着的小舌,用力地啜吮着他的吻,有一种摄魂夺魄的魔力,就像电流一样,击中她的全身,使她禁不住颤抖起来,绵软的没了一丝力气,几乎要瘫软下去,被他紧紧的抱着。使她脸红耳热。他一边拥吻着她,一边朝她身后的新床挪去,他把她推倒在床上,随后,自己也覆了上去,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在撕扯着她的衣服,很快,她就如同鲜嫩、洁白的竹笋,美丽地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凝视她的脸;美丽的黑色眼睛、小巧玲珑的秀鼻、嫩滑的雪肤、丰腴的嘴唇,是那么的娇美他继续着他的吻,伸出舌尖去弄湿她的嘴唇,然后再钻入她口中。

    江可蕊的香舌也進入他嘴里,沿着牙齿轻顶,圈绕着他的舌头,将之引导進入自己口中,在那里头,他探究到她慾~望的热情和需求。江可蕊和他都迷失了,但他们不在乎,他们俩努力维持姿势,试着不破坏这美好的一吻,并一边急促地撫摸着对方的身体。   在后来他们两口子还做了些什么,这看这书的人,基本都是结过婚,你们大家都想想你们新婚那晚上干了什么坏事情,我就不多说了。

    第二天他们早早就起来了,告别了家人,准备到武夷山再到庐山去旅行,这个地方江可蕊说过好几次了,或者是很早的那部庐山恋的电影让她如醉如痴,季子强当然要满足她这个小小的愿望了。

    家里就少不得千叮咛万嘱咐的,特别是季子强的妈妈,那更是专门的把季子强叫了过去,说了很多注意事项,不能怎么怎么的,小心什么什么的,提防那些那些的,季子强就不断的点头,不断的做着保证。

    老爹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说道:“他妈这不是骂人的话,差不多了吧,都不是小孩了。”

    老妈就瞪了一眼老爹,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说着,后来老妈实在是说不出什么新鲜的了,这才放过他们。

    赵远大开着他那个二手车,把季子强和江可蕊送他们到了机场,季子强收拾的很简单,一身精干打扮,但江可蕊出发当日,拖着个特大号箱子,全副武装,踌躇满志。

    季子强惊呼:“你搬家啊”

    江可蕊神秘一笑说:“此乃小女子行走江湖秘决。想想看,光是服装及睡衣、三双鞋子再加一些乱七八糟的用品就已占据箱子的大半江山,再说,实践证明,似我这等贪婪又俗气的物质女人,看见心仪的衣服想不出手是件相当困难的事,不带大箱子能成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