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贺凌旭阴阴的说:“具体讲。 ”

    戴墨镜的高个子说:“白道就是想办法说服当地政府组建煤矿集团,如果能够实现对煤矿集团的控股,你不就是洋河煤矿的老大”

    贺凌旭就想到了季子强,他摇摇头说:“难啊。”

    这人又说:“那就走黑道,千方百计给对手设置障碍,干扰他们的生产经营,越界盗采他们的煤矿,设置陷阱置对手于死地,这些不说贺哥也明白。”

    贺凌旭点点头,狠狠的掐灭了烟头说:“就用着方法,你负责操作。”

    几个人一下头,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县电视台记者孟莉芙好几天都没有来季子强这里了,她遇到了一件伤心的事情,前两天她接到了调令,派她到黑岭乡宣传站去,这让她异常气愤,她找到了电视台的台长,哭了一鼻子,但台长也说这是县上的统筹安排,和电视台没关系,自己也说不上话。

    孟莉芙就决定找找季子强了,她想让他帮自己说说话,看能不能留在城里,到了县委季子强的办公室,却没有遇见季子强,秘书小张说季子强到政府开会了。

    孟莉芙嘟着个嘴,等了一会,也没等到,她就准备走,走到齐副书记的办公室门前,她想了下,就敲门进去了。

    齐良阳最近也心情不好,昨天小舅子又到家里去了,他和老婆一个腔调,都说自己这书记白当了,连一个好一点的工程都包不下来,说起来他在管五指山的招标和资金,但五指山很多分项都招标了,一个都没给小舅子留下,这连齐良阳自己都感到有点缀气。

    小舅子就说了:“姐夫,现在你手上的项目也就剩下五指山仿古装修这一块了,你在不争取一下,我这公司就要倒闭了,先说好,倒闭了借你的那20万我是没钱还。”

    齐良阳个气啊,就说:“你小子有没有用良心,我好端端的借个你钱了,你自己没出席,还想赖账。”

    老婆也说:“就是的,小武你这样说就不对了,当初你借钱时候是怎么说话的,你姐夫也有难处。”

    说完有转过来对齐良阳说:“良阳啊,说归说,但你确实应该帮小武一下,我知道你也不忍心看他这样落魄吧,他出去丢人了,我们脸上也无光。”

    乔小舞也忙说:“是啊,是啊,姐夫,我刚才也就说个气话,借的钱肯定要还,但我还想要是挣大钱了,那就不是还钱的问题,我还要感谢你,还要给你分红呢。”

    齐良阳头一杨说:“得了吧,我现在也不指望你分什么红,在说了,仿古装修这活你干过没有,就算给你了,你也没办法。”

    乔小舞就笑了说:“姐夫,你跟不上形势了吧,这包工活难道非要自己做,你包给我,我做不了,我不会找人做,活人还能让尿给憋死”

    齐良阳叹口气,问题是现在不比过去了,现在季子强在洋河县说一不二的,自己虽然是叶眉发话让自己过去代管招标和资金,但下面都是季子强的人,关键的时候,还是季子强说了算,那小子鬼主意又多,想给他瞒天过海都难。

    齐良阳就说:“得,今天先说到这,我在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把工程包给你。”

    但这个办法直到今天齐良阳还是没有想出来,他就皱这川子眉,在办公室反复的思量着,秘书来过两次,见他这样也不敢打扰了,他现在正想的上劲,就听到了孟莉芙的敲门声,齐良阳横眉一立,就想发脾气,秘书也太不懂事了。

    但打眼一看来的不是秘书,是美女孟莉芙,齐良阳稍微的缓和了一下情绪,不过心里也不舒服的,这傻女孩自己给她支了那么多的招式,到现在她也没把季子强拿下来,看来自己是白使劲了。

    他就很懒散的问了一句:“小孟啊,是来找季书记的吗好像今天他开会。”

    孟莉芙嗯了一声说:“他不在,我过来看看齐书记。”

    齐良阳应付着“唔”了一声,也没接她的话。

    孟莉芙自己坐了下来,看看齐良阳说:“齐书记,你帮帮我可以吗”

    齐良阳不知道她说帮什么,这才认真的看了她一眼,这一看,就发现孟莉芙眼中有了泪水,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齐良阳想想,就问:“怎么了,小孟,是季书记惹你了。”他总是希望季子强和孟莉芙闹出点事情来。

    孟莉芙一面抽啼着,眼圈红红的说:“我被调到黑岭乡宣传站了,齐书记,你帮我说下可以吗我不想到乡下去。”

    齐良阳一听这事,没劲,就想三言两语把孟莉芙打开走,但转而一想,就说:“小孟啊,怎么把你给调动了,你没想想这是为什么”

    孟莉芙正在伤心,一听齐良阳的话,赶忙抬起头来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齐良阳又问:“你们这次台动了几个人。”

    孟莉芙说:“好像就是我一个人。”

    齐良阳点点头,他恍然大悟了,看来这是季子强指使宣传部调的人,那么自己想要借用孟莉芙给季子强下个套子的招数,已经让他破解了,,这季子强太难对付。

    齐良阳叹口气对孟莉芙说:“你啊,唉,算了,你这事情谁都帮不了你,你也不用找季书记来,他调的你,怎么可能又帮你,你真是幼稚的很。”

    孟莉芙一听这话,就一下子傻了,她细细一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被调走了,看来季子强是烦透了自己,他把自己支的远远的,只怕这一调动,自己再想回城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孟莉芙一下就感到全身软了,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她是悲从心来,放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倒把齐良阳搞的紧紧张张的,这开门也不好,关上们也不好,别人还怀疑自己怎么的了,他就赶忙说:“小孟,小孟,你先不要哭,我们再想想办法。”

    孟莉芙听到有办法,也就制住了哭啼,看着齐良阳。

    齐良阳阴阴的笑笑,他找到了一条让小舅子能够包上五指山仿古装修的好办法了,只要是付出,总会有收获,自己陪这个傻丫头了这么长时间,看来还是有用处的。

    齐良阳就说:“你这事情很简单,就是季书记讨厌你,要想不调走,办法有一个,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孟莉芙又是伤心,又是气愤的,那还有一点的胆怯,就问:“齐书记说说什么办法,只要能不让我下去,没什么敢不敢的。”

    齐良阳专注的看看孟莉芙说:“你只要敢写个东西,就说这是对你的打击报复,我就可以拿上你这材料,想办法让你留来。”

    孟莉芙不解的看看齐良阳说:“写谁打击报复”

    齐良阳嘿嘿一笑,说:“你说应该写谁”

    孟莉芙一下就明白了,齐良阳让自己说季子强打击报复自己,她刚才的勇气马上就消失了,这季子强是谁啊,他是洋河县的一哥,把他诬陷了,自己以后怎么在洋河混啊,这万万使不得。

    孟莉芙下意思的摇了几下头,一脸的胆怯。

    齐良阳心里暗叹一口气,看来这招又不成了,妈的,人家不要你,把你甩了,你都不敢写个东西齐良阳就说:“哈哈,我也就是这样一说,这事情你自己考虑吧,要是有其他办法,你就跑跑,呵呵。”

    孟莉芙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件事情,她能有什么办法,两人干坐了一会,孟莉芙也怏怏不快的离开了。

    季子强最近开始忙活起来了,孟莉芙也到了乡下,不来骚扰他了,其他的几个工程也进展顺利,特别是洋河工业园的改建项目,现在卖的很火,不断的给洋河县政府分钱,把个冯县长高兴的,见了季子强就嘿嘿的笑,他前任的那些县长他也是看到的,为个二,三十万经常都愁的跟啥一样,自己现在手上压着几百上千万的钱,那感觉很不一样。

    季子强最近是忙了一点私活,他要在国庆放假前的这段时间里,把手上的工作全部搞定,给自己结婚留下充足的时间和宽松的心情,会议自然是不会少的,有时候季子强一天都要开56个会议,就这,他还是把很多会议推掉了的。

    但就算推掉了很多应酬和会议,季子强依然是很紧张的,每天就宛如上足了发条的一个闹钟,整天的闹腾,秘书小张都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了,不过整个洋河县暂时都还不知道季子强准备结婚了,要是知道了,只怕季子强会很麻烦一阵了,那送礼的就可能是挤破门了。

    他还抽空会了几趟柳林市,把家里那虽然不算破烂,但也不算太好的房子收拾了一下,准备做新房用,家里就他一根独苗,父母自然是要倾尽全力的帮忙,但季子强还是心里不踏实,过一两周都要回去看看,想一想都怕委屈了人家江可蕊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