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种事,冯县长也感到头痛。 最近的烦心事真是不少,想进洋河县开煤矿的人还真不少,打招呼的,批条子的,都有背景和来头,哪一方神仙都不能得罪。

    但眼下,洋河县煤炭已经出现恶性竞争的态势,按理说,不能再增加煤矿了,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太复杂,一个人背后是一张网,连季子强最近都有点顶不住了。

    煤矿生产确实是一个一本万利的事,特别是招的矿工很多都是农民工,付的酬劳很低,因此很多人都想开煤矿,有权有势的人都把钱投到煤矿上,投资回报率是极高的。最近想进来开矿的人,冯县长都是婉拒的,他明白自己刚上来,不能把洋河县煤矿这个摊子搞乱,搞乱了,最后的麻烦就是自己的了。

    他心里清楚,这时候这个黑脸要靠自己来演了,不能把季子强推到前台,致于煤炭销售公司谁来控股,他心里比较倾向王老五,这个人实在,人品正、可靠。现在争得最厉害的是贺凌旭,他摆出了一幅势在必得的架式。说实在话,这个问题的处理更为棘手。他决定找贺凌旭谈一谈,试试他的口风。

    冯县长拨通了贺凌旭的电话:“贺老板吗我是冯建啊,你现在方便吗”

    电话那头响起了贺凌旭的声音:“啊,冯县长啊,最近好吧冯县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冯县长说:“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来一趟我办公室,我有事找你聊聊。”

    “冯县长,我一会就到。”贺凌旭很干脆的就答应了。

    没多久,贺凌旭就到了冯县长的办公室。两人一阵寒喧之后,就转入正题。

    冯县长帮他泡上了一杯茶说:“贺老板,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田主任他们拿了一个方案,我呢,想听听你的想法。”

    贺凌旭一听是这事情,就说:“冯县长,我这个人,你可能清楚,也可能不清楚,我不喜欢弯弯绕,组建煤炭销售公司这一点我没意见,但有一点,我贺凌旭必须控股,否则一切免谈。”

    冯县长眉头皱了一下,他对贺凌旭这个口气和自己说话,心里很是不满意,但像这样财大气粗的主,冯县长也不好发作,他就说:“贺老板,你的资金实力我们一点都不怀疑,按理说呢,组建股份制企业,主要是以资本为纽带,政府不应该干预,以前组建的公司不少,象这种情况我还是头次遇到,贺老板见多识广,有没有好的主意。”

    贺凌旭大不咧咧的说:“冯县长,好主意我没有,但让我陪他们玩,他们还不够格。”

    冯县长耐心的继续说服他:“如果你们几位就股份的组成达不成一致意见,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很可能流产,我也是替各位着想,替洋河县着想,试图找到一条形成我们洋河煤炭经济强势的比较可行的途径。”

    贺凌旭依然强硬的说:“市场就是竞争,有时甚至是白热化的。我们贺家有商海打拼的传统,这一点我不怕。”

    冯县长有点温怒,感到再没有聊下去的必要,就礼节性的说道:“耽误了你的时间,贺老板,看来我们的观点还有待统一。”

    说完就站了起来,贺凌旭也不想这么快就妥协,他还要撑一下,所以也就客气的离开了。

    贺凌旭回到了自己煤矿,就召集了会议,他也要不断的分析目前的局势,销售科李淼科长正在汇报当月的销售情况:“这个月我们销售的煤炭是一万二千吨,据我们了解这个销量在洋河四大煤矿是绝对的第一,但问题是,现在销售价格与成本倒挂,销一吨就得亏40块钱,销得越多亏得越大,这个月我们亏了48万,这场价格战我们还要不要打。”

    主管销售的副经理徐峰:“我作过摸底,这场价格战,说穿了,就是我们与君歌煤矿在打,金维和坑口根本就没有参与,我算过一笔帐,我们一个月亏了48万,君歌煤矿亏了20多万,金维和坑口的销量是不行,但利润反而比我们好,基本持平略有盈利。”

    贺凌旭皱着眉头问:“他们的价格不降,煤炭是怎么销掉的,有什么绝招”

    徐峰连忙讨好的说:“王老五这个人,在商海中的个人信誉非常高,一些大客户非常地认他这个人,金维呢,主要是抓了几个沿海外资企业的合同。”

    贺凌旭没有想到,自己动用了多大的力量,把老爸的关系网都用上了,还是没有玩过王老五和戴维斯。尤其是王老五这个人不显山不露水的,不简单。他想哪天一定得会会王老五。

    贺凌旭冷冷的对他们说:“这些钱,我贺凌旭亏得起,我就不信有人会放弃便宜去买贵的,一天可以,一个月可以,三个月,半年,一年呢我倒想陪他们玩玩,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李淼,这一仗,你继续给我打下去。”

    煤价已经低得出奇的离谱,君歌、金维、坑口煤矿都面临着巨大的销售压力。

    这样的局面让季子强也有点受不了,但现在是市场经济,政府也不能老是干预啊,他考虑了很长时间,决定就算是犯点错误,也要管上一管,季子强就很快的召集了一个会议。

    在会上,季子强首先就发了点脾气:“今天这个会,我想拍桌子,骂人,煤炭价格战都已经打到了什么程度,我们政府的作用呢我们的措施呢都到哪里去了投资人受伤害,我们的财政就不受损失了”

    冯县长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只能给季子强解释说:“组建煤炭销售公司的事,关键是四大煤矿都想当老大,协调不下来。”

    季子强就耍横了,他冷冷一笑说:“那就硬碰硬,拿钱说话,钱就是硬道理,我不怕他们比,谁出的钱多,谁就是老大,这个乱摊子必须收拾了,这件事,由冯县长牵头,国资局、经贸委具体抓落实。”

    下面一看这老大难得的发起了火,谁敢触他的霉头,下去以后,也就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来个强行的组建,虽然企业似乎政府不能如此干涉,但你在洋河县的地盘上,你真要和政府闹翻了,只怕工商,税务,劳动局,计量局,环保局的一起上来,你就准备关门吧。

    于是,在季子强铁腕主持下,煤炭销售公司很快强行的组建完成,并迅速地承担了全县煤炭的统一销售工作,最近来洋河县拉煤的车络绎不绝,煤炭价格稳步回升。这件事让冯县长深切地感觉到,确实是季子强这方法好,该蛮干的时候就不要对他们客气。

    煤炭销售公司的老大还是让王老五当了,而且是绝对的控股,占公司股份的56,全部是现金投入。那天贺凌旭自以为财大气粗,志在必得,但最终还是败在王老五的手里,王老五的赢两个字叫实力,一个字叫钱,贺凌旭第一次那么深地体会到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什么叫“真人不露相”。

    贺凌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腿高高地翘在老板桌上,脑子像一部机器一样飞快地旋转。他想了许多,他想到了在煤炭销售公司的事上,自己低估了王老五,败给了王老五,这是自己进军洋河县以来最大的败笔。

    他想到了季子强,怨恨自己没有把季子强拉下水,连美人计都没有发挥作用,凭心而论,季子强这个人还是有魄力有胆识的一个人,他已经靠近了自己的香饵,但关键的时候到底还是没有上钩,看来他不是那种很容易被人控制的人。

    既然不能控制他,那能不能让他离开这个地方呢贺凌旭想了一会,就叫来了销售科的科长李淼。

    当他进来以后,贺凌旭说:“李科长,对这次组建煤炭销售公司的事你怎么看”

    李淼犹豫了一会说:“按说我们可以不参与他们这个公司,但县上这一块又说不过去,这个季子强太强硬了,你看我们在其他地方的企业,那当地的主官,都比季子强好对付。”

    贺凌旭还是很欣赏李淼的,这小子一下就说到了点子上,是啊,这个季子强自己还真的有点怕,早就知道他软硬不吃,他比冯县长让人惧怕的多,自己真不敢把他惹毛了。

    贺凌旭就看着李淼说:“他不仁,我不义,这样,你找人写个东西,就把季子强强行组建煤炭销售公司的事给他捅上去,他和王老五难道真的就那么清白我是不相信。”

    李淼面露喜色,点点头说:“嗯,单说这事,效果不大,加上王老五说说,我看一定就有份量了,我知道怎么办。”

    这李淼就赶快的出去安排人写告状信了。

    贺凌旭又来回的在办公室走了几圈,他拿起了电话,叫来了几个神秘人物,他看着这几个人说:“李老大,我贺凌旭如果要在洋河县当煤矿的老大,你们说该怎么办”

    “那要看你想走白道,还是黑道。”一位戴墨镜的高个子说道。

    贺凌旭冷冷的问:“白道怎么讲黑道怎么讲”

    “白道就是合理合法地去做事情,黑道是不择手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