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贺凌旭的眼里,钱就是一切,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不相信哪个人他搞不定。就是一块钢板他自信也能撬开一条缝。

    说实话,贺凌旭是一个胃口很大的人,按他的为人和做派,是不想这么多的“狼”跟他分食的,他喜欢独占,喜欢霸气,喜欢垄断。让他没有预料到的是洋河县一下进了这么几条“狼”,而且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善主。这次煤炭降价狂潮,他心里是暗喜的,他不怕,他赔得起,他甚至希望借这个机会把其他几家都搞垮,但是没有想到县上介入,而且脉把得是那样准,药用得又是那样的对症,想到这些他不免有些懊丧。

    但贺凌旭毕竟是白道黑道都闯过的人,这些事情在他看来根本不算什么,不说是洋河县这么一个小地方,就是全省各地,他们货氏家族都有呼风唤雨的能力,这一点丝毫也不夸张。

    在这块地皮上,要想做大,必须搞定季子强和冯县长,他脑子里更加坚定了这样一个想法。切入点在哪里,这时候他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了毛爺爺同志的一句诗“杨柳轻杨直上重宵九”,这或许是巧合,或许预示着他的事业蒸蒸日上,兴旺发达。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发自内心的。

    这日,天气聚变,大风裹挟着沙尘袭卷而来,纸屑、树叶、塑料袋等被刮得漫天飞舞,街上店铺的招牌被刮得七零八乱,面目全非,碗口粗的树木被拦腰刮断,有的甚至连根拔起,空气中迷漫着遮天敝日的沙尘和浓烈的刺鼻的泥土气味,刚才还明亮无比的太阳,好像被魇住了似的,逐渐暗淡,隐去,天越来越暗,暗得就像冲洗胶片的暗室中那种很淡的红光,让人不由地想到紫日,想到世界末日,这种天气对人的心情有极大的破坏性。

    办公室窗户紧闭,由于电压不足,灯光十分的幽暗,贺凌旭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鬼天气,心情特别烦燥。但贺凌旭就是贺凌旭,此时他想到了季子强,想到了冯县长,他们此刻在干什么呢他们的心情一定也好不了。

    真让他猜对了,说说季子强吧,突然间,县委办公楼几乎是人去楼空,只能听到呼啸的风声和厕所哪扇没有关好的窗户被风刮得发出的啪哒啪哒的响声,他突然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孤独。平常忙惯了,习惯了前呼后拥,人围着转的生活,今天,他觉得空落落的,好像世界的规律突然被打破了。

    季子强是空降型的干部,江可蕊又在省城,最近回省城的机会也并不是很多,平时工作忙,那方面倒还没有觉着,今天这种天气突然让他强烈的想江可蕊,想他那如花似玉的女朋友。

    季子强毕竟是有血有肉,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啊。最近他发现脊背后面长了不少的“骚圪瘩”,说穿了就是那方面不正常,造成的内分泌失调。

    季子强脑子里胡乱地想着,真是怪了,平时电话那么多,今天连个电话也没有。也真巧,洋河县的地邪,季子强刚想到这里,电话就响了起来。

    季子强看看电话号码,不很熟悉,但还是接了上来,就听那面说:“季书记吗”

    “对,我就是季子强啊。”季子强客气的回应。

    “我是贺凌旭啊。季书记,洋河县的气候怎么这个样,烦死人了,简直就是暗无天日嘛,这种天呆在这里都要折寿。”贺凌旭在那面抱怨着说。

    季子强一听是这个人,也算个大户,就客气的寒暄着:“哎,贺老板,不要那么怨天忧人嘛。”

    贺凌旭就笑了说:“书记啊,我不是怨天尤人,我为你着想呢,怕你今天寂寞,我请你出来坐坐吧,这天气也没法工作了我去接你。到你楼下给你打电话。”

    季子强想想也是,就答应了,说:“那行吧。”

    贺凌旭的车一到县委办公楼,就给季子强打了电话,季子强旋即下楼,贺凌旭忙主动地把车门打开,这么大的风,这么大的沙尘,在外面待一会都不舒服,季子强就迅速地上了车。

    两人就坐车跑了一会,到城郊的一个酒店门口听了下来。

    酒店今天格外的冷清,餐桌上,地面到处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沙尘的颗粒极细微,稍微密封不好,都能钻进来。

    贺凌旭吩咐服务员,收拾一个小包厢。

    很快的,包间就准备好了,坐进去以后,贺凌旭让摆上了三套餐具,有很客气的对季子强说:“书记,你点菜吧。”

    季子强听他说摆上三套餐具,没有急于点菜,先问道:“还有谁啊”

    贺凌旭嘿嘿一笑说:“还有我的一个朋友,我叫来陪书记喝杯酒。”

    季子强也就没在追问了。

    他们点了几样凉菜,点了季子强爱吃的多菌煲,红烧鱼块,辣子鸡等几个热菜。

    这时包厢里进来一个天仙般的女孩,季子强觉得眼前一亮,这的确是一个很靓丽的女孩,季子强是不认识她的,在季子强的记忆力,这个女孩并没有出现过,小女子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

    贺凌旭就站起来帮两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季书记,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肖娜。来肖娜,这位是季书记。”

    肖娜边说久仰久仰,边伸出纤细修长的手和季子强握手。

    季子强也客气的寒暄了几句,对他来说,现在的美女只能是一种欣赏了。

    贺凌旭就给季子强倒上了酒说:“书记,多余的话就不讲了,今天我们兄弟喝个小酒,调调心情,来,我先敬书记一杯。”

    酒杯刚刚放下,肖娜也端起了酒杯说:“季书记,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县委书记,年轻有为啊,又长得这么帅,我敬您一杯。”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笑,也端起来喝了。

    他就也给贺凌旭,肖娜一一敬酒。

    三人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喝了两瓶五粮液。

    季子强今天喝得不少,但有那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肖娜长得漂亮不说,也极有涵养和素质,这一点季子强十分欣赏。

    喝的差不多了,季子强已经有点晃悠了,他勉强说“贺老板,我看可以了吧,明天我还得上班哩。”

    贺凌旭也喝的不少了,就说:“行,听书记的,我的意见,这么大的风沙,我们就别回去了。”

    季子强今晚的心情特别的复杂,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有舒畅,也有一点落寞,这种情感左右着他的思维和行动,而醉酒又影响到他的判断力。

    “不回去住哪”季子强大大咧咧的问。

    “就住这酒店啊。”贺凌旭很随意的说。

    “酒店。那那行吧。”季子强答应了。

    离开了包间,季子强在贺凌旭的陪同下就进到房间,贺凌旭就告辞了,季子强先洗了一个澡,然后穿着裤衩躺在床上看电视,宾馆的房间密封还是比较好的,房间里比较干净,沙尘那种呛人的气味基本上没有。

    突然,门被拧开了,季子强还以为是服务员,就随便问了一句“谁啊”

    季子强的话音未落,肖娜已经进到了他的房间。

    季子强赶快拿起衣服来穿,问道:“肖娜,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请教请教书记几个问题。”肖娜很是柔媚的说。

    肖娜明显是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湿的,浴后的肖娜脸上泛着红晕,皮肤更加的粉白和细嫩,美人出浴那种感觉真叫人着迷。

    季子强迷糊着说:“奥,那来坐吧。”

    肖娜就顺势坐到了季子强的床边,季子强闻到了那种久违的女人香,他觉得内心的慾望不可遏制的膨胀和升华,血液上涌,呼吸变得佝促起来。

    夜深人静,昏暗的灯光,男女异性相处,何况季子强是血气方刚又数月不近女人,于是一切似乎应该就要自然地发生了。

    肖娜伏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种骄傲也随之升起,可以让这样一个有权势的美男子臣服在自己裙下,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很大,今晚他是一定会臣服自己。

    带着醉意的季子强也有点忍不住了,他身上有了一点颤栗,而她美丽的脸庞泛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红晕,她脸上带上了几分羞涩,脸上的红晕更加红了,玫瑰般鲜红的嘴唇不禁开启了,从那碎玉一般的牙齿里发出一声轻柔的邀请:“我愿意,愿意为你付出。”。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他一下字又想到了江可蕊也这样对自己说过这话,他就有了一种清晰的感觉,他看着肖娜,虽然她很妩媚,很誘人,也很让自己心动,但季子强还是客气,但坚决的拒绝了她,说自己要好好休息,明天有个重要会议。

    这个叫肖娜的女孩,满眼都是失望和黯淡,她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书记,竟然会就这样的拒绝了她,看起来这个人并非像贺凌旭想象的那样好对付了,她只好离开了季子强的房间。

    煤炭销售公司的组建并不顺利,四家煤炭公司都想当第一大股东,都想绝对控股。经贸委田主任感到无能为力。就把事情向冯县长作了汇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