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的赞同,季子强今天也四难得清闲一下,也带上江可蕊一起潇洒了一回。

    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刚好市委有一个省党校短训班,各县的县委书记都要参加培训,季子强就来到了省城。

    省党校坐落在省城梨花庄,据考证,梨花庄有着几百年的历史,在明代就已经形成小村落。

    在这里培训深造的人,基本都是厅,处级干部,带车上学的人很多,很多学员来去都很神秘,周围围了一帮人,今天这边购物,明天那边宴请,节假日更难掌握他们的行踪。季子强一个区区七品芝麻官,相形见绌,没什么可显摆的。

    党校校园,环境幽雅宁静,古木参天,流水潺潺,绿林掩映,建筑古朴庄重,错落有致。学习条件很好,都是一个学员一个宿舍。季子强的班属于短训班,不是党校的主体班次,但能进这样的班次深造也属凤毛麟角。

    季子强觉得自己还是有才干有能力的,他经常在梦中梦见自己在主席台上讲话,条分缕析,慷慨激昂,逻辑性非常强,他惊叹自己的这种能力。他知道抓关键,抓重点,这么几年,洋河县的大事喜事一件接一件,面貌已经发生大的变化。他知道人的心里,决不轻易得罪人,得罪一个人容易围一个人难,一个人的背后是一群人,得罪一个人就等于把一群人推向对立面。

    很多人都说季子强会当官,季子强自己觉得也是。他当官不是事必躬亲,他知道发号施令;他当官没有忙得鼻拉汗水,而是当得潇洒,当得自在,别人请他一般不会扫人家的兴,小酒喝得滋润。别人送点礼,他决不会不给别人面子,收得也自自然然大大方方,但在原则问题上,他有随时可以克制住自己的贪婪,不让自己受到誘惑,他觉得自己是天生一块当官的料。

    平时吆五喝六的,周围围了一帮人,突然坐下来学习,用老师的话说,不管你官当多大,现在就是一名学生,他还真不适应,这是一个巨大的反差。但不适应也得适应。学校让他们尽快完成从领导到一名普通学员的角色调整。

    在江可蕊的家里,季子强除了在乐书记的书房看书学习之外,还很郑重的向乐书记和江处长提出了自己和江可蕊的婚事,这是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提出的,季子强对乐书记和江处长说:“乐书记,今天我有件事情想说下。”

    乐书记没有抬头,他或者也知道季子强会说什么,这个问题他也早就思考和决定了,对季子强他也做出了大量的了解,总的来说,这年轻人还是比较让他满意的,他就说:“嗯,你说。”

    江可蕊也是提前和季子强商量好的,临到了季子强现在说的时候,江可蕊的表情还是忸怩起来,脸红红的。

    季子强看看他们,也紧张起来了,他说:“要是乐书记和江处长不反对的话,我想和可蕊在国庆期间把婚事办了。”

    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心里真是砰砰的跳,他虽然最近经常过来,但乐书记很忙,他们见面的时候并不多,倒是和江可蕊的妈妈经常聊天,好像问题不大,至于乐书记这里,季子强还是吃不太准的。

    乐书记听他说道了女儿的婚事,就抬起了头,放下筷子,用那深不可测的眼光看了季子强很长时间,让季子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眼巴巴的望着乐书记,饭桌上几个人都没说话了。

    乐书记沉吟了一会才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叫我乐书记”

    季子强和江可蕊愣了一下,就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江可蕊娇嗔的瞪了乐书记一眼说:“你吓唬他做什么不知道他胆小啊。”

    乐书记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他胆小他要是算个胆小的人,只怕这个世上就没几个胆大的了,行吧,那就安排在国庆,不过可蕊能不能请到假啊国庆你们挺忙的。”

    江可蕊异常兴奋的说:“不怕,不怕,我这没问题,只要子强那里可以请假就成,要不你给柳林市打个招呼,多给他几天假。”

    乐书记哼了一声说:“你江可蕊真不害羞,说到结婚看把你乐的,也不知道矜持一下。”

    江可蕊就说:“有什么好矜持的,不是人家过去没结过婚吗”

    一家人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他们对季子强就又平添了很多关爱了,照目前的情景来看,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应该没多少问题了,江可蕊的妈妈说:“那就先按这个时间准备吧,早点准备,到时候不会太紧张。”

    乐书记也说:“他们办事也不需要多准备什么,你还想大办啊,现在是什么节骨眼上,到处都在改革,连上级检查工作,中央都规定了四菜一汤了,不要头晕犯傻。”

    江处长不满的看了一眼乐书记,想要驳斥,但想想也是,多少双眼睛盯着乐家的,真要弄出点事情,只怕落井下石的大有人在。

    她也就不在强求什么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季子强很理解的点点头说:“我明白的,我也这样想,就吃顿饭,然后我带可蕊旅游结婚,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乐书记郑重的点点头对江可蕊说:“你也理解一下,没办法啊,谁让你生在这样一个家庭,只有委屈你一下了。”

    江可蕊感到是有点委屈,但她很明白这个道理,一旦自己结婚这事情传到了政界官场,它一定会成为整个北江省的一件大事,会带给省城一片震动。

    这都不是自己和季子强想要的效果,也更不是老爸想要的效果了,不过只要可以和季子强早点结婚,至于什么形势,什么规格,对江可蕊来说,那都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所以她还是幸福和快乐着。

    乐书记就又问了一些季子强工作上的情况,他说:“你们洋河县最近很出风头啊,不过记住,什么事情都要适可而止,不要过于张扬。”

    季子强连连点头,乐书记是不知道季子强的苦水,季子强就全靠这一层层的光环来保护自己不受叶眉的进攻,但这些话,季子强是不能解释的,他只能虚心的受教。

    江可蕊因为是和他谈及到了婚娶之事,所以这几天就有点矜持害羞了。

    这件事情的落实,让季子强也感到了自己生命的另一种开始,他感到自己肩头的担子和责任又不同于以往了,他默默的在心里说,自己一定要善待江可蕊,一定要和她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星期五下午,季子强在党校刚上完课,季子强的手机就响了。

    接通了电话,话筒中就传来:“季书记吗我是君歌啊。”

    季子强:“哦,君歌你好。”

    “季书记,学习辛苦吗”

    季子强呵呵呵笑笑说:“君歌,还真是不适应,坐不住。”

    杨君歌就问:“学校管得严吗”

    季子强说:“挺严的,外出都要请假。”

    “季书记,周末了,出去放松放松。”

    “不了,还是安心在宿舍看看电视吧。”

    “我都安排好了,出来吧。”杨君歌不断的邀请着。

    事情上季子强本来是想一会去见江可蕊的,但遇见这杨君歌也一下推不掉,是好说:“那好吧,但酒一定少喝一点。”

    杨君歌把季子强接到到青山大酒店,青山大酒店,是一家集客房、餐饮、公寓、会议、娱乐于一体的中外合资的四星级商务酒店。

    杨君歌安排了一个豪华的包间。

    陪季子强一起吃饭的,都是杨君歌的好朋友,其中有中央某首长的警卫员,有某著名杂志的主编,有省药监部门的领导,其他几位都是杨君歌生意场上的朋友。这是一桌典型的海鲜宴,在省城吃这么一桌得上万元,季子强听了直咂舌。在省城了才知道自己的官有多小,钱有多少。在省城骑自行车的,提篮子买菜的,不小心就是一个局级干部。处级干部扫把一扫就是一大把。难怪人家说当官要到大衙门。在一个县里面,混到一个县级还真不容易。

    省城的车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到处都是堵车。

    省城的楼房随便拿一栋往洋河地面那么一戳,就是一栋标志性建筑。

    杨君歌首先端酒,说道:

    “今天非常高兴,洋河县委季书记来到省城,参加党校学习,君歌的朋友就是大家的朋友,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我提议为这个缘字,我们大家敬华书记一杯。”

    大家一齐碰杯干过。

    季子强也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我是初来乍到,有机会认识各位新朋友,很高兴,而且承蒙你们这样热情的接待,非常感谢,我也给各位朋友敬一杯酒。”

    大家一一和季子强碰过杯,干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