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洋河县一年一度的夏粮收购又开始了,这一忙就是一个月,季子强是没有时间到省城去的,江可蕊也只能委屈自己,多来几趟洋河县了,不过好的一点是,江可蕊因为从小就生活在干部家庭,她也知道事业和工作对一个男人的重要,所以她从来没有怪过季子强,反倒是每次来都安慰着季子强,这让季子强很是感动。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今天江可蕊又开车到了洋河县,白天季子强忙,还在乡下,就让向梅帮着安排了一下江可蕊的住所,然后一直是向梅陪着江可蕊逛街,吃饭。

    向梅心里是有几分嫉妒的,她叹息着自己的年华流逝,也感叹着自己没有这个运气,多好的一个男子,可惜这辈子自己是无缘了。

    但对江可蕊,向梅是一点都不敢马虎,江可蕊的优雅和气质也让向梅自叹不如,在一听说向梅说省电视台的主持,那就更不用说了,看来和这个江可蕊相比,人家确实比自己有更多的优势。

    向梅可以嫉妒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女人,也可以阻击想要对季子强染指的其他洋河县的女人,比如那个孟莉芙,但她不敢对江可蕊有多少怠慢,这个女人离自己太远,也超过自己很多,这样的人是用不着嫉妒的。

    而且这是季子强亲自给她安排的工作,季子强的话,现在不管是县委,还是政府,都已经具有绝对的权威了。

    到了下午,季子强才从乡下赶回了县城,也顾不得换衣服和洗澡,就到了江可蕊住的县政府招待所,两人见面自然是那个卿卿我我一阵,这不说你们读者也知道,想一想你们和老公,老婆隔段时间才见面的样子,那基本就是季子强和江可蕊见面的样子,我为你们省2分钱,就不描写了,呵呵呵。

    两人纏绵过后,江可蕊有点羞涩的说:“子强,我父母问我们的事情呢,说什么时候我们可以结婚。”

    季子强心里也是很向往的,只是确实太忙了,他想了一会说:“你看什么时候合适呢”

    江可蕊红着脸说:“看你的时间吧,我希望越快越好,不然心里老是。”

    季子强接上说:“老是不踏实是吧,你这傻丫头,这样,等这一阵子忙完了,我去趟省城,见见乐书记和你妈,听听他们的意思,要是时间允许,订在国庆怎么样”

    江可蕊的脸上就闪现出了一种对幸福的向往,国庆,那已经没多久了,自己的幸福眼看就要来到了。

    江可蕊使劲的点点头说:“嗯,我听你的。”说完话,江可蕊就把自己一下子埋在了季子强的怀里了。

    季子强一面拥着江可蕊,心里也颇多的感慨,自己这一生也混了30多年了,现在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心灵停靠的港湾,人生,暮暮朝朝,每个人都是匆匆的行者,喧嚣的城市,浮躁的时代,匆匆的脚步,自己要是有一个温馨的家园,放下匆匆的步伐,感受家带给自己的浪漫和惬意,那该是夺美奇妙完美的人生啊。

    晚上开煤矿的杨君歌老板有事给季子强打来电话,谈完事情说请季子强吃饭,季子强就推辞,说自己女朋友来了,这杨君歌听说季子强的女朋友来了,那更是要招待一番,没办法,大家就约在了那个川妹子杨花的酒店了。

    这个包间很大,可以吃饭,也可以跳舞唱歌,杨君歌也带了几个他公司的男男女女来,一会就响起了一首音乐,太巧了,这首歌,是季子强最爱听的一首歌,百听不厌,他喜欢它优美的旋律,喜欢这种情感似的倾诉,喜欢它优美的歌词,喜欢它摄人魂魄的魔力。他听得入神,听得全神贯注,心中油然而生一种难以抑制的情感。

    包间就有人开始跳舞了,也有人不断的邀请季子强和江可蕊跳舞。

    江可蕊看到季子强的情绪有点变化,她就说:“我们跳个舞吗”

    包间里杨君歌已经在和杨花开始跳了。

    季子强也没推辞,他和江可蕊一起跳了起来,季子强有极好的乐感,舞蹈跳得极好,简直是对音乐的一种阐释,一种感悟,象语言的倾诉,江可蕊也为季子强对音乐这种独到的感悟和精准的理解而大为震惊,和季子强跳舞使她找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觉得那么的自然和酣畅。

    一曲终了,季子强竟提出:“能不能再来一遍。”

    又是一遍我和草原有个约定,音乐一结束,两名工作人员推着烤得金黄油亮的烤全羊来到包厢。

    烤全羊的脖子上系着一块红绸,嘴里叼着几根绿绿的毛芹,很是讲究。

    季子强他们坐了下来,季子强割下一小块肉,放到托盘里,递给杨君歌,又从工作人员手里,端过一杯酒递给杨君歌,杨君歌吃完肉,把酒干了,也依样画葫芦,给季子强敬了一小块肉,一杯酒。

    杨花:“接下来,为了活跃气氛,我想请大家搞一个活动,讲故事。谁要不愿意讲呢,唱一个歌也可以。故事不讲,歌也不唱,那就喝酒。从季书记开始。”

    季子强说:“我没有幽默细胞,唱歌呢,五音不齐,这样,我提一个问题,如果有谁能答上来,我就喝酒。如果没有人能答上来,那大家喝酒。”

    杨君歌:“那不行,那不公平。”

    杨花:“杨君歌事长说得对,按理季书记不讲故事,不唱歌,是该罚酒。但好在游戏还刚开头,现在改规矩呢,也还没什么不公平的,我看就把政策放宽些,政策面前人人平等也很安逸。”

    季子强想了下说:“我这里有一张纸,谁能一笔在纸上点两个点。”

    桌子上的各位都在尝试,可是都不得法。

    这时候,季子强拿过来一张纸,先把纸那么折两下,顺着折叠部分的边缘点下去,把纸打开就是两个点了。大家恍然大悟。

    杨花:“轮到杨董事长了。”

    杨君歌说:“刚才,季书记的问题,我看不公平。我不由想起一个故事:一头狮子和九只狼合作打猎,这一天,打了十只羚羊,狮子问怎么分。

    其中一只狼说:一对一比较合适,意思呢,一头狮子加九只狼是十,刚好打了十只羚羊,一人分一只。

    这时狮子上去就是狠狠一掌,把那只狼打晕了过去。

    另一只狼说:我看这样分,您呢分九只羚羊,您和羚羊加起来是十,我们呢,分一只羚羊,我们九个和羚羊加起来也是十,这样很公平。狮子十分满意,说道:聪明,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狼说:从刚才我兄弟的表现中想到的。”

    季子强就哈哈哈大笑说:“董事长这么一说,好像我有以势压人之嫌,好,我自责一杯。”季子强把自己的酒杯加满干了。大家报以雷鸣般的掌声。

    轮到江可蕊说故事了,她就大大方方的说:“轮到我了,我讲一个笑话。有个人晚上出去,看到一人拿着明晃晃的大刀,冲着他跑了过来,吓得他转身就跑他跑多快,后面的人跑多快,他往哪跑,后面的人往哪跑。结果跑到了一个死胡同,他想这下完了。谁知后面的人说:给,现在该你追我了呵呵呵,原来遇上一个傻子”。大家一阵大笑。

    杨花:“我也讲一个故事,一个傻子到公园里散步,他看到公园的长凳子上两个年轻人,在干那种事,他偏着头看了半天,人家说看什么看,傻子他就走了,结果走到前头,又发现一个老头在做俯卧撑,他又弯下腰,偏个头看了半天,那个老头说看什么看,傻子,他回答:你才是傻子哩,下面的人都走了,你还在那里瞎折腾什么”。

    包厢里爆发一阵高似一阵的笑声。

    杨君歌说:“说得好,还是杨老板的笑话说得好。我看应该给杨老板奖酒一杯。”于是端了个满杯递给杨花,杨花接过,一口干了。

    杨君歌又说:“现在轮到唐秘书了,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秘书,唐婉君。”

    “我当秘书,就讲个关于秘书的笑话。一个女秘书长得特别漂亮,与老板的关系呢,也非同一般。这一天,女秘书生日,晚上请老板到家里去。经理呢带了礼物,到了女秘书家,女秘书说:经理,你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将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说完女秘书走进了内室。经理左等右等不见动静,猴急猴急地把衣服脱完,就走了进去结果,你们猜怎么着里面坐了他们公司一屋的同事。”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差点喷饭。季子强:“啊呀,小唐,是不是你和杨董事长之间的事啊”大家又是一阵大笑。

    玩笑越开越大,季子强有点坐不住了,他毕竟是一县的县委书记,还带着江可蕊在,于是他说道:“好了,玩笑不开了,我们好好吃一点吧,大家看行不行”

    那还能不行啊,这洋河县季子强现在说出来的话,都跟圣旨一样。

    “行啊听季书记的”大家都应和着。

    一轮下来,喝了几十杯酒。

    杨花说:“酒呢,我看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家也都没有喝好,我的意见是换一个地方,去唱唱歌,继续加深加深感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