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季子强最近真的是忙昏头了,早就准备好的新茶叶一上来,就给叶眉书记和韦俊海市长一人送几斤的,这一下又是企业调整,又是开矿的,又是对付不断出现的旅游人潮,所以就把这事给忘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直到茶乡,那个想当书记的乡长来了,他才忽然记了起来,季子强也是不敢怠慢,马上就给办公室汪主任去了个电话,让汪主任再准备6斤茶叶,吃完饭他要到市里去,汪主任知道他一定是给书记,市长送茶去了,不敢怠慢,很快就调好的买了6斤给他送来了。

    吃过饭季子强就叫上车,到了柳林市,他就数车熟路的到了市政府,因为是送礼来了,茶叶也没有多带,所以他低着头,也不看人,直接就到了韦市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韦市长的声音:“进来。”

    一见是季子强进来了,韦市长就笑了,他很客气,也很热情的亲自给季子强到上了水:“来,先喝口,最近你那动静不小啊,怎么样,收益还不错吧”

    季子强接过了水杯,放在茶几上说:“韦市长,最近忙,很少过来给你汇报工作,你不怪我吧。”

    韦市长笑了一下,说:“我怎么可能怪你啊,你在洋河也很辛苦,几次在市里会议上,我都拿你做榜样让大家学习呢。”

    季子强忙说:“我听说了,谢谢韦市长的关怀,洋河的成绩也是市里领导有方,我可不敢居功。”

    韦俊海说:“什么话,柳林的2区7县都是市里的领导,怎么就洋河变化这样大呢,这就是你领导的好,这不是居功,是实情,听说你那县上最近财政也不错了。”

    季子强就担心起来,怕韦俊海提起要洋河县上交那1000万卖房款,他忙笑着说:“钱是有一点,所以我今天就给你来送礼了。”他就拿起茶叶晃了晃。

    他来的时候,李市长已经看到他的茶叶了,现在一点也不奇怪,也没推辞,只是问他:“今年有没有把握把贫困县帽子摘了”

    季子强点下头说:“没问题。”

    韦俊海显的很高兴的说:“不错,不错,好好干,你这样的人才柳林市不多啊,以后一定会前途远大。”

    季子强忙着客气了几句。

    韦俊海又问:“对了子强,叶书记那面你也应该多跑跑,你们的关心还是应该缓和一下,最近我可是听到一些传言,好像说叶书记对你很不满意,说她去洋河了你都不见她,有没有这回事情啊。”

    季子强叹口气说:“有是有,但这里面有点误会。”

    韦俊海眉毛一挑说:“问题是有的误会是可以致命的。以后你也要多加小心一点,现在的柳林市不比过去,有时候我也未必就能一直护着你。”

    季子强点点头说,喝了一口水说:“是啊,我也知道这个情况,我多注意一点。”

    韦俊海见季子强说完,他淡淡的说:“看来你成熟了不少,记着,当忍则忍,当让则让,方成大器。”

    现在韦俊海市长已经看出来叶书记和季子强是水火不容了,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季子强不跟自己一路跑了,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向叶眉发动攻击,那时候,这个季子强是一定要让他成为自己手中抢的。

    两人又谈了一会,季子强因为要上叶眉书记那去送茶,所以就没再多坐,韦市长也没多挽留,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和季子强还是要注意一点。

    季子强离开了市政府,到了市委,当季子强在叶眉的秘书带领下敲开叶眉的办公室,叶眉也刚挂断那个买茶叶的电话不久,她正在想着应该在哪个合适的时机来演示自己的手段,来让季子强毫无反抗的臣服在自己脚下,所以当季子强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叶眉似乎以为这是幻觉,想象也罢,幻觉也好,她还是一如千尺寒池一样不动声色,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示意让季子强坐下。

    季子强照例要先向他问好的,所以叶眉就等着,季子强也就很诚恳的说:“叶书记你好,最近忙,给你汇报的少,今天专门就洋河县的几个问题向你做一个详细的汇报。”

    叶眉嘴里“唔”了声,依然没有说话,她在想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口吻和他讲话呢,是温和,是平静,是热情,还是威严,她一时还没有确定。

    季子强见他没有回答就又说:“给你带了几斤刚上市的新茶,你试着品尝一下,我来给你泡一杯。”

    叶眉摇了一下头,但叶眉真不想和季子强说话,在季子强没给她送茶叶的时候,她认为季子强是那样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但当季子强带来了茶叶的时候,叶眉又感到这人是如此的脸厚,假心假意的,同时在心里也多了很多的担忧。

    一个这样的人,就像是一块粘土,他没有石头的硬脆,让你一锤子无法粉碎,他也没有清水那样的柔滑,你倒掉他时,他会让你沾满双手的污泥,这才是最可怕的对手。

    叶眉没有很多情感的眼神并没有因为心里的厌恶和憎恨而有变化,他淡淡的说:“先谈工作吧,说说你洋河最近的情况。”

    然后她站起来,就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叶眉就问了句:“最近你们在煤矿上下了些功夫,效果应该不错吧”

    季子强就把县上最近的企业改革问题,自己的想法,包括自己在县上煤矿也准备下猛药快速扭转县上经济发展等等都给叶眉做了汇报。季子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还是表现的是很认真的,让人感觉他一点都没有欺骗,好像是发自内俯的汇报。

    但实际上,季子强在汇报中他有意的隐瞒了现在洋河县游人大量增加的现状,他不想过早的引起叶眉对他快速发展经济的警惕,因为洋河县的经济发展才是自己真正的护身符,如果过早的暴露,也许叶眉在对付自己的时候会提前把这个问题考虑进去。

    叶眉的确还没有对洋河县的经济有太多的考虑,因为叶眉也是从政多年的人了,在她的思维里,一个县的经济要有一个明显的转变,那不是一早一夕就可以完成,他涉及的问题太多,像地理环境,干部素质,群众觉悟,工业基础等等,一下子根本就改变不过来,没个三两年,你是看不出什么效果的,何况洋河县的底子自己知道,虽然现在上了轨道有了一些好转,即使煤矿很来钱,但都不是一早一夕就可以带来明显变化的,只有自己这样懂行的人才看的出来,局外人看着那依然是没什么区别的。

    叶眉就没再深问,因为她压根就不想和季子强多说什么。

    叶眉不想听那是她的问题,季子强可是说个没完,这也是今天季子强的策略,自己尽量多说,最好让她插不上话,她插不上话就提问少,自己就可以主导谈话的方向,让一些不希望叶眉知道的东西隐蔽下来,所以他就不断的在说着话。

    虽然两个人谈了这么长时间,但很多关键的问题,比如上次叶眉到洋河去检查,季子强为什么不出面,还比如乔董事长那件事情,季子强为什么越级汇报,把这件事情捅到省上去,这些问题叶眉只字未提,也说明了她并不准备和季子强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也不想给他解释的机会,她要让实践来证明,自己才是柳林市的主宰者。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叶眉的心里是憋屈的,一个自己想要收拾的人,坐在自己的对面跟真的一样在给自己汇报着,自己是牙痒痒的想骂他,想赶他出去,可却没有办法这样做,只有忍耐,明知道也许对方还在嘲笑着自己,却也只能是受着,因为时机不到,理由不充分,自己已经失手过了,这样的错误不能经常犯的,一个好的官场中人是不允许连续的失手,要是那样,就不是水平问题了,那是一种表示,表示他已经不再具备在这个舞台搏杀的能力,就算是武林的高手,当他连续失手以后他也就没有了信心,后面等待他的也就是在一次失手后的倒地。

    于是叶眉就这样一直的等到季子强说的口渴,她才接上了话题说:“你们县的大体方向我看还是好的,详细的你也就不用再汇报了,记住一点,只要好好的工作,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可,要是没别的事你就先回吧,我一会还有个会议。”

    叶眉草草的结束了这次谈话,对她而言,忍耐的已经够久了。

    季子强离开的时候嘴角上流露出了一抹难以觉察的窃笑,他知道自己已经完成了叶眉对自己的一次评估,她会对自己讨厌,但也会对自己少些防范,因为自己给他汇报的工作都是纸上谈兵的理论,实际情况叶眉是不知道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