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他一早就到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哈县长的办公室也在这层楼上,但上面是没有挂牌子的。 季子强一愣,心想:或者,这也是一种特权的象征。

    哈县长正在看着什么文件,听到敲门,回了声进来,门一开,就见季子强走了进来,哈县长招呼他说:“季县长来了,坐吧。”

    季子强上前先给哈县长发了根烟,帮他点上,然后退到了沙发那里。

    哈县长也站起来走了过来,两人一起坐下,还没等季子强开口,哈县长就先说了:“季县长,工作上是这样安排的,我们几个县长碰了个头,就让你先负责农业和农村工作,分管县农业局、粮食局,县林业局、统计局,县畜牧局、县气象局,县农发行、县农村信用联社,你看这样可以吗”

    季子强很认真的听完,他在政府呆了好多年,对政府的分工很清楚,知道自己已经是权利最小的一个副县长了,除了几个代管单位,比如农行,信用联社外,其他分管的都是些冷衙门,但代管的单位,那就是一个名誉上的管理,人家都是垂直领导的,你去管什么

    但季子强也没什么好挑剔的,自己初来咋到,要求不要太高,至少比过去自己在市政府当秘书要强一点,多少也是个说话顶用的人了,季子强就点头同意,不过话说回来,好像他同意不同意也由不得他。

    离开了哈县长的办公室,季子强就想,现在他应该去拜访一下传说中的吴书记了,人家是洋河县的一哥,自己以后很多事情少不得要依靠他,他就在自己带来的包里,翻腾了一会,找了两条烟,不过就是没有酒,现在也顾不得了,找个报纸把烟一包,季子强就离开政府,到了旁边的县委大院。

    季子强走进了县委,按理说没人认识他,进县委是要登记的,看门的老头从窗户玻璃上看了看季子强,见他光面堂皇,气宇轩昂的做派,一看就是哪儿的领导,所以就懒的问他。

    季子强过去也来过洋河的县委,知道吴书记办公室地方,也不用打听,找到了吴书记的办公室,吴书记一见他来,就连忙的站起来,那胖胖的脸上就堆起了满面的笑容:“季县长来了,坐,坐,呵呵,还代什么礼品啊,有点见外了。”

    季子强就笑笑说:“就是来看望一下您,您是老领导了,以后还请吴书记多一些教诲。”

    说着话,他就把那用报纸包着的两条烟放在了茶几下面的隔断上。

    他也知道,一个县委书记是看不上自己这两条烟的,很多人想送都找不到门路的。

    然而,第一次送礼,那是有讲究的,要有个度,不要把礼品搞的太过贵重了,要给下次自己真的有事送礼的时候留出个上升空间,不然以后找人家帮忙,你那礼物就不大好配置了。

    这吴书记,人有点胖,看来也是活动太少,现在坐的时间久了,他就站起来,走到了季子强坐的沙发旁边,但他自己没有坐下,他一面和季子强说着话,一面在办公室里转着圈,活动着腰腿,说:“子强同志,对工作和生活上还有什么要求吗,有就提出来,不要委屈自己。”

    季子强就摇头说:“一切都很好,让吴书记费心了,谢谢你。”

    “客气什么啊,以后都在一起工作了,不要把自己当成外人。”

    “是,是,书记教诲的对,我会很快调整心态,适应这里的工作。”

    “这就对了吗。你的基础还是很不错的,我们都知道你是才子啊,呵呵呵。”吴书记放声的笑了起来。

    季子强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文章写的好,但那都是官面的文章,实际上自己心里明白,离才子还远的很呢。

    他就笑笑的客气了两句。

    吴书记点下头说:“你也不要客气,你还年轻,前途是很远大的,以后政府那面有什么把不准的事,要记得多过来和我商量,我原来也在政府待过,还是有些经验的。”

    季子强一听,怎么味道有点不对,吴书记这话分明是话里有话。难道是安排自己做卧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