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五,我们再看看你的坑口。 ”季子强找个台阶说。

    季子强和为数不多的几名随从戴上安全帽,在王老五的引领下走入煤矿坑口。

    煤井非常的规整,支撑也非常的规范,通风管、电线、电灯的布置井井有条,走进这样的煤井,季子强心里特别的踏实,甚至有一种欣赏和陶醉的感觉。

    王老五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不显山不露水的,但事情干得是这样的漂亮,他不由得对王老五肃然起敬。他觉得与杨君歌打交道,能让他的血沸腾起来,而与王老五打交道,就能让他变得沉着和冷静,王老五就好像燥热的时候的一杯冷饮。

    他心里在悄悄地算着帐,6000吨煤,1吨煤按680元算,就是300多万呀。意味着王老五已经形成了300多万元的产值。要是今天不过来,这样的信息还不知道,他心里有些埋怨冯县长,埋怨国土局和县委办的信息不灵。他想明天要再看看剩下的两家煤矿,再作道理。

    第二天,季子强又看了两家煤矿,这两家都在君歌煤矿之下。尤其是那个老外开的煤矿,资金到位很差。

    因为是外商,季子强知道,说话要非常的谨慎,季子强外语很一般了,戴维斯也不会中国话。就请来了县中学的英语老师当翻译。

    这老师的英语水平并不是很高,尤其是涉及煤炭方面的专业词汇掌握不是很多,但在洋河县就算最高水平了。

    季子强就很客气的问:“戴维斯先生,您来投资开发煤矿,我们是非常欢迎的,您到这的工作时间,我们的政府、我们的部门工作情况不知您是否满意您还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帮助您都可以告诉我。另外,我也想听听您关于金维煤矿的一些设想。”

    老师就把季子强的话翻译给戴维斯。

    戴维斯用叽里咕噜的外语说:“洋河县政府和有关部门对我们很好,办事效率很高,我很感谢。我们关键是外资的兑换上不太方便,所以资金的到位慢,这是我们眼下最大的困难。我们的想法要把金维煤矿建成洋河县一流的煤矿。”

    “戴维斯先生,如果您乐意,我愿意陪您去一趟省城,找找省上的和中国银行的领导,帮您解决外资兑换的困难。”季子强就想到了一个一方两便的办法来,这样即帮助了对方,让他资金早点到位,又可以让自己顺便的到省城去看望一下江可蕊。

    戴维斯不用想,很感激的说:“那太感谢了。”只是他心里也有点旦夕季子强能不能帮上这个忙,不管怎么说,那省行的领导都不是好打交道的。

    但季子强有自己的方法,自己给韩均慈副省长卖了一个好大的人情,那现在自己用下他,也算是受点回报吧,所以他心里笃定的很。

    第二天,季子强就带上车,到达省城,到了省政府招待所,季子强准备去登记房间。

    服务员听说是洋河县的,就忙问:“您是洋河县的季书记吧您的房间已经有人预订了。”

    季子强有点不解的看看身边的戴维斯,问他:“戴维斯先生,是您预订的吗”

    “no”戴维斯直摇头

    季子强想想还是不到踏实,就说:“服务员,我们把钱交了。”

    服务员哪能收啊:“季书记,已经有人付费了。”

    季子强越加的感到迷惑不解,是谁知道他的行踪,而又提前预订了房间呢

    他也就不在问了,反正最后这人也会出来,几个人就到了客房,那个女翻译老师也是一起带上的。

    季子强进了客房,就对这女老师说:“我刚才来之前已经与韩均慈副省长联系过了,今天晚上,我们请韩均慈副省长坐一坐,外汇兑换的事呢,也请韩副省长帮忙说个话,你跟戴维斯先生说一下。”

    翻译就叽里咕噜的说了一气,那个老外也是连连的点头,okok的不断。

    晚上,他们就早早的到了白芙蓉酒店,说好的7点,可韩均慈副省长到了8点多才到。这是酒场上的规矩,越是来得迟、来得晚,越显其尊贵。

    “对不起,事情多,来晚了。”韩均慈副省长与大家一一握手。

    “不晚,不晚。韩省长能在百忙之中光临就不胜荣幸了。”季子强忙说道。简单的寒喧之后,大家一一落坐。

    季子强客气的说:“韩省长,那请您先致个辞”

    韩副省长:“哎,小季,今天是你的饭局,我致什么辞啊你来。”

    季子强说:“韩省长在,我哪敢说话啊”

    韩副省长:“我又不是什么老虎,还把你吃了不成哈哈哈。”大家也跟着笑。

    季子强只好站起来说:“那好,我就讲两句。讲不好,请韩省长指正,韩省长是德高望重的、年轻的老领导了。”

    韩副省长:“小季,你这个话不对了,我还年轻”

    季子强就笑着说:“正当年啊。韩省长对我们洋河县关心和支持很多,我也有好长时间没有到省城来了,没有来看望老领导,对不起啊,韩省长,您看,我是先敬您一杯酒呢还是先自责一杯啊”

    韩均慈副省长说:“这个态度倒蛮好,诚恳。”

    “好,我自责一杯。”季子强倒了满满一茶杯酒,然后拿筷子在茶杯上刮了一刮,一饮而尽,又说道:“接下来,敬韩省长一杯。”又是一个满杯。

    韩副省长端起杯,礼节性地喝了一些。这也是酒场的潜规则:我喝完,领导随意。

    季子强就说:“韩省长,不用我介绍,大家也都认识了,这两个人呢,我向韩省长作个介绍,这个是到我们洋河县投资开发煤矿的外商,戴维斯先生。”

    韩副省长点点头。

    季子强又说:“这位是我们县中学的英语老师,也是我们的翻译。”

    韩副省长也就必须给季子强一个面子了,对这个年轻的书记他还是很有好感,这次帮自己让君歌煤矿获得了最大的好处,这个情是要领的,他也放下了惯常的架子说:“按照外交的礼节,我应该先给外宾敬个酒的,刚才让小华这么一主持,找不着北了,我给戴维斯先生敬杯酒。”

    戴维斯也给韩副省长和季子强敬了酒,大家就客客气气的先后互敬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季子强看看时机成熟,就说:“韩省长,今天还有一点事请您帮忙。戴维斯先生他们外资进来的兑换上不是很畅通,已经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计划,这个难题,只有请韩省长帮忙出面协调解决了。”

    韩副省长也是估计着这顿酒不能白喝的,但想想这到不是什么大事情,就很爽快的说:“这个忙我帮,只要不违反外汇政策。待会我给中行的房行长去个电话,你们呢,明天就去找他。”

    季子强和戴维斯听韩副省长这么一说,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都很高兴,一同举杯给韩副省长敬酒。

    韩副省长今天也是喝了不少的酒,感觉自己这面子也算给他们了,就脸红红的说:“小季啊,我事情多,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就先走一步。”

    季子强也知道,像这样的大领导,一般很少会陪你吃到收拾盘子的时候,就客气的说:“省长没吃好吧”

    “吃好了,也喝好了。”韩副省长边说边离开坐位,与各位一一握手道别。

    宴席后面的事,季子强早就安排妥当,他们喝酒的这一会儿功夫,秘书小张已经将礼品备齐,全部放到了韩副省长的坐车里

    送走副省长后,季子强赶快去收银台结帐,被告之,帐已经有人结了,季子强又是一楞,问服务员,服务员说:“好象是一家医院结的。”

    季子强十分不解,我们与医院没什么瓜葛,医院为什么替我们结帐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贺凌旭。不是说贺凌旭的父亲杨叛是浙江温州的知名商人,开有70多家民营医院,家资上亿吗肯定是他,错不了。季子强对贺凌旭突然有点害怕起来,这个人了不得。

    第二天一上班,季子强他们就到了中国银行省分行房行长的办公室。

    季子强一见这行长,就连忙上前:“房行长,我是洋河县的季子强。这位是在洋河县投资煤矿的外商戴维斯先生。”

    房行长的脸上就挂起了一点点的笑容来:“你们的事,韩省长已经给我打过招呼了,戴维斯先生,你们公司换汇的事,我们特事特办。”

    戴维斯一听这话,很兴奋的说:“thankyouverych”然后将事先准备的几样工艺礼品送给房行长,房行长略事推辞,便收下了。

    这一次的省城之行,问题解决得十分的圆满也很出乎季子强的意料之外,在季子强的心里,就有了一种很奇妙的感触,看来下面跑断腿,费完劲也办不了的事情,在大领导的一个电话中都可以解决,对这个韩副省长,既然已经拉上了这根线,那就不能让他在断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