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季书记真是快人快语,还没坐定就开始了。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窦行长笑这说。

    季子强就很诚恳的对他说:“这水泥厂刚进行了机构调整,目前是有点困难,但这是短期的,你们银行还要多扶持,多支持一下,请行长考虑考虑。”

    窦行长也不再嬉笑了,他也就很认真的说:“季书记,不是我们不支持,你是知道的,我们每年也有还贷和清欠的任务,完不成任务,年底分行要给我打板子,全支行的员工也都要受到经济上的损失,所以这事那天她来找过我了,真的不行,要可以还用你书记亲自跑这一趟啊。”

    季子强就给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了好长时间,没想到这家伙就是个驴,不松口就是不松口,好在今天来的是县委书记,要是一般的人他早就轰人了,这也算是给季子强了个天大的面子了,给你喝上水,给你发上烟,放下工作陪你扯淡。

    {谢谢大家的支持,最近在加更,希望朋友们看的愉快,看的高兴,有月票的也支持一下吧,谢谢了。}

    季子强可是心里急啊,今天怕是自己的招数不管用了,这家伙的扯也是白扯,真不管用那还罢了,就是老脸让他给整的个全没面子了。我一个堂堂的县委书记,怎么就跟个要饭的一样,心里不舒服也没办法,他就只好说:“窦行长啊,看来你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我了,不要说我这是公事,就是个人找你办点事,你也多少给个想头,现在搞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刚说到这,兜里电话就响了,他激动的接上了电话,果然那面传来南山工商分行李行长的声音:“季书记,你好啊,还记得给我送茶叶啊,我这给你道谢了,你还想到老哥哥,不错,哈哈哈。”

    季子强也就哈哈笑笑说:“李行长,你给我经常帮忙,我那能忘的了你,要到什么谢,我们两人谁和谁啊。”

    季子强和李行长是在年前拜年的时候才见过面的,两人还打过一次牌,所以说话也很随便了,

    那窦行长起初还没当回事,就是心里有点烦,这书记也真是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不走,总不会还让我管晚饭吧,没见过这样能缠的人,自己还不好赶他,你说急人不急人。

    正在想着,却突然听季子强叫到了李行长三个字,这三个字那份量对他来说就重了,你要说毛爷爷,那他不紧张,你要说到李行长,他耳朵立马就竖了起来。

    季子强的通话还在继续着:“哈哈,李老哥啊,什么时候来洋河转转,过来了老弟陪你好好喝两杯,哈哈,我也想回柳林市,不是一天瞎忙吗,现在还在你们支行窦行长这扯呢。呵呵,扯什么啊,唉,一点小事,卡壳了,嗯好,好,那你和他说。”

    季子强就把电话递给了窦行长。然后他就对着罗江嫣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做了个怪动作,差点没把罗江嫣逗笑,她赶忙装着喝水才忍住了笑。

    一会窦行长就很客气的把电话还给了季子强,季子强和李行长就又谝了几句这才挂断。

    旁边窦行长一直都保持着跟我一样的憨厚的笑容,等季子强挂断了电话就笑着说:“没想到季书记和我们老大关系这样好,早点不说,呵呵,晚上我请季书记和罗女士一起吃个饭吧,难得到我这地方,一定要给个面子。”

    季子强实在是看不惯他这副嘴脸,就不想吃他那个饭,刚推了两句就见那窦行长一脸的正气道:“季书记,你要这样那就看不起小弟了,我今天就把话说到明处,吃了这饭,明天罗女士就来办这个延期手续,不吃饭,那明天就不用过来。”

    季子强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就是要来办这个事啊,听他这样说,也就只好把旧仇老账放到一边,他呵呵一笑说:“看来不吃行长这饭,今天还要把仇人结下了,那好,今天就陪你窦老弟喝两杯。”

    那窦行长就打了电话让给安排,又把一个副行长也叫上,四个人走路到了旁边的一家饭店。

    这几日,洋河县分外地热闹,杨君歌的君歌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贺凌旭的博山煤炭有限责任公司、戴维斯的金维煤炭有限责任公司、王老五的坑口煤炭有限责任公司相继挂牌。县委、人大、政府、政协的领导在家的,自然要参加这四家煤炭公司的成立剪彩仪式。其一,煤炭开发是洋河县的大事,四套班子领导出席以示足够的重视。其二,参加了这家,自然也得出席那家,一视同仁,不能厚此薄彼。

    杨君歌得到了1井田的煤炭开发权,这是煤层最厚,煤质最好的煤田。这里面与韩均慈副省长的关照是分不开的。其他人眼红也没有用。贺凌旭、戴维斯、王老五分别得到了2、3、4井田的煤炭开发权。四个老板桌面上是朋友,在桌子底下,是暗中较劲的竞争对手,关系十分的维妙。就拿第一步招工来讲,就在较劲。你的月工资800,我就1000。

    杨君歌还真是财大气粗,不负盛名,煤矿的厂房、坑口建设,掘采设备,通风设备,坑道支撑木、板材,从四面八方迅速地调入,很快就形成了热火朝天的建设开发场面。

    这段时间,洋河县小小的县城,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繁荣的景象。贺凌旭、戴维斯、王老五也都没有闲着,但开发建设的组织力度、速度好象明显赶不上杨君歌。

    君歌煤矿真是一天一个样,天天有变化。不到两个月,齐刷刷的厂房已经矗立起来。坑口也已经掘进到煤层。

    那天,季子强让县委办公室买了几头猪,买了鸡,买了酒去慰问君歌煤矿的干部职工。

    “六十天,你们创造了奇迹,开发建设的速度不亚于深圳速度。六十天前,这里还是荒芜一片,现在已经有了崭新的厂房,有了勃勃的生机,更可喜的是,已经见煤了,这是天大的喜讯,这也是我季子强日夜盼望的事取得更大、更辉煌的业绩。干杯”

    这是君歌煤矿干部职工最高兴的日子,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酒也喝得特别的尽兴和酣畅。季子强也是特别的高兴,他想到洋河县的主要经济指标将发生突变,这是他最值得骄傲的政绩,尽管那天他喝了不少的酒,可他没有一点醉意,他觉得喝酒关键要看心情,心情好了,喝多少都没事。

    从君歌煤矿出来,季子强想到了去王老五的煤矿看一看,这个王老五,一二个月时间过去好像没有多大的动静,得去敲打敲打他。他甚至想好了以杨君歌煤矿取得的业绩,来提醒和警示王老五的所有说辞。

    王老五的坑口煤矿,还只有几间简单的临建,根本不像个煤矿,季子强看着心里就有九分气。

    “张秘书,去,把王老板找来。”季子强没好气地说。

    小张答应这,就到了矿山办公室,一会就把王老五叫了过来。

    “不知道季书记来,有失远迎,得罪,得罪。”王老五客气了一番。可季子强丝毫不为所动。心想,光客气没本事屁用都没有。

    “我问你,你们的公司成立两个月了,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是不是缺资金没实力啊”季子强有点咄咄逼人的问,他是不希望谁把矿占下了,又不开采。

    “季书记,我还没来得及向您汇报”王老板笑着说。

    “我刚从君歌煤矿过来,君歌煤矿的建设开发速度是惊人的,取得的成效也是惊人的。干事业就要像杨君歌一样,要有那么一股子气,那么一股子劲,我就欣赏杨君歌那样的人。我建议你去参观一下,取取经。”季子强说。

    “季书记,君歌煤矿的情况我知道。我们开发的战略不同,他是建设开发同步,我是先开发后建设,他们今天出煤,我们十天前就出煤了,我一天产煤600吨,我已经比他多出了6000吨煤。”

    这一回,轮到季子强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他甚至怀疑王老五说的是不是实情。要是实情,他这个当书记的就有点官僚了。

    季子强在惊诧中说:“是吗这我倒要看一看。”

    “欢迎季书记视察。”王老五平静的说。

    王老五领季子强参观了煤场,这个煤场选在一片低洼的地方。煤已经堆得像小山似的,可外边根本看不出来。

    “你的煤场为什么选在这么低洼的地方呢”季子强这样问。

    “这是根据洋河县的自然环境作的决定,洋河县怕风不怕雨,煤场位置低,刮风扬起的煤灰就少,一来我们少受些损失,二来也不能让洋河县的老百姓吃煤灰啊。”

    季子强对这个老实巴脚的王老五有了全新的认识,人和人的确不一样,王老五就是那种低调的人,不事张扬的人。他不由得想到自己当书记的,怎么样用人,说句实在话,像王老五那样的人,往往不被发现和使用,像杨君歌那样的人往往容易得到重用,这是官场的铁律,过去、现在、将来恐怕都是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