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齐良阳本来分管宣传和电视台这一块的,和孟莉芙也熟悉,就开了两句玩笑后说:“是不是宣传部那几个人惹你生气了,你说吧,谁让我们美女这样不高兴的。 ”

    孟莉芙坐了一会,见齐书记很热情,也很幽默,就慢慢的放松了一些,心里的气也少了很多,见齐良阳问自己,就说:“齐书记,你真帮我”

    齐良阳说:“那是当然了,说。”

    孟莉芙嘻嘻一笑说:“是季书记惹我了,你帮吗”

    齐良阳就严肃起来了,其实他早就估计孟莉芙是在季子强那里受的气,现在他装着吃了一惊说:“季书记批评你了”

    孟莉芙摇下头说:“没有,他不理我。”

    齐良阳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这样啊,那我就不好帮你了,不过也正常,季书记身边美女如云的,你不好好努力他肯定注意不到你。”

    孟莉芙低头想了想说:“我努力了啊,但没效果。”

    齐良阳开玩笑的说:“是不是喜欢上季书记了,呵呵,你不要害羞嘛,这很正常,你们都是年轻人,我教你个办法,常言道:好事多磨,你多来找找他,遇上季书记心情好的时候,你们多聊聊,慢慢就加深印象和感情了。”

    齐良阳在这个时候,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他也听到传闻,季子强在省城找了个女朋友,如果这个孟莉芙再参合进来,万一他们几个人再闹出点绯闻啊,或者那时候能让自己利用一下,当然了,这都是不一定的事情,但就算是一步闲棋吧,反正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孟莉芙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看来自己还不能恨季子强太早了,还需要继续的来找他,她就小心的问:“齐书记,我就怕经常来县委影响不好。”

    齐良阳手一挥,很大气的说:“这算什么啊,你们这是正常交往,他没结婚,你没嫁人的,谁说什么闲话,对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多来到我这坐坐,我可以帮你指导指导,我是过来人了,经验海华丝有一点,呵呵呵。”

    孟莉芙一听很高兴,能够经常和齐书记多接触也是很不错的,就连电视台和广电局的局长,一个个见了齐书记都巴结的不行了,自己要和他搞好关系,在单位谁敢欺负自己。

    孟莉芙就没有了刚来时候的怨愤,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罗江嫣不能了解这个女人为什么对书记这样无礼,但她不去多想,也许是人家书记的女朋友吧,她今天来可是有重要事情的,她就对季子强说了自己的目的,她刚接手水泥厂现在就遇上了麻烦,过去厂里贷工商银行的一笔二百三十万的款子现在到期了,工商银行的信贷员,股长都来了好多趟了,让他们清贷,可现在厂里也没有这么多钱啊,所以她就找了银行的领导,想缓一段时间,可不管自己怎么说都不行,就只很好请县上帮忙协调下。

    季子强听完后也很清楚问题比较棘手,要是过去邵行长在,还好说话,现在刚换了一个新行长,自己又管不了银行,而且他们还很难说话,他就试着对罗江嫣说:“你可以适当的给他们领导。”

    他没有往后说,这样的话大家心照不宣可以,但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就有点不妥了,不过罗江嫣还是理解了他的意思,就说:“我想表示的,钱都准备好了,人家就是不要,他要是收了,我也就不会来麻烦你了。”

    这样的问题让季子强真的有点为难,县上的工商支行他也接触过两次,那个窦行长很拽的,上次自己为仪表厂的事情请他吃饭,人家都给推了,还给邀请的人甩了句话:我们行都快没饭吃了,我一个人吃饱了也不管用啊。

    所以现在又是这样的问题,自己管吧,未必能拿下那个狗行长,不管吧,水泥厂怎么办,自己都没办法那罗江嫣就更为难了,不管怎么说,看来自己还得踹一次老脸了。

    罗江嫣也知道这事很难办,她也知道季子强不一定收她的好处,但病急乱投医,就拿出几万元钱放到季子强的办公桌上说:“上次说要感谢你帮忙的,你没给面子,这次无论说什么也要收下,就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再说办我这事也要花费的,你就不要再推了。”

    季子强正在想怎么可以解决这问题,就没说话,呆呆的看着桌上的钱,眉头也慢慢的纠在了一起。

    罗江嫣知道他在考虑也就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的坐在了沙发上,等待着。

    时间在流失,季子强的眉头却开始慢慢的舒展开来,他开始嘿嘿的笑了。

    他在罗江嫣疑惑的目光注视下,从那几叠钱中抽出了几百元装在了自己的口袋,又在罗江嫣不解的神情中拿起了电话。

    对罗江嫣来说,她真的搞不懂了,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书记,如果说收钱,可他为什么不全部装,如果说不收钱,他为什么要拿上几张,她大江南北闯荡了这许多年,牛头马面,阎王小鬼见的不少,却一直摸不透面前这年轻,帅气,風流倜傥的人。

    季子强提起了桌上的电话,很快的电话已经接通了:“喂,赵远大啊,我是你季哥哥,什么耳朵现在你忙不忙,嗯,那你听好了,我让你给办个事,很急的,嗯,急你现在到街上去买两斤我们洋河县的新茶叶,要好的,嗯,最好的,买了给柳林市工商分行的李行长送去,记清了,就说我带过来的,专门给他的,可别傻呼呼的说你买的,送到手一离开他就给我来个电话,这很重要你买最好的,放心好了,钱我已经装口袋了,下次回去给你。好,赶快办。”

    罗江嫣这才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原来是拿这钱买茶叶啊,自己好傻,怎么会这样看待人家,她就由衷的笑了起来,她的笑真的很美丽。

    季子强放下电话淡淡的说:“把你的钱先装起来,现在我虽然穷点,但还撑的住,那天你干的发了大财,我有需要了,你一定要借我啊。呵呵”

    罗江嫣还能说什么,对这样一个男人她还可以说什么,她有点痴痴的看着季子强那英俊但不失风雅的面容,慢慢的把钱收了回去。

    他们现在已经到了洋河县工商银行的大门外,罗江嫣刚要进去,季子强却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罗江嫣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她有点羞涩但没有去挣脱季子强拉住自己的手,季子强说:“我们在这等会,等那面的电话来了再进去。”

    罗江嫣明白了他是在等柳林市那个叫赵远大的电话,季子强的有力大手现在已经放开了她的胳膊,但她脸上的红晕反而更明显了,季子强转过头来,很奇怪的看这她说:“你脸怎么红啦。”

    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一下冒出了一句话:“精神焕发。”

    季子强又调侃着问了一句:“怎么又黄了。”

    罗江嫣也说了一句:“防冷涂的蜡。”

    两人都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们就在大门外的人行道上等了起来,反正没事,季子强就问起了罗江嫣的情况:“你怎么想到要承包个水泥厂啊,还有很多行业你可以选则,为什么就看上一个和你很不搭调的工矿企业。”

    罗江嫣听他这样说心里是高兴的,这不明摆着是夸自己漂亮吗,那搭调的地方多了,可不挣钱啊。

    她就说:“我过去在外面就做的是企业管理,所以感觉比较熟悉点,至于选上水泥厂那也是有原因的,以后国家对基础建设的投资会越来越大,水泥自然就是用量更大了,所以我看好它以后的前景,这样也是我要签约时间长的一个原因。”

    季子强点了点头,这他也是知道的,可自己怎么老是把水泥厂和人家的漂亮长相联系起来,呵呵,看来自己是狭隘了点,他就又不解的问:“那你丈夫怎么不管理,男人到底出来办事要方便的多。”

    罗江嫣在听到季子强提起他丈夫的时候神情有了那么一点点的黯然,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说:“他在外地也刚开了个公司,一时走不开,所以就只好让我来抛头露面了,不过现在可是男女平等呦,你当领导的不要歧视我们妇女,小心我到妇联告你。”

    季子强感到很害怕的样子说:“求你了,我以后一定不再歧视了。”这时候就听到了手机的响声,他不再开玩笑,打开电话,那面赵远大就说了:“哥们,ok了,我刚出来。”

    季子强就简单的说了声:“好”。

    他挂断电话对罗江嫣说:“赶紧,快走。”

    两人就三部并两步的到了窦行长的办公室,窦行长一见书记亲自过来,又看他带的是罗江嫣,心里已然是明白了七八分,但人家到底是县委的书记,洋河县的一哥,他也不敢当面马虎,就一阵的热情,又是发烟,又是倒水,又是给看坐,脸上的笑容也是没有间断过。

    季子强没时间和他打官腔,就单刀直入,奔向了主题:“大行长,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就想找你给水泥厂的事开个口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