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到今天为止,也从来没有想过对叶眉怎么怎么样,他还是渴望着可以有那么一天,两人能回到过去的那种感情中来,只是这样的心意叶眉并不理解罢了。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所以季子强毫无怨言的同意了,他表示自己会按照叶书记的指示,重新调整分工。

    在两会召开后,齐良阳也正式的進入了五指山项目施工的招标管理中,他不管走到那里,都是一口一个自己是叶书记钦点的人,根本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在招标办,他也是职位最高的,说起来,包括负责这次招标的郭副县长也确实没有他的资历老,这就让招标办的人没少受他的气,当然了,也是没少给季子强带来麻烦,

    只是现在季子强真的顾不过来,事情太多了,

    连江可蕊想来洋河县他都没答应,除了旅游客流量的增大不说,那几个厂矿企业到了重要时刻,还有四个煤矿也都破土开砖了,唯一的安慰就是有的县办企业出租和承包以后,县上也收了一点承包费,让县上财政逐步宽松起来。

    季子强今天直接去了县政府,和冯县长他们商量工厂机构调整的名单,除了罗江嫣已经定下来,交过了承包费,已经到水泥厂开始运作外,还有五个企业还没落实,季子强是不愿意再耽误太多时间,就和冯县长他们先定了下来,让政府和他们预选的几家好好的谈条件,这几家要是都谈好了,县上的财政又可以多收很多承包费用,加上茶叶今年的价格很高,还有旅游的一些收入,看来今年日子要好过很多。

    几个副县长都是满心的欢喜,不断的奉承着季子强,说:“洋河县吃了这么多年的国家补贴,季书记一来,这情况就明显的有了变化,今年要是年底县上脱贫了,那季书记是要在洋河的县志上好好记上一笔的。”

    季子强也有点云里雾里的,不过对他来说现在还才是个开头,下一步煤矿那是大头,只要一跟上来了,煤矿的收入就多的很,各行各业都会沾光了,旅游在年底也能见大效了,温泉山庄,生态园,还有五指山开发,都是有望在年底完成,到那个时候,呵呵,呵呵。

    下午政府冯县长和几个承包人谈合约的事,季子强就没有去参加了,他又带上秘书跑了几个正在赶工程进度的工地,意思也就是想再督促下,看能不能再快点完工,这样他的心里也就有了个底,他也就可以用这骄人的业绩和叶眉对抗一下了,免得让她稀里糊涂的把自己拿下。

    有人敲门了,他刚要出去,迎面就碰到了上次下乡考察一起去的那个县电视台女记者孟莉芙,季子强一见她,就有点头大了,这女孩已经来过好几次了,季子强一直看她是个小女孩,也不好过于声色俱厉的说什么,只能客气的,暗示着自己忙,但她就像是块牛皮糖一样,经常会来沾上一沾。

    孟莉芙今天的她是收拾的很特别,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妖娆的笑意。

    季子强现在已经收敛了很多,他好像也成熟了起来,不再像过去那样见了美女就去想象,他微笑着招呼她:“哎,小孟今天不忙啊,怎么过来了。”

    他的口气也很随意,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也没有色迷迷的意思,孟莉芙在对季子强的几次试探都失败后,依然没有放弃希望,她是个有些虚荣的女孩,她的心里有很高很高的希望,她想着既然认识了这样一个未婚的书记,凭借自己的长相,自己的气质,自己的学历,自己的姓感和开放,那是一定可以让他拜倒在自己的裙下,那么自己将来会是什么自己就是洋河县的第一夫人了。

    她没有去感受下季子强的情绪,也没有去想象一下应该怎么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她有点盲目的乐观和自我陶醉了,她笑着说:“季书记应该叫我名字啊,那样显得更随便点。”

    季子强哈哈的笑这说:“好好,以后就叫你名字,今天有事吗小孟同志。”

    孟莉芙撇撇嘴角说:“还叫小孟难道没事就不可以来看看你啊,书记在写什么。”

    这样说着她就走到了季子强坐的椅子后面来了。

    季子强心里稍微有点不快,这个女孩真是不懂规矩,这是办公室,自己是县委书记,她怎么能说过来就过来,还在自己办公室如此随便,要是来人看到了,也不大好。

    季子强心里这样想,不快也在继续蔓延,但这样的情绪被他习惯性的掩盖了,他就笑着说:“也没写什么,我看看材料。”

    孟莉芙没有感觉到他的情绪,反而以为自己的亲近获得了他的好感,她就又转到了侧面来,用自己的身子靠在了季子强的肩头,季子强冷不订的一阵反应,本来也是四,五月份了,大家穿的都不厚,孟莉芙那隔着单薄衣杉的体温,迅速传到他的身上,柔软的山峰在挤压着他,就象一阵阵的热浪向他卷来。

    季子强邹了下眉头,把自己的肩头挪开了一点,冷淡的说:“你先坐吧,我把这一点看完了我们再说好吗”

    孟莉芙也看出了季子强的淡漠,特别是季子强的眼神,让她看出来了,那里面没有一丝的温情,反倒是有很多的厌恶,这一下子她就失望起来了,她讪讪的退了回去,坐到了沙发上,季子强就再也没有抬头,一直在看起了他的材料。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季子强也真有点撑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访客解救了他,承包水泥厂的罗江嫣走了进来,季子强好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赶忙招呼她,他过分的热情让罗江嫣有点意外,也让孟莉芙有点嫉妒,“难道这个老女人比自己还受欢迎吗”,她恨恨的想着。

    季子强就问起了罗江嫣:“罗厂长今天怎么来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因为他知道罗江嫣找他那是一定有事的,这个女人的端庄和贤淑那和孟莉芙不可同日而语,她不会没事来找自己的。

    罗江嫣依然用很感染人的微笑看着季子强说:“今天确实有点事情我自己解决不了,所以想来请华书记帮忙。”

    季子强点点头说:“企业虽然承包给你了,但我们政府能处理的地方还是会尽量协助的,你有什么困难就说吧,我这里尽力帮忙就是了。”

    罗江嫣从上次自己给季子强送钱他没收,让自己感觉承包的无望,但后来他却让自己第一个签了承包书,还为自己改变了承包时间的事上,真正的感受到了季子强的宽广胸怀,和办实事的精神,所以今天这事她就第一个想到了来找季子强。

    她还没有说,季子强却对罗江嫣下了逐客令:“小孟啊,你看今天我们要谈点事,不然你先回吧,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在聊。”

    孟莉芙的情绪有了变化,她由最初的满怀希望到现在的极度失望和嫉恨,她对这样一个漠视自己的男人是不可以容忍和原谅的,她就没说什么,脸色冷淡的走了出去,对她这样的无礼的离开,季子强和罗江嫣都有点鄂然。

    孟莉芙的心里已经完全被嫉妒和气愤占据,她一边走出办公室,一边就恨恨的想:自己一定要让季子强为今天的傲慢感到后悔的。

    这孟莉芙挂着一脸的阶级斗争情绪走出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没几步就迎面碰上了齐良阳,齐良阳虽然是下面的肿好了,但时不时的有点痒,刚从外面买了一合什么药膏回来准备抹一点止痒,他也认识这个孟莉芙,就这么屁大个小县城,长得好看的女人,或者客气点说还有的女孩本来就不多,你们广大的读者不要看我书里都是美女,那是几十万人里面极少的几个,还有那些腰园肚子大,茄子胸前挂,歪眼爆着牙,满脸是疙瘩的女人我都没写,不是我不认识,是写了怕倒你们的胃口,就像是拍电影一样,用的基本都是美女。

    所以齐良阳就招呼了一声:“小孟,怎么来办事情吗”

    一眼就看到孟莉芙的这个表情不对,齐良阳早就发现这孟莉芙最近老是爱往季子强办公室跑,心里早就不平衡了,但一看孟莉芙的神情,就知道她一定是在季子强那里吃瘪了,暗暗的高兴了一下,等孟莉芙也停下招呼他的时候,齐良阳又说:“怎么看小孟满面气愤的,谁招惹你了,你给我说,我帮你批评他。”

    孟莉芙嘟着嘴说:“齐书记,你不要开玩笑,我心里不舒服。”

    齐良阳笑笑说:“来来,小孟,到我这坐坐。”

    两人就到了齐良阳的办公室里,齐良阳很是热情,也王了给下面抹药的事情了,奥,现在好像也不方便抹,他亲自帮着孟莉芙到了一杯水,这孟莉芙在季子强那里一般季子强是不给她倒水的,也嫌她烦,但又不好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