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想是这样想,可是都不能表现出里,自己来就是装个样子,管事的在那抽烟哩,所以大家就很平淡的听,激动的想。

    季子强在她讲话的时候就低头和冯县长说了几句话,冯县长有点愕然,但还是很快的在不断点头,等所有的人都发表了演讲,冯县长就代表县政府说了些感谢的话,然后告诉大家先回去等县上的决定,要是选上的,再做详细的论证。

    在大家都开始慢慢离开的时候,冯县长就站起来叫住了罗江嫣,然后对她说:“书记和我认为你很合格,你就不用等了,今天我们就谈细节。”

    罗江嫣有点不相信的看看季子强,这个时候,季子强已经带着轻松的微笑对几个县长和局长说:“我你们和她谈,有什么拿不准的再联系我。”

    在罗江嫣的眼里,现在的季子强突然是那样的高大,是那样的潇洒。

    季子强刚刚踌躇满志的背着手,撂着八字步回到了县委的办公室,他就遭到了齐良阳的一次暗算,本来事情也很简单,市委给下面都通知了一下,要求在两会前,各县对中层干部中的党员集中搞两天培训学习,齐良阳接到了通知,但他故伎重演,带着一脸的憨厚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说:“季书记,我们最近应该搞一个党员干部的培训吧,好像其他县都在搞。”

    季子强最近是太忙了,有10多天也一直没有到市里去,现在齐良阳提出的这个建议,他当然没太当回事了,心想,最近各单位都忙的飞起来了,要搞什么学习,就说:“良阳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党员培训我们可以缓一步,最近工作太多,等几个煤矿都完成筹备了,那时候我们好好搞一次培训,怎么样”

    齐良阳就迟疑了一下说:“不大好吧,我意思还是先搞一次,来个短训。”

    季子强不以为然了,这齐良阳估计是闲的无聊,也不是说培训不能搞,但你至少要看看时机啊,现在工作一大堆的,谁像你这样悠闲,季子强就很委婉的坚持己见,没有同意。

    齐良阳最后也就怏怏不快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

    当然了,他这表情是装出来的,他心里高兴的很,你季子强喜欢权利,好,我今天就专门来请示你,到时候上面查起来,说我们没有培训,那不怪我吧,呵呵呵。

    季子强见齐良阳离开了自己办公室,摇摇头,也就没当成一回事情啊,

    下午上班以后,时间不长,就见冯县长走了进来,小张就赶忙给他倒上水,冯县长就对季子强说:“书记,那个罗江嫣我们是详细的谈了谈,其他条件都还可以,就是她要求的承包期有点长,我想和你商量下。”

    “奥,承包期啊,她想要多长时间,她的理由是什么”季子强是明知故问。

    冯县长不知道季子强和罗江嫣是详细的谈过的,他就把人家投资大,回收慢,什么什么的给季子强讲了一遍,其实这些季子强都知道,他就是不想让冯县长对自己有什么猜疑,现在他从冯县长的口里也听出他对罗江嫣的很满意,就顺水推舟的说:“她说的也是很有道理,这样吧,你们几个县长先碰个头,不行的话就特事特办,把她的承包时间延长点,你自己决定吧,我最近要忙其他一些问题,你看着办。”

    冯县长心里当然很高兴了,这样大的事书记都直接让我看着办了,看来我是经受住了书记的考验,他现在很放心我了。他就欢喜的离开了。

    季子强是知道权一定要抓,但也必须适当的放,否则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孤家寡人的。

    这样没过几天,市里却突然的下发了一个批评通报,指名道姓的把洋河县批评了一通,上面虽然没有季子强的名字,但上面写的“洋河县县委主要领导”放松了思想管理,一味的追求经济效益的那些话,明显就是冲这季子强来的,季子强在认真的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傻瓜了一次,这党员培训是市委通知的,自己稀里糊涂的就给人家否决了,人家不收拾自己,更待何时。

    季子强赶忙给叶眉打了个电话,说:“叶书记,我真的不知道是市委的要求,我马上组织人员,进行学习。”

    叶眉听他说的信誓旦旦的,心里也是一阵的犯疑,按说这样的错误季子强是不会范的,他这么狡猾的一个人,明面上的事情他不会来撞的,看来是齐良阳给他下套了。

    叶眉就将错就错的说:“季子强,你现在是翅膀硬了,忘乎所以了吧,连市委的指示都可以不当一回事,你也不要说什么你不知道,这样的借口有点幼稚了,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得意忘形。”

    季子强还想分辩和解释几句,但叶眉是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很快的就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心里那个气啊,他就想马上把齐良阳照过来当面的给他来个现的,但想想似乎也不太妥当,作为齐良阳,他自然是有意捣乱,他应该也是知道他就这样了,想再提升希望也不大了,所以和自己死打烂缠,自己仅凭这事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在忍忍,有机会了在看情况,季子强就闷闷不乐的发了一会呆。

    叶眉放下电话,也是沉思良久,要说季子强在洋河现在还搞得不错,各项指标都進入了全市的前列,等他把煤矿这一块再高上来,只怕在柳林市2区7县里,他洋河县就要拔尖当老大了,这对自己即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

    好处在于县上有了成绩,自然市里也就有了政绩,坏事是,这个季子强以后只怕自己就拿他没有办法了,自己目前已经对柳林市的权利在逐渐的掌控,自己通过平调,借调,明升暗降,派出学习等等方式,让柳林市的权利重心集中在了自己旗下,不管是常委会,还是各个部局,自己的份额在不断加大,已经让韦市长收缩起战线,老实多了。

    但季子强却会是自己和韦市长最后对垒中的一个最为难啃的骨头,他的洋河县的政绩,或者会让他成为自己永远无法撼动的一个保护,一旦自己和韦市长发生了争斗,他的投向会给韦市长增加很大的力量。

    叶眉想到这里,就拿起了电话,给洋河县的齐良阳拨了过去:“齐书记,我叶眉。”

    齐良阳骤然接到了叶眉的电话,自然是不敢怠慢,也有点意外,他小心的说:“叶市长你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叶眉淡淡的说:“没有什么指示,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最近的矿山开发准备的怎么样了,还有五指山工程的施工招标定了没有”

    齐良阳心里很奇怪,这些问题叶眉怎么会来问自己,按常规她应该问冯县长或者季子强,自己一个专管党务的副书记似乎没他们知道的多吧

    但很快的,齐良阳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叶眉对自己的一种示好举动,看来叶眉已经明白了自己和季子强势不两立的情况,齐良阳心中一阵的激动,连忙就把洋河县最近的所有动向都给叶眉做了详细的汇报,最后还说:“叶书记,按说我们县委应该参与和监督到所有工程中去,这样才能避免一些错误发生。”

    叶眉当然是听得懂他的意思了,就说:“是啊,党政分家那是有局限性的,在一些大项目上,我们应该积极的发挥组织的作用,特别是你啊,也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副书记,就把很多事情和责任推给华书记一个人,你要主动做好辅助工作。”

    这话让齐良阳的精神一下就高涨起来,有了叶书记的这句话,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参与到所有基建,施工工程中去了。

    但怎么具体去参与呢,齐良阳就说:“是是,叶书记教导的对,以后我一定注意,只是我怕季书记。”

    叶眉就截断了他的话说:“这个你不用管,我会让季书记安排的。”

    放下了电话,齐良阳是幸福的,他感觉到自己这次对季子强的出手真是很及时,一下就向叶眉表明了自己和季子强势不两立的态度,自己有一天也可能就会成为叶眉的嫡系,那么自己的前途又会再现光明了。季子强没有时间来顾这些问题,两会已经召开了,他不得不挪出大部分时间来应付这次会议,就在会议召开的同时,叶眉也打来了电话,明确的说出了她的意思,希望在工程招标等相关的重大问题上,可以加强县委的领导,可以发挥齐良阳等老同志的热情。

    季子强明白,这是一次夺权,是齐良阳和叶眉的一次进攻,他们想要架空自己,也许只怕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也许就是想监督自己吧。

    季子强没有抗争,他自己本身就很坦然,所有的项目自己并没有什么猫腻在里面,也不怕别人的监督,更为重要的是,季子强不能再次违背叶眉的意思,在并不是重大的原则问题上,季子强是可以对叶眉做出任何妥协和让步的,这除了叶眉固有的权利之外,还有季子强对叶眉的一种感情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