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打住了想象她成老太婆的样子,就收起了笑容说:“你要承包水泥厂”见她点头就又说:“我刚才在想像你在水泥厂会是个什么灰头土脸的样子。 ”

    他没有隐瞒自己刚才的想象,现在他已经有了太多的信心,一般是不会为什么顾虑去说假话了,除非是需要说,那就又是另当别论了。

    罗江嫣没有想到这个传闻中的县委书记真的这样独特,想就想吧,还要给别人说出来,她就有了笑意,还是那种说不出的娇媚的笑意:“咯咯咯,那季书记的想象中我一定会很难看了。”

    季子强点点头,表示认同后说:“所以我举感觉你承包水泥厂的行为有点欠考虑吧,一个工厂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工人很多,人多了就很难管,那里面有时候还需要霸道和脾气,我看你有点困难。”

    罗江嫣真的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样坦率的人,更不要说是这样坦率的领导了,她就很自负的说:“我对管理还是有点经验的,至于脾气,那看什么时候了,看来书记真没结婚,结婚以后你就知道女人也是很有脾气的。”说完她自己也就笑了起来。

    见她说的这样自负,看来是有准备的,季子强就认真起来了,他详细的问了她过去对工矿企业的管理,听她说了,季子强才吃了一惊,原来这个叫罗江嫣的女士不仅有很高的学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外企工作,一直从事着企业管理,只是在外漂泊多年,现在想回家乡做点实体,刚好知道县上搞承包就想来一显身手。

    这让季子强不敢小瞧了:“这样说来罗女士真的想承包了,你对水泥厂了解过吗,有没有什么扭亏为盈的办法。”季子强试探着询问。

    她就毫不掩瞒的说:“我已经对水泥厂了解和研究了好多天,水泥厂的问题根源其实很简单,一个是老式管理,没有发挥职工的能动性,没有达到节约成本的效果,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产量小,没有很好的占领市场,就连水河县,他们也只是不到百分之二十的份额。”

    这却是是抓住了水泥厂的病根,季子强也多次思考和研究过水泥厂的问题,所以他知道病结在什么地方,但他没有表示出自己的认同感来,反问道:“那这两个问题你怎么去客服解决。”

    罗江嫣就款款的说道:“发挥职工的能动性,方法很多,可以奖励,可以惩罚,可以给他们荣誉感,如果工厂有一天效益好了,还可以改变体制走向股份合作,让每一个职工都有股权,这样他们就不是为别人上班,是在为自己工作。”

    季子强微微的点了下头,没有去参言,等她继续说下去,她稍微停了下,见季子强没有想说话的意思就继续说:“占领市场就是价格,服务,质量。这里面服务和质量很容易做到,只要舍得花力气,动脑筋,严把关就可以完成,最麻烦的就是价格,现在水泥厂价格下不来,主要是管理成本过高,但这还是个小头,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市场,产量小,成本没地方摊薄,只要产量上去了,价格就会下来。”

    季子强很快就在这复杂的矛盾中找到另一个问题:“你说的不错,关键是在你没有占领市场前,你的销量很小,那你价格怎么下来”这也是他一直都没有办法解决的症结,今天他拿出来就是想考考她,看她有什么办法。

    罗江嫣也很惊讶的感觉到这个书记不是个笨蛋,他还可以在那样绕口令一样的关系里找到这最大的关键,她就笑了,笑的季子强心头一荡,她说:“书记果然是明白人,这也就是只有我才可以承包的一个关键。”

    她的高帽子季子强是收下了,但对她这样肯定的语气,季子强还是有怀疑的,他用疑问的表情看着她,等她的解释。

    罗江嫣就淡淡的说:“我准备拿出一百万,先让它价格下来。”

    这下季子强是听明白了,这个方法他原来也想到过,只是这涉及到一大笔的投入,所以季子强一直没有定下来,他现在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胆量和勇气了:“你有这一部分的资金”

    罗江嫣点点头说:“我在外企工资很高的,老公工资也很高,攒下了一些,但我还有个条件的,如果可以让我承包,我至少要一次签十年的合同,不然我投进去这么多,还没时间回收就到期了。”

    这样的要求季子强可以理解,但县上原来的规定是最多签三年,也是怕有些能力不足,可以早点调换,现在她突然这样提出,季子强一时还不好马上就回答,他沉吟起来。

    罗江嫣见他这幅表情,就带了点轻蔑的笑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五万元来说:“我知道书记一定有难处,这是我一点心意,需要做些工作就用它来请请客什么的。”

    她就把钱放在了办公桌上,心里想,看他刚才还是人摸人样,没想到也是一个毛病。

    季子强看她放下钱就笑了:“呵呵,你认为我是在考虑你给好处费的问题吗你错了,县上我们最早商定的是承包三年为限,我现在感觉你说的也有道理,所以在想是不是我们的原来计划有点偏差,你这钱我是不会要的,这是你的血汗钱。”他说着就摇起了头。

    这到让罗江嫣有点意外了,她是听一个可靠的叔伯告诉她,说这个书记是收好处的,年前他这叔伯就送过红包,所以她来就做了两手准备,带来几万块钱来,没想到人家还不要,那到底是不想让自己承包,还是真的这样清廉,应该是不想让自己承包吧。

    现在季子强对她还是基本满意的,但却没有明说,他就告诉她,下午两点在政府大会议室去,要专门和他们想承包的人会谈。

    罗江嫣满含失望的只好离开,在她的想法里,一个收钱的人,现在不收你的钱,那就意味着他不会帮你了。

    到了下午两点,季子强就带上秘书,穿过县委和政府之间那的那个小门,到了政府会议室,里面早已经坐满了人,靠上手的那面,冯县长,郭副县长,还有县经委,工业局的几个领导,对面就坐了很多各色人等,应该都是报了名来面谈的,当然了,早上到他办公室去的那个罗江嫣也在其中。

    季子强一进来,冯县长他们就都站起来迎接,那些来面谈的,不管认识不认识的,都也是站起来了,他们看县长这些个人都站起来了,自己哪敢一个人坐着,除非你确实不想混了。

    季子强对这样的场面和迎接仪式已经很习惯了,他很泰然的到了中间那给自己预留的位置,还没坐定,冯县长的烟举递了过来,旁边人的打火机也点燃了,他想不抽都很难,他吐出一口烟后,就对冯县长说:“你主持吧,要是人差不多,那就开始。”

    冯县长就在烟灰缸里摁灭了那半截烟头大声说:“欢迎各位为了洋河县的发展来参与到县工矿企业的机制改革中,今天主要是来见个面,座谈一下,听听大家的想法,聊聊大家的要求,各位可以畅所欲言,不要有什么顾虑和约束,谈出自己的想法,谈出自己的水品来,这样对我们下一步的甄选会有很大帮助,下面我们就不点名了,大家自由发言。”

    于是就张三,李四,王二麻子的一阵发言,倒还是有几个干才的,季子强就对一些听着靠谱的,有些实力的,都一一的在自己那个报名单上做了记号,心里就想:“看来一次挑选和配备到位还是有些难度啊,那就有几个合适的先调整几个,也不可盲目都换,这个关一定要把握好的。”

    罗江嫣也在这会上发了言,现在她也就是抱着试下的心态了,早上季子强没收她的钱,她就知道希望不大,看现在坐了这一大堆干部,其实她是个明白人,知道这些人都是个陪衬,关键还是那个中间阴不搓搓的那个华书记,他要是不同意,旁边人再多也是白搭。

    她放开了,没什么顾虑了,那说的就更是流畅,从管理到销售,从资金到成本,那还一套一套的,反正自己也承包不了,那就给以后承包人提升点难度,她就大胆的提高了每年缴纳的承包费用,心里冷笑着,我就看后面的人怎么接受我这条件。

    她的发言让在会的领导都感慨颇多,心里在想,怎么人家知道的怎么多怎么人家就这么漂亮唉。怎么这样漂亮的人要包工厂还有更大胆的幻想者在想:她要是承包了工厂,我们接触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和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