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新近的几天里,到洋河县来的人明显的多了,除了各方面的领导外,除了很多游客外,当然来得最多的还是那些嗅觉十分灵敏的商人,他们都知道洋河县煤矿的开采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千载难逢的商机和巨大的商业利润,洋河县煤矿就好比一块肥肉,一颗摇钱树,谁抢占到了先机,谁就能赚得个钵满瓢溢。

    来的人多了,旅馆、饭店的生意自然就在悄然间火了起来。

    今天,季子强办公室一开,门口围了不少人,都是等着见他的。有部门和乡上的领导,这些人他都熟悉,也有陌生的面孔,季子强有个习惯,遇到这样的情况总是先问问那些不熟悉的人有什么事,最后才能轮到那些熟悉的人。因为这,外来办事的人,对他特有好感。

    “找我吗有什么事”季子强对着一个四十来岁,头发有点谢顶的陌生人问道。

    “季书记,我是山西人,在山西开了二十多年的煤矿,听说洋河县出了大煤矿,也想参与开发。”这人很客气的说。

    “你好”季子强边说边礼貌地与客人握手,“来开发煤矿我们欢迎,我们县领导班子明确分工,煤矿开发由冯县长负责,你先找找他。”

    “那好,那就谢谢季书记了。”客人很礼貌也很讨好的离开了。

    在秘书小张的安排下,季子强逐个接见那些来访的人,好在来人大多是例行公事或就某件事给书记象征性地打个招呼,没有什么大事。诸事一一处理完毕,季子强这才拿起刚才那个要开煤矿的人给他的名片。

    名片上写着:“山西君歌煤矿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君歌”,季子强猛然想起,前几天刚接到了副省长韩均慈的电话,向他提起过这个人,说这个人很有资金实力,在煤矿开采方面有非常成熟的管理和生产经营能力。

    副省长季均慈说到过他的企业,很现代,一年的利税上亿。

    现在想来,这副省长季均慈的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季子强就不敢马虎了,虽然他和副省长季均慈也只见过一面,但有的人是不需要很熟悉,也必须给帮忙的。

    在一个,季子强也确实希望来洋河县投资的是有实力,有经验的企业,这样才能最大化的发挥到开采的效果,很多小企业,除了技术力量和资金设备跟不上以外,还经常的闹出一些事故来,这就比较麻烦了,三天两头县上都会因为安全事故到处消火。

    季子强就忙拨通了冯县长办公室的电话。

    “冯县长吗山西山君歌煤矿的杨君歌老板刚才到你那里去了吧我的意见,晚上安排一下一起坐一坐。”

    冯县长在电话中就答应了,还说过一会到县委来。

    半个小时之后,冯县长来到季子强办公室。

    进门以后,冯县长还没坐下就说:“季书记,山西这个君歌煤矿公司看来还真有些实力。”

    季子强点下头说:“那就好,像这样的企业有个三五家,我们的事业就踢腾开了,就不愁做不起来,就不愁做不大,做不强。晚上的事呢安排好没有”

    冯县长说:“杨君歌老板说他请他我们。”

    “那不行,人家到我们这里投资,人家是客人,哪能叫人家请咱们你给他讲,他要请,今后有的是机会。这次不行。”季子强就很认真的叮嘱着冯县长。

    冯县长有点迷惑,但也不好说什么,在他刚要出门,季子强就说:“对了,给那个川妹妹饭店说一下,今天一定要给我搞好,要准备几个人唱唱歌,敬敬酒。菜呢,搞几个野味,风味菜。”

    冯县长嘴里应着“好,好,好”,心里在想,接待的事,季子强从来没有这样上心过,也从来没有这样仔细交待过,这次看来有点不同,冯县长也不敢怠慢,早早就过去安排了。

    杨花的酒店是洋河县很体面的酒店,地理位置又极好,位于县政府的对面,因此理所当然成了县上指定的接待点,上头一些体面的人来,多数都是安排在杨花的酒店接待。

    杨花是个川妹子,长得精精巧巧的,干事又十分的泼辣,虽然是一个年轻的未婚女子,可极其的大方,开得起玩笑,用四川话说叫“耍得起”,不像有些大姑娘那样扭扭捏捏的,其酒量也非同一般,像极了红楼梦中的王熙凤,用沙家浜中刁德意的话说“这个女人不寻常。”

    杨花天生就是一块做生意的料,可谓左右逢源,八面玲珑,各方面总是考虑得周周详详、打点得周周到到的,县上的头头脑脑对杨花的接待无不满意。

    杨花自此得了个“红辣椒的绰号”。

    这日晚,杨花的酒店异常的热闹,所有包厢全部爆满。

    晚上,在川妹妹的饭店里,季子强到得出奇的早,这好像不是季子强的做派。川妹妹是极善于察颜观色的,脑子何等的了得,从今天冯县长的交待,她就已经领悟其要旨,又见季子强破例地来这么早,她已经知道今晚要接待的这个客人的份量。

    这个妹妹不是那种拨一下动一下,你说一分她做一分的人。她脑海里迅速地运筹、调整、完善着晚上的全盘计划,并迅速地作出了安排和部署

    晚宴由川妹妹直接主持。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今天,我们十分荣幸地迎来了山西君歌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杨君歌先生一行,杨先生是来我们洋河县投资的,县委、县政府在这里安排晚宴,为杨君歌董事长接风。首先请洋河县委季书记致祝酒辞。”妹妹用纯正的四川口音主持这场晚会,

    “昨天,洋河县下了一场雨,今天杨君歌董事长就到了我们的洋河县,这就应了那句话,贵人行,风雨相伴。杨君歌董事长是名副其实的贵人,是我们洋河县的贵客。首先我代表洋河县县委、县人民政府和全县43万各族人民对杨君歌董事长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

    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看得出这番话杨君歌也是格外的受用。

    季子强也说了一段:“洋河县穷,穷怕了。我这个县委书记脸上也不好看。好在今天,我们有了新的重大的转折,这个转折就是特大型煤矿的发现。让我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的脚底下到处都是煤,洋河县可是抱了一个金娃娃。煤就是我们洋河县最大的资源优势。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加快煤炭开发,把资源优势尽快地转变为经济优势。今天杨君歌董事长的到来,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没地儿找去,那叫一个爽。让我们为贵客光临干杯”

    整个晚宴的气氛很好,季子强为什么会如此重视这个商人呢,因为他现在很需要一个有实力的企业来投资,他不希望把洋河县的煤矿交给很多小企业,让他们各自为阵,糊挖乱綵,这样最后受到损失最大的还是洋河县,同时,这个杨君歌还有着相当坚实的背景,季子强已经在市里树敌了,他更不希望在省上也去树敌。

    但这多少夹杂了一点他个人的私心在,所以他很多话不好说明的。

    “季书记年轻的书记里头像你这样有魄力的不多,和你交朋友,爽快你这个朋友我认定了。”杨君歌说完,端起酒杯很爽快地一干而尽。

    “杨老板,那就太谢谢了,我给你敬一杯”,季子强说完也是一干而尽。

    杨君歌也一口喝掉了手中酒杯里的酒说:“季书记,听人说喝酒分三种人,第一种人喝酒是为了办事,第二种人喝酒是为了闹事,第三种人喝酒是不知道为啥事,我呢是个痛快人,属于第一种人。今天请各位领导来,就是为了办事,就是要开洋河县的煤矿,这块肉,我可是想吃,眼馋着呢。这块肉我是吃定了,我想季书记,不会有问题吧”

    季子强笑呵呵的说:“杨老板,洋河县的煤矿要开,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谁来开,只要具备这个资质,具备这个能力,我们都欢迎。各路财神我们迎都来不及,哪能挡驾呢”。

    “季书记,你说这话,我爱听,看得出是个爽快人。今天,我就认你这个哥了。放心,我杨君歌在洋河县决不给季书记,不不给季哥丢脸。来,我给哥敬一杯。”

    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逐渐喜欢上了这个比他大很多岁的杨老板,也许是杨君歌的霸气,也许是他背后家大业大的光环,也许。

    “君歌,好,我希望你成为洋河煤矿的第一井,为了这个,我也敬你一杯”季子强端起了酒杯。

    杨君歌说:“哥,这个酒我不喝。”

    季子强很惊讶的问:“为啥”

    杨君歌就笑着说:“因为刚才哥说错话了,该罚酒。”

    “怎么讲”季子强有些诧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